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期焦點

陳文珊  願正義如活水江河

霍華德.哲  契約正義:聖經的選項(上)

 

心情小故事

莊濬祥  浪子回頭

林藝天  主愛使我饒恕自己

 

影評

金毓禎  寛恕的輕與重:評介電影「赤色謊言」

 

  

祈禱文

加拿大安立甘教會   修復式正義的十字架道路

 

特區掃瞄

惠敏法師  

西蓮淨苑惠敏法師  支持廢除死刑的開示

 

跨宗教視野

溫金柯   佛教對「寬恕」的態度──釋「忍辱」

 

影音重現

  

Restorative Justice: It’s Elementary!

Restorative justice is less a tool, really, and more a way of being, in a world of being with other people, a way of being in our society, which helps us to understand that our actions have an impact far a greater than we may ever have imagined. And when we focus only on punishment as we do sometimes in traditional school discipline we find that we lose sight of that connection, whereas when we’re focusing on how do we heal, how do we clean up the messes we make. And we all, we all, make messes. How do we heal those, how do we clean those messes up, that is when we find that we are able to really truly be in community.......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寛恕的輕與重:從電影〈赤色謊言〉談起

 

文/金毓禎(文字工作者)

電影〈赤色謊言〉(Red Dust)開始於令人震驚的一幕影象,被打得面目全非的黑人,躺在門前,遭到旁人拖離,他用僅存的一隻眼睛向後凝視著,手臂往後伸,指尖還在輕徵地顫動著,彷彿有什麼來不及道出的信息,是他想要留下的。可惜,最終殘留下來的,不過是一灘濃得化不開的血水,還有那被染紅的泥土地。

染紅的泥土地的意象,是本片開始的疑團,也是英文的片名(不知道為什麼中文竟會被翻譯作「赤色謊言」)。它代表了怎樣的真相,到底應該如何加以解釋,成為整部影片所要探討的重心。

染血的泥土地,淹沒封存在1986年南非的大卡魯;十四年後,許多人陸續返鄉,為了解開這個謎團。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巡迴庭的列車,載著從前不可一世的獄警如今卻成為階下囚的德克,滿心盤算著以「打過折扣的真相」來換取特赦,一路駛進。特赦案的另一方當事人,男主角艾利斯.蒙龐度,則是以國會議員的姿態,穿著一身白衣,在眾人的歡呼中回到出生成長的這片土地,為了找尋過去戰友史帝芬的下落,並且駁回這次的特赦申請。同為南非籍的美國執業律師莎拉,則是在猶如代父的左派律師班的要求下,回到了如今業己面目全非的家園。

導演非常巧妙地藉著影象的交替剪輯,以高度對比的手法,分別敘述著白人律師與黑人議員的返鄉過程,與各自親友的會面與餐聚,來形構一個至今仍舊黑白對立分明的世界。表面上,這時的南非業己經歷過轉型正義的過渡時期,由曼德拉所帶領的黑人政府統一執政,私底下,種族的因素仍舊分裂著社會,白人居住在白灰短牆建築的西式社區,黑人則群聚在甚至仍舊保有鐵皮搭建的低矮住宅中,在法院外等待開審時,白人牧師禱告,稱這是「不合法的政府,黑人聚眾威脅,侮辱屬乎上帝的子民」,黑人示威者則手持著標語與旗幟,要求「把這些白人凶手,一輩子關起來,永遠不要讓他們出來」。

這些來自不同階級背景、有著不同人種膚色的生命,除了歷史的傷痕外,如何可能有任何輻湊、交集,進而能夠尋找出有關於那塊染血的泥土地背後的「共享的」、「完全的」「真相」?!

記憶,往往被用來證成真相。但究竟是誰的記憶才算數?誰又可以宣稱自己的記憶,背後沒有任何的私心?德克的記憶是,經過刑求虐待,艾利斯一五一十地招供了。他把記憶用作籌碼,威脅對手不要再追問有關於史帝夫的下落,否則就要抖出艾利斯如何在對質時指證了好友是非洲民族議會的左傾好戰份子,從而毀了這位政壇新星未來的從政生涯。艾利斯的記憶,則因為處在刑求的高度壓力下,而支離破碎,甚至,乍看之下,與既有的相關事證相矛盾。在他的記憶背後,有的則是慘不忍睹的內心折磨,用他的話來說,「代價實在太大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是我沒有說的」,「我無法回首往事」。在強調黑人權力、黑人勝利的輿情下,他不敢承認自己也崩潰過,想要藉著承認莫虛有的罪名,終結一切。往意識的更深一層走,倖存的他,不斷地自責內咎,懷疑當年的指證,促成了史帝夫的失蹤。

如果真相的獲得,最終不能脫離主觀的視野,那麼真相也不得不依賴彼此的善意與信任。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張說出真相便可以獲得赦免,正是有見於此。但制度立意再好、再良善,卻無法存在在虛空中,偏偏善意與信任,卻是這個社會所最欠缺的。德克,根本毫無悔意,只想要鑽法律的漏洞,用最小的代價,為自己爭取最大的開脫。而艾利斯,作為黑人,甚至對為自己辯護的白人律師莎拉也心懷敵意,無法敞開心胸。在二人首次通電話時,他連禮貌說「再見」都懶;相約在過去只許白人進入的泳池碰面時,還刻意把門鎖起,讓她不得不翻牆進來;甚至,在庭上出言諷刺律師策略運用的失敗。於是,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巡迴列車帶給這個小鎮的,反而是進一步衝突的昇高,原本寧靜的夜晚淪陷在暴力縱火的失序中。

或許,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的會場旗幟說的是,「真理必使我們得以自由」,但那能帶來自由的真理,無論是就加害者,或被害者來說,不可能憑空而降,不需要付出代價。艾利斯選擇說出真相,犧牲自己的名聲,乃至於看好的政治前景。他的主動揭露,使得德克不得不放棄原本的算計,承認自己知情並參與了史帝夫的不幸命運。沒有釋放,沒有失蹤,埋葬在黃土堆中的,是一個十八歲正值青春的生命。

面對這樣巨大的歷史結構性罪愆及其所帶來的悲劇,單純採取受害者,或加害者的角度來看事情,實在是太過簡單的一件事。個人不必走出自己的立場與感受,用對方的角度來看事情,只要一直堅持自己是對的,就可以良心上過得去。無怪乎,德克在提到過去的所做所為時,他會說白了,「這是戰爭,他們贏了,就是這樣」,申請特赦,不過是一場演給黑人看的戲。而那些倖免於刑求的黑人,也可以抱持道德的高姿態,畫地自清,不屑於與受不了刑求而說出秘密的背叛者共伍,甚至,語帶威脅,要把背叛者處死。

難能可貴的是,片中選擇了一個同時具有被害者及加害者身分的主角,作為敘事主軸。要被害者同時坦承在加害者的行動中自己也有責任,實在是一個太過艱難的責任。艾利斯該如何面對史帝夫的年邁雙親?他又該如何面對自己的處境,既需要別人寬恕,又有權選擇要不要寛恕他人?

寬恕之為物,可以輕如鴻毛,也可以重於泰山。要求別人要寬恕,自己卻不肯寬恕,使寬恕二字變成「生命不能承受之輕/虛無」。惟有那能接受寬恕並寬恕別人的人,會了解寬恕帶來了的是新關係的建立,它既輕且重,輕,使得人終於得以從過去的囚牢中得釋放,重,則意味著要用全新的生命,來彌補過去造成的傷害。在影片中,艾利斯在原諒了德克,撤消了對其特赦的異議後,來到了史帝夫的家中尋求赦免,他取代了史帝夫,成為這個家庭的另一個兒子。曾經痛苦地埋怨自己不該活得比兒子更長壽的母親,如今方才獲得了安慰。平安,也才真正地降臨。

當然有人會說,這些加害者因為坦承犯罪就可獲得大赦,但是對於那些受害者及家屬而言,侈言寬恕,是否公平?莎拉在離開南非前,便同大力贊揚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用和解而非報復來解決歷史創傷的班,有過了這麼一番爭執。班的說法是這樣的,「重要的不是把壞人關起來,而是如何凝聚各個族群。我們必須趕在記憶失落之前,趁著這個機會,把過去揭開。…人死不能復生,我們的傷害要如何可能修復?讓壞人去承擔他們的罪孼,而我們必須處理自己的忿怒。」

南非的真相調查委員會的主張不單是轉型正義,更像是修復式正義,藉由透過在公開的場合讓受害者與加害者乃至於社群共同來討論衝突的議題,被害者可以質問加害者,可以敘述自己的遭遇,贏得社群的支持與幫助,而加害者透過自白,亦可以使其不得不面對道德良心譴責,藉由社會的羞恥與復歸儀式,而讓社群正義得以在所有涉利者都參與討論的過程中,獲得伸張。

修復式正義與赦免所帶來的平安,不靠權力取勝,而靠寬容與體諒達致。惟其如此,生命才能承受得起遠比粉飾太平的謊言更具殺傷力的真相,也惟有如此堅持不懈地對真相的迫切尋求,最終才能夠帶來自由。片尾引用了屠圖大主教的話,為整部影片的宗旨定調:「在直視怪物的雙眼後,得到懇求多時的寬恕後,讓我們關上通往過去的門,不是為了遺忘,而是不要囚禁在過去。」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This school happens to be in Michigan, but it could any other schools anywhere.

 Restorative Justice Coordinator: Restorative justice is less a tool, really, and more a way of being, in a world of being with other people, a way of being in our society, which helps us to understand that our actions have an impact far a greater than we may ever have imagined. And when we focus only on punishment as we do sometimes in traditional school discipline we find that we lose sight of that connection, whereas when we’re focusing on how do we heal, how do we clean up the messes we make. And we all, we all, make messes. How do we heal those, how do we clean those messes up, that is when we find that we are able to really truly be in community.

 Restorative justice is a different approach from traditional school discipline.

 Restorative Justice Coordinator: Under the traditional school discipline process, you look at the situation of misconduct, and you ask what rule was broken, and what is the punishment. But restorative justice comes at that same situation of misconduct from a different ankle, restorative justice asks what harm has caused by this incident, and how do we heal that harm. By changing the approach from punishment to healing, we have found that we have empowered students, we have opened the possibility up for education, and we have created much stronger community with the students who have used this process.

 What is restorative justice? Restorative justice is a peaceful conflict resolution tool. It is an approach to school discipline that works because it:

l     Engages all the parties affected by misconduct and conflict.

l     Empowers the victim and community to identify the harm and define what must be done to repair it.

l     Empowers the offender to take the necessary steps to heal the harm and return to the community as a full, productive member.

l     Imposes accountability and gives students the skills to resolve future conflicts peacefully.

 Fourth grader Sydney Letau has found that restorative justice can help. When friendship issue led her to the school peace center, she used restorative justice program to solve the problem.

 Sydney: I went to the peace center, because I have troubles with my friends and my want to be friend again. But I did not know how to do it.

 Parents: In early childhood we talk about wanting children to internalize rules, which is why we tell them the reason for rules. Well, beyond this is a rule, and this is not a rule, when you get into the social aspect of life. There are not black and white rules. It is not this is right and this is wrong. It is very situational. So it is much more difficult for children to internalize what is appropriate socially, what is not appropriate socially. So giving children this tool at their young age, and giving all children the tools, it is going to help them be more successful.

 Sydney: We all sat on the table, and we had a ball. And she would give it to the first person, and the first person would tell their story. And then let everybody goes around. So nobody can talk, when they did not have that piece ball.

 Parent: Growing up, there is nothing like this, you know, when I was growing up.That I can recall. For her, to be able to use, be able to deal with conflicts better vocal, you know, communication that, this is so much better from I was growing up. You know, fights involved. This is so much better for her and to learn the process.

 Sydney: After that, we were back to the classroom and we actually made up a sign. If you did not want to talk to them, cause you were too mad. So every time we do not want to talk to them, we make of that sign. It goes like that.

 Principle: I think, if we are careful about training children at an early age, in terms of how to handle conflicts, how to handle stress, how to handle their emotional brain, so to speak, that we will have far better students at the middle school level, we will have far more capable students at the high school level, and healthier adults ultimately latter on down the road who will be able to handle their conflicts in a peaceful productive manner. And if we can feel a little more with our hearts and instead of with our fists, we certainly will have a far better world for all us to live in.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願公義如活水江河

 

 文/陳文珊(玉山神學院助理教授)

節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穌站著高聲說,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耶穌這話是指著信他之人,要受聖靈說的,那時還沒有賜下聖靈來。因為耶穌尚未得著榮耀。眾人聽見這話,有的說,這真是那先知。有的說,這是基督,但也有的說,基督豈是從加利利出來的麼。經上豈不是說,基督是大衛的後裔,從大衛本鄉伯利恆出來的麼。於是眾人因著耶穌起了分爭。其中有人要捉拿他,只是無人下手。差役回到祭司長和法利賽人那裡,他們對差役說,你們為甚麼沒有帶他來呢。差役回答說、從來沒有像他這樣說話的。法利賽人說,你們也受了迷惑麼。官長或是法利賽人,豈有信他的呢。但這些不明白律法的百姓,是被咒詛的。內中有尼哥底母,就是從前去見耶穌的,對他們說,不先聽本人的口供,不知道他所作的事,難道我們的律法還定他的罪麼。他們回答說,你也是出於加利利麼,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沒有出過先知。(約翰福音7.37-52)

 

 

弟兄姐妹,平安。這學期我和幾位朋友成立了修復式正義連線的部落格,期望能夠幫助教會用符合上帝慈愛、公義及和平的價值,來關心社會的暴力和犯罪問題,促進社會的和好。上星期才藉著課堂的空檔播放國外如何處理校園霸凌的影片,沒想到昨天一回到學校,便有同學告訴我,他看到一段新竹高中生霸凌國中女學生的影片,感覺到好可怕,要我好好用修復式正義去教育這些社會青少年。這個所謂「好可怕」的影片,我後來也在電腦網路上親眼目睹,看得膽戰心驚,根本不是用「好可怕」可以加以形容的。

 

但同樣令我感到憂心的是,這個社會處理這個不幸事件的方式。從事修復式正義相關研究的盧映潔教授這樣分析,「在網路上動輒進行揭人隱私的人肉搜索,以及在網路未知真假的訊息流竄,進而產生的互嗆乃至謾駡、人身攻擊或威脅的言論,甚至有具體的圍堵行動…再加上同樣輕信網路上不知從何而來的訊息,卻不盡足夠查証義務而喜好煽動的媒體、電視節目與政治人物,以更大的群體壓迫力量,誤以為此即問題解決之道,實則是與霸凌者乃出於同樣心態之以暴制暴手法。」

 

讓我不禁要問,台灣是否誤認正義之為物,以致逐漸形成集體暴力與群體壓迫橫行的失序社會?在今天我們所讀的經文中,我們看到,對正義的誤認、無能去正視社會的歧視與暴力的循環,同樣出現在二千年前耶穌所處的猶太社會中。

 

經文提到的事件,發生在猶太人最重要的三大節期之一,住棚節。這本是一個記念上主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曠野居住在帳棚裡的日子,在那樣的日子裡,雖然物質上看來,他們一無所有,但在生活上卻毫無缺乏,他們居住的棚子,可以抵禦風雨,卻不會遮蔽陽光,在夜間甚至能棚看見天上的星光。這更是一個為收獲感恩的節期,就像是原住民的小米豐收祭,被猶太人稱之為「我們快樂的季節」,「猶太人最神聖最偉大的節期」,在律法中寫明,所有在以色列境內的僕人、寄居的、寡婦和窮人都可以來分享上主所賜的豐盛。

 

是在這樣個念上主的恩典與他人分享生命中美好事物的節期的最大的那一日,人們要帶著棕樹枝和柳枝,去西羅亞的池子取水,將水潑在聖殿壇上,並宣讀「所以你們必從救恩的泉源歡然取水」,最後繞壇七次,記念上主帶領這群手無寸鐵的人可以不戰而勝攻下耶利哥城。也是在這樣的一個時刻,聖經描述,耶穌「站起來」「高聲」宣講了世人未曾聽過的大好消息,「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舊約聖經哪一處提到這個信息,並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從腹中流出活水,是應許人可以從最深的生命的所在、感情的所在,經歷到聖靈的更新與洗淨。

 

當經文一步步將我們帶到整個節期信仰的高潮之後,我們沒有讀到人對於上帝理所當然的感恩,我們沒有看到對社會所有邊緣弱勢者的接納與包容,相反地,經文讓我們出乎意料之外地,看到眾人因為耶穌起了分爭。在這樣的分爭的背後,我們看到存在在猶太人當中長期以來的地區性歧視,出於對於加利利背景的看輕,有人說,「基督豈是從加利利出來的」,還有對於口耳相傳的小道消息不經查證,便妄加斷言的無知,使得他們不進一步確認耶穌的出身,便直接否認耶穌是基督。甚至,有人起了歹念,想要捉拿耶穌。

 

隨著故事的展開,我們進一步看到,這樣的輕視與無知,進一步存在在所謂受過教育的、執掌審判大權的公會中,祭司、官長和法律賽人斥責那些差役,說他們受到迷惑,簡直像那些不認識律法的老百姓一樣,是受到咒詛的。他們使用律法與經文的宗教權威來證成自己的歧視與惡意,他們駁斥尼哥底母同樣引自律法的勸誡,反而叫他去查考一下,加利利那裡有沒有出過先知。

 

在這些當時所謂的宗教權威人士手中,律法與經文是工具,專門用來評斷別人,卻很少用來反省自己,是用來指責旁人的不義,卻很少用來反省自己的自義,以至於他們忽視了律法不單用來定罪,更首先約束了人不要隨便去定別人的罪,在判斷之前,總要先聽別人的口供,查明他所做的事。

 

活在這樣的一個社會很可怕,它忽視了司法的正義若沒有社會正義相配合,就不會成促進社會正義的推手,反而會強化社會的不公義。活在這樣的一個社會很可怕,它忽視了群體的歧視、無知與偏見這些結構性的暴力其實是犯罪的溫床,反而把焦點只著眼在個人身上。結果就是「誤認正義之為物,以致逐漸形成集體暴力與群體壓迫橫行的失序社會」。一個不懂得自我反省與批判的自義社會,就會縱容誤判一而再的上演,無辜者會死,輕罪會被重判。這一切就只在突顯自己是多麼「強硬」對付犯罪的「正義」代言人。弟兄姐妹,在受難節期的前夕,讓我們自問,這樣的「正義」果真正符合上帝眼中的「正義」?!

 

上帝所賜給基督徒的去落實的上帝國的公義,是一份禮物,它修復人與上帝、人與人,乃至於人與自然遭到破壞的關係,它的重點在醫治,在帶來生命的轉化,而不在刑罰,在定別人的罪。是這樣的公義,當我們在落實時,不會陷入自義的網羅,反而會時刻知道自己不足,需要上帝帶領;也是這樣的公義,讓我們不會排斥眾人得以一同來分享,因此,凡是在社會上弱勢的受到排除的,包括被害者與加害者在內,都是我們整個社會需要加以關懷的對象。這就是所謂的修復式正義。而這樣的正義一點都不簡單,更不容易做到,那需要夠堅強的生命與智慧,才能夠不單把問題歸咎個人,而能夠看到整個社會以及我們自己的責任,才能夠勝過暴力與犯罪所帶來的傷害,讓我們願意去愛不可愛的人,進而去促進一個沒有歧視與排斥,充滿友愛與互助的社會。

 

這樣的一個社會如何可能達成?惟有從我們的生命有徹底的改變,如同耶穌所說的,有上帝公義的活水泉源從我們的肚腹,我們生命、情感的深處湧出,好讓我們的生命得以潔淨,我們一個一個的個人先改變,從而整個社會得以有新生的契機。讓我們低頭禱告。

 

「生命的主,你是我們公義和平的君王,在你大有慈悲與憐憫,求你幫助我們可以從你領受那不叫我們落入自義、反能促進社會友愛互助的公義的聖靈,讓台灣這個社會可以真正落實上帝國的理想。如此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契約正義:聖經的選項(上)

 

文/霍華德.哲(法學教授,有修復式正義教父之稱)

譯/陳文珊(玉山神學院助理教授)

 

聖經正義與應報正義有著強烈的對比,這件事或許令人震驚。畢竟,我們社會最常引用聖經來佐證的所在,就在這個領域。「以眼還眼」,上主這樣說。有什麼會比這更清楚地顯示,聖經要求用應得的刑罰來處理犯罪?

 

但比起乍見之下的「以眼還眼」,聖經所說的不只如此。更仔細地研究,便會發現「應報」所意味的,並非人們所想的。猶有甚者,它絕非聖經最首要的課題,更非聖經正義的典範。

 

聖經說什麼?

聖經怎麼談論諸如犯罪與正義的課題?很明顯,它說的可多了。由於時代與處境的不同,不是每件事,在我們看來,都一樣合理。有些經節,乍看之下,甚至自相矛盾。

 

舉例來說,以下所列的法律條文都來自於舊約的妥拉書:

「人若使他鄰舍的身體有殘疾,他怎樣行,也要照樣向他行:以傷還傷,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他怎樣叫人的身體有殘疾,也要照樣向他行。」(利未記24.19-20)

 

「不可報仇,也不可埋怨你本國的子民,卻要愛人如己。我是耶和華。你們要守我的律例。不可叫你的牲畜與異類配合;不可用兩樣攙雜的種種你的地,也不可用兩樣攙雜的料做衣服穿在身上。(利未記19.18-19)

 

「人若有頑梗悖逆的兒子,不聽從父母的話,他們雖懲治他,他仍不聽從,父母就要抓住他,將他帶到本地的城門、本城的長老那裡,對長老說:我們這兒子頑梗悖逆,不聽從我們的話,是貪食好酒的人。本城的眾人就要用石頭將他打死。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以色列眾人都要聽見害怕。」(申命記21.18-21)

 

「他既犯了罪,有了過犯,就要歸還他所搶奪的,或是因欺壓所得的,或是人交付他的,或是人遺失他所撿的物,或是他因什麼物起了假誓,就要如數歸還,另外加上五分之一,在查出他有罪的日子要交還本主。」(利未記6.4-5)

 

「不可並用牛、驢耕地。」(申命記22.10)

 

「那褻瀆耶和華名的,必被治死;全會眾總要用石頭打死他。不管是寄居的是本地人,他褻瀆耶和華名的時候,必被治死。」(利未記24.16)

 

有些經文似乎強調應報。其他的則似乎在講修復。一些對二十世紀的心靈來說「很合理」。其他的,則似乎完全陌生,甚至野蠻。很明顯,我們不會全部都遵守。我們怎樣選擇遵行哪些經文?我們如何獲得正確的印象?

 

一個把詮釋的問題減到最少的作法是,我們只讀新約聖經,離我們最近的聖經資料。這個方法優點是,基督自己很清楚地表明,新約超越了舊約。

 

的確,新約應當是我們的首要準則。但忽略舊約無疑是自棄於那提供新約背景與根基的豐富史料。要更明白正義的多重面向和上帝對人類的心意,我們必須嚴肅看待舊約聖經。我們不能忽略舊約聖經,就算不為了別的理由,也要看在舊約聖經經常為社會所引用的份上。

 

在看聖經時,特別是舊約聖經,我們必須記得自己在讀的是來自於另一個世界的文獻。這個世界不單在時間和地點位置上離我們很遙遠,在哲學、政治體制及社會結構上,也是如此。法律,不免也是如此。他們有著不同的目的,而且用與我們今天不同的方式在施行。即便是罪和責任這些主題,其背後的假定也和我們的有所不同,而這勢必影響法律和正義的概念。

 

舉例來說,罪是集體的,責任也是。因為如此,特定類型的犯罪會被視為玷污了整個社會。要解除這樣的罪,集體的除罪儀式是必須的,舊約聖經所指明對特定犯行的回應措施,於是具有犧牲獻祭的特性,這對我們來說是陌生的。

 

凡此種種,使得利未記和申命記的法典,對我們而言,十分怪異。如同先前的經文所顯示的,對我們而言,在法典中適切而重要的主題,同並非如此的課題(例如:有關於農耕、飲食、衣服、婚姻和禮拜)混雜在一起。一些犯行和回應措施很明顯具有宗教和崇拜的面向,其他的則較不帶有。

 

因為我們的世界是這樣的不同,要將聖經法律和司法的規條,特別是舊約,運用在我們的處境中,是很有問題的。確實,選擇性地挑出某個法條,把它「硬塞」到我們自己的處境中,是很不適當的。把概念孤立出來,再把它嫁接到其他的哲學基礎上,也是不正確的作法。相反地,我們必須嘗試理解其背後的原理和意圖,再由此出發,來理解法律和正義的概念。如同基督所指示的,我們必須握律法的精意,而不是字句。惟有如此,我們才得以理解個別聖經的律法,而能夠活用在今日。

 

這些基本的觀點和方針,是我們在這裡所嘗試去釐清的。這裡並不想對希伯來律法的功能、形式、內容和施行,作詳細的分析。我的作法反而是去描繪其背後的方針,再根據這些,去審視法律和正義的概念。最後,我試圖從中得出一些可以運用在今日的有關於犯罪和正義的結論。

 

如果我們要開始釐清聖經對於法律和正義的想法,或跟此有關的任何事情,二個基本的概念是很重要的:平安和立約。這就是我們的起點。

 

平安:一個整合的異象

聖經信息的一個重要主題,出現在舊約及新約聖經中,就是希伯來的平安(shalom)(在新約的希臘文中,相對應的字是eirene)平安不是次要的主題,也不是許多主題中的一個。平安是基本的「核心信念」,許多其他的重要信念都是環繞著它而組成的。平安傳達了上帝對人的基本意念,上帝的異象。因此,我們必須了解,拯救,救贖,寬恕,和正義都是源自於平安。

 

平安,一般通俗的翻譯是「和平」(peace),這表達了這個概念的某一面向,但並沒有充分傳達這固字詞的所有意涵。平安指出一個狀態「完全正確」(all rightness),也就是,在很多方面,事物就是他們應該成為的那個樣子。舊約學者皮瑞.猶達(Perry Yoder)的一份權威研究發現,平安在聖經中的使用有三個基本的意涵。

 

與一般的假定相反,平安通常指的是物質或身體的條件或狀況。上帝的心意是要人類身體健康。這至少意味著所有的事情都還不錯。在某些情況,它要求的更多,涉及繁榮和富裕。無論如何,這麼生動地由先知所加以描述的未來的異象,包括健康、物質富饒,沒有疾病、貧窮和戰爭這些身體的威脅。

 

平安的第二個面向與社會關係有關。上帝要人們活在與他人與上帝正確的關係中。活在平安中,意味著活在和平,沒有仇敵的關係中(但不必然沒有衝突!)

 

聖經清楚地指出,這包括人與人的政治及經濟關係。聖經一而再地清楚指出,壓迫與不公義是與平安相反的,它們沒有呈現對的關係,它們也不允許存在。平安建基在人與人對的關係上,這意味著除去壓迫。物質條件及權力的明確分野,導致一些人的貧窮與受壓迫,這不能與平安共存,因為平安意味著社會所有人都得到福祉。當這情況不存在,平安就不能存在。

 

平安在聖經中第三個面向或用法是在道德和倫理的層面。根據猶達,平安在這裡指的是正直(straightforwardness)。這個概念在這方面有二種功能。它指涉誠實或彼此沒有欺騙,以及一種無可指謫的狀態(就是沒有罪惡或過犯)。平安涉及誠實,和道德正直。平安的這個面向,雖很重要,但卻較少在聖經中被提及。

 

平安解釋了上帝對世界的心意。上帝要人們在物質世界,在人際、社會和政治關係上,在人格上「完全正確」。當事情不是如他們應該的樣子,就沒有平安可言,不平安,是舊約聖經中的先知經常用來批判上帝子民的中心主旨。平安的異象也形塑了有關於未來的盼望和應許。

 

限於篇幅,這裡不討論有關於平安的更多意涵,平安的異象奠定了聖經信仰的其他中心意旨。平安的異象也幫助我們了解聖經故事中上帝的作為和應許。

 

平安的主題貫穿舊約的思想,但它在新約聖經中也佔中心位置。新約聖經的作者使用eirene這個字詞,如同平安,去界定上帝對全人類的大好消息。如同平安,eirene指的是人與上帝、人與人之間在很多層面上的和平。

 

基督的生平、教導,以及死亡彰顯出這樣一種生命的模式。它們轉化了神人的關係,同時也轉化了人與人的關係。用猶達的話來說,「耶穌來,好讓人與人之間、人與上帝乃至於自然之間,一切事情都能夠是他們所應該是的那樣。」

 

所以,復和是新約中重要的主題,但上帝所意圖的「完全正確」的狀態,仍舊包括舊約所具有的、物質和身體的面向。

 

契約:平安的基礎

聖經中平安的基本原初模式是契約的概念。使得以色列同古代近東極為不同的原因,部分在於他們相信上帝與人立約。立約的概念深刻影響了律法、正義、社會秩序、信仰以及盼望種種概念。律法,雖然近似,或者在某些情況援引自鄰邦,卻受到約的徹底轉化。

 

在聖經的背景中,契約是對立約雙方具有約束性的一項同意。契約假定雙方有私人關係,並且意味著某種確定的相互責任和委身。聖經的信仰假定了人與上帝的契約,這個約是建基在上帝拯救的正直作為上。在舊約中,拯救的主要行為是解放,以色列人出埃及。拯救是出於上帝的愛,不是因為那是賺來的或應得的。

 

雖說出埃及是決定性的事件,但舊約聖經卻是關乎不斷得解放、不斷蒙拯救的故事。雖然上帝的百姓經常未能履行契約關係中自己這方的責任,先知主張上帝卻仍舊是信實地遵守原初的約定。

 

人偶爾會更新他們同上帝立下的約,從而締造和平的條件,至少現在的關係是正確的。契約,因而既是平安的基礎也是模式。

 

但契約意味著相互的責任。法律和正義的概念讓人們得以留心這些責任,好理解平安,並促進其落實。

 

在舊約聖經中,作為立約的典範和平安基礎的解放基本作為是從埃及為奴之地出走。由基督的生平、死亡與復活所代表的新的解放的作為,構成了新約的基礎,共同生活的新方法。新約聖經,或許理解為新約更為恰當,源自於對於舊約的理解,以一種新的形式,延續了平安與立約的概念。上帝與人,以及人與人關係,的新頁,於焉開始。然而,如同舊約,新約的基礎是上帝拯救與解放的作為。上帝的作為使得人得以在平安中和平共存,這涉及人與上帝、人與人相互的責任。

 

舊約聖經的約是建基在拯救和解放的重要作為上。這個約構成了新社會的基礎,這個社會不同於其他的,是根據自己的原則來運作的,並且朝向平安來邁進。新約聖經的約也是奠基於拯救和解放的根基上。它同樣構成了新社會的基礎,有其自己的原則,並且為上帝在世界上賜予平安的作為奠定基礎。契約依舊是根本。

 

平安與契約是轉化的力量

在聖經社會中,平安與契約是促進法律與正義觀念的轉化力量。在這個過程中,希伯來的社會如同其他近東社會一樣面臨諸多需求和壓力。舉例來說,像巴比倫的統治者漢摩拉比一樣,隨著成長、城市化及社會分工,希伯來的領導階層需要規格化並統一化。在這個過程中,以色列和其他近東的王國所使用的法律和司法的工具,有時具有相同的形式,或甚至相同的根源。不過,希伯來的法律和正義的概念在實質上是非常不同於漢摩拉比法典的。它們之所以不同,在於受到平安和契約的轉化。

 

舊約聖經學者米拉.林得(Millard Lind)曾經著書表示,漢摩拉比法典是國家法律。它是階層的、強加於人的、懲罰的、清楚地來自於一位遙遠、權能的君王之上的。另一方面,希伯來法律假定上帝是所有權威的來源,超越君王之上。這位上帝是位格的、信實的,關心社會弱勢者,乃至於一般人的處境。這些特質植基於平安的異象和對約的信念。總的來看,它們轉化了正義和法律。結果是,契約正義與國家正義形成了顯著的對比。

 

轉化的概念是重要的,同時具有另外的面向。上帝的作為施行在一個世代的限制中,在其理解與異象的限制中。人的理解總是不完全的,如同基督提醒我們的(馬可福音10.5),為此需要寬容。但上帝不斷擴大其限制的範圍,謀求更多的理解與看見。從而,人的理解在聖經的故事及歷史中不斷地發展。在這個過程中,基督根據舊約的理解來建造,並進一步加以轉化。平安和契約的概念是轉化的力量,形塑法律和正義的概念,但它們同時被轉化。

 

轉化的概念,因而,在諸多層面起作用。多虧了林得,這個多面向的過程得以被界定為「從摩西到耶穌,正義的轉化」。(待續)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修復式正義的十字架道路

 

文/加拿大安立甘教會

 

四旬節教會依例要跟隨耶穌走向受難的腳蹤,這裡以簡短的方式重現走上十架苦路的過程,並將默想聚焦在受害者、加害者及受到衝突和暴力影響的社區上。可以使用照片和象徵來佈置苦路的每一停駐站。

 

1耶穌被判處死刑

耶穌遭到不公義的指控,犯了可處以死刑的罪。指控他的人喊著,「釘死他!」,並且譴責行神跡並教導要愛仇敵的這個人,遭受釘死在十字架上、令人感到恥辱的刑罰。

 

法官及立法者

在十架苦路的這一站,讓我們記念那些在司法體系任職並為其工作的人,並為他們祈禱:法官、辯護律師、檢察官、立法者及所有男女,他們致力於促進司法體制得以公平與富人道精神,同其時,維持一個法治的社會。

 

讀聖──詩篇69.1-3

神啊!求你拯救我,因為大水淹沒了我。我深陷在淤泥中,沒有立足之地;我到了水深之處,波濤漫過我身。我因不住呼求而疲倦,我的喉嚨發乾;我因等候我的 神,眼睛昏花。

 

祈禱

真理與審判的靈,

惟獨你能行使

那掌控世界的權能:

在這個危機時刻,

賜給我們慎思明辨

讓我們可以正確辨別邪惡

並且知道如何可以獲致和平;

靠著耶穌基督。阿們。

 

2耶穌背起十字架

耶穌沈默地接受死刑。他並沒有宣稱自己是無辜的。他擁抱自己的十字架,並自願背負起它,從而承擔起世人的罪。

 

暴力犯罪的受害者

在十架苦路的這一站,我們祈求上帝,賜予那些曾經歷力犯罪的人,平安與安慰,並且在受安慰的同時,知道他們會從你得到支持與指引,得以克服這樣的難關。

 

讀經──詩篇42

神啊!我的心渴慕你,好像鹿渴慕溪水。我的心渴想 神,就是永活的 神;我甚麼時候可以來朝見 神的面呢?人整天對我說:“你的 神在哪裡呢?”我就晝夜以眼淚當飯吃。我從前常常和群眾同去,與他們進到 神的殿裡,在歡呼和稱謝聲中,大家守節。每逢想起這些事,我的心就感到難過。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裡面不安呢?應當等候 神;因為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面前的救助、我的 神。我的心在我裡面沮喪;因此我從約旦地,從黑門嶺,從米薩山,記念你。你的瀑布一發聲,深淵就和深淵響應;你的洪濤和波浪都掩蓋了我。白天耶和華賜下他的慈愛;夜間我要向他歌頌,向賜我生命的 神禱告。我要對 神我的磐石說:“你為甚麼忘記我呢?我為甚麼因仇敵的壓迫徘徊悲哀呢?”我的敵人整天對我說:“你的 神在哪裡呢?”他們這樣辱罵我的時候,就像在擊碎我的骨頭。我的心哪!你為甚麼沮喪呢?為甚麼在我裡面不安呢?應當等候 神;因為我還要稱讚他,他是我面前的救助、我的 神。

 

祈禱

我們讚美你,上帝,

你在悲傷與失落時賜予新生命。

靠著你的慈悲,請安慰所有在暴力犯罪中

失去家人或所愛的人

賜給他們力量、平安,及他們可以信靠的鄰舍

陪伴他們,

作為世界得以和平的新預兆。阿們。

 

3耶穌跌倒

耶穌,因為饑餓和苦待,在十字架的重壓下跌倒。那些曾因他身體和心靈得以滋養的人們,保持沈默,或一起嘲弄他。

 

加害者

在十架苦路的這一站,讓我們思想,那些犯罪、行使暴力以致造成嚴重傷害的人,那些無論在監獄內或外的男男女女。我們記念那些執法者,他們致力於維護公眾的平安,同其時,為那些生命破碎的受刑人作教化矯治。

 

讀經──詩篇103.8-14

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並且有豐盛的慈愛。他不長久責備,也不永遠懷怒。他沒有按著我們的罪過待我們,也沒有照著我們的罪孽報應我們。天離地有多高,他的慈愛向敬畏他的人也有多大。東離西有多遠,他使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父親怎樣憐恤兒子,耶和華也照樣憐恤敬畏他的人;因為他知道我們的本體,記得我們不過是塵土。

 

祈禱

上帝,你的人性克勝了所有的不公義,

你的光照抹消了種族主義與結群成黨,

在你的面前,所有的偏見都被粉碎。

改變我們的心思意念,

使我們得以改變我們的司法體制

令其更能帶來醫治、公義與復和。

拆毀那圍繞我們的、不信任、仇恨及不誠實的高牆,

並賜我們一個值得珍視的未來,充滿正義、平等、尊嚴、社會秩序及穩定。阿們。

 

4耶穌看見他的母親

當耶穌在往加利利的路上一路跘跌的時候,他看到了母親,但卻無法彼此接觸或擁抱。瑪利亞充滿悲傷,默默地站著,看著自己的兒子走向死亡。

 

受害者、加害者及所有從事監所矯治者的家人

在十架苦路的這一站,讓我們想到,罪行所傷害的,不只那些直接受到創傷的人,還有所有涉及司法體制中的關係人,受害者、加害者及矯治人員,他們的朋友和家人。

 

讀經──馬可福音3.23-35

耶穌把他們叫來,用比喻對他們說:“撒但怎能趕逐撒但呢?一國若自相紛爭,那國就站立不住;一家若自相紛爭,那家就站立不住。如果撒但自相攻打紛爭,不但站立不住,而且還要滅亡。誰都不能進入壯漢的家,搶奪他的財物,除非先把壯漢捆綁起來,才可以搶劫他的家。我實在告訴你們,世人的一切罪和一切褻瀆的話,都可以得到赦免;但褻瀆聖靈的,就永世不得赦免,他還要擔當罪惡到永遠。”耶穌說這話,是因為他們說他有污靈附在身上。耶穌的母親和弟弟來了,站在外面,傳話給他,叫他出來。有許多人正圍坐在耶穌身邊,他們告訴他:“你看,你的母親和弟弟(有些抄本在此有“妹妹”一詞)在外面找你。”耶穌回答他們:“誰是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呢?”於是四面觀看那些圍坐的人,說:“你們看,我的母親!我的弟兄!凡遵行 神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

 

祈禱

上帝阿,你賜下你的兒子,由女人生出,

並讓我們不再結黨分派,反成為弟兄姐妹,

而你自己卻孤單地被釘在十字架上。

修正我們的心思意念,讓我們當中得以有愛與信任的靈

使我們得以停止彼此孤立

追求人性的滿全

因為你是三位一體的上帝,

你就是真實的愛,在你的裡面,我們得以行動、存活。阿們。

 

5西門揹起十字架

警衛看到有人在田野工作,他們便喚他過來幫耶穌揹起十字架。西門並不情願接下這份令人生厭的差事,但他還是揹起了十架。

 

監獄牧師

西門分擔了十架的重擔,如同從事監獄牧靈工作的牧者,毫不懈怠地承擔起刑罰體制的重擔,為監所小小的囚房和受刑人的家園,搭起一座溝通的橋樑,他們的親友並非出於自己的選擇,卻被迫要在現實的艱難中掙扎求生。

 

讀經──馬可福音8.34-35

於是把眾人和門徒都叫過來,對他們說:“如果有人願意跟從我,就應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凡是想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但為我和福音犧牲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祈禱

滿有恩典的上帝,賜給我們意志去分擔他人的重擔

賜給我們心思意念,讓我們願意與那些被判刑入監乃至處決的人站在一起,

當我們自己及所做的事工

都遭到旁人誹議時,

賜給我們忍耐、尊嚴和使命感。

如此祈禱,靠著從不遺棄我們的、你的聖子,耶穌基督。阿們。

 

6耶穌與耶路撒冷的婦女相遇

耶路撒冷的婦女站在通往加略山的路上。他們看見耶穌被沈重的十字架壓傷,並為他哭泣。耶穌,知道自己是無辜的,卻要他們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泣。

 

社群和鄰舍

我們為受到暴力犯罪影響的社群和鄰舍祈禱,因著那些他們親眼見證,但卻無法改變的事,他們迫切尋求醫治。在十架苦路的這一站,我們也記念那些在我們安眠時看管社區安全的警察和保全人員。

 

讀經──路加福音23.27-28

一大群人跟隨他,有些婦女為他捶胸痛哭。耶穌轉過身來對她們說:“耶路撒冷的女兒啊,不要為我哭,卻要為你們自己和你們的兒女哭。

 

祈禱

上帝阿,我們一聽再聽,卻不能明白。

我們一看再看,卻不知道。

讓我們的記憶鮮明,

讓我們得以脫離悲傷,

教導我們明白何謂邪惡,並拒絕邪惡:

縱使它看起來是這麼的平常,

縱使它似乎是必要的,

縱使它是出於宗教當局所要求的。

過去如是,現在如是,永遠如是。阿們。

 

7耶穌被剝去外衣

耶穌抵達各各他,在那裡他被剝除了外衣,在旁觀者的眼前,赤身露體,毫無尊嚴。

 

那些監獄工作者

讓我們記念那些在監所工作的男女,他們為了看管那些因著諸多原因以致於身陷囹圄的人,而置身險境。

 

讀經──馬太福音27.27-31

總督的士兵把耶穌帶到總督府,召集全隊士兵到他面前。他們脫去他的衣服,給他披上朱紅色的外袍,又用荊棘編成冠冕,戴在他的頭上,把一根蘆葦放在他的右手,跪在他面前譏笑他說:“猶太人的王萬歲!”然後向他吐唾沫,又拿起蘆葦打他的頭。戲弄完了,就脫下他的外袍,給他穿回衣服,帶去釘十字架。

 

祈禱

上帝阿,你是我們得以悲憫的泉源,

你讓自己成了沒有任何保護的肉身,

使我們得以分享你的忿怒與渴望;

在受苦中,我們不致於滅亡,

卻要緊緊依靠你,

靠著耶穌基督。阿們。

 

8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雙臂展開。即便在這個時候,他要求上帝原諒那些處決他的人,並且應許那個悔改的盗匪,他們要一同在樂園吃喝。

 

獄囚

在十架苦路的這一站,我們思念那些在監所中服刑的人,那些死囚,以及那些即將遭到判刑的人。

 

讀經──路加福音23.33-34a

到了那名叫“髑髏”的地方,就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也釘了那兩個犯人,一左一右。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甚麼。”

 

祈禱

主基督,你死在十字架上,拆毀橫隔上帝與人的攔阻,在你的裡面,不再有國家、性別或地位的分別。求你拆毀憎恨的高牆,無論是身體的、情感的,靠著你的聖靈,讓你的國得以降臨。阿們。

 

9耶穌躺在墳墓中

亞利馬太的約瑟,知道耶穌沒有埋葬的處所,把他自己的讓了出來。之後,他取了耶穌的身體,抹了油,並用細麻布包裹,再將他安置在新墳墓中。

 

修復平安

在我們生活的世界,有悲劇、犯罪與暴力,充滿了不平安,而死亡無時不與生命為伴。在十架苦路的這一站,我們祈求平安,祈求真正的公義和和平,祈求關係的修復,祈求醫治和盼望的勇氣。

 

讀經──路加福音23.48-49

聚集觀看的群眾,看見所發生的事,都捶著胸回去了。與耶穌熟悉的人,和從加利利跟隨他來的婦女,都遠遠地站著,看這些事。

 

祈禱

上帝阿,你曾降到陰間的深處,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接觸那些我們不再記憶他們名字的

願我們等候,在你的幽暗中,

叫我們預備好自己去面對

黎明前的恐懼,

靠耶穌的名。阿們。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主愛使我饒恕自己

 

文/林藝天(中途之家學員)

 

從小我就是一個好動愛玩的孩子,面對父母的管教總是不當一回事;父母的教育是歷代傳承的【打罵教育】,但也常爭吵打架,我們家的三個小孩時常在半夜中,被吵架打罵聲中嚇醒,甚至躲在棉被裡哭泣。在學校音樂課常唱:「我的家庭真可愛」;而我唱的是:「我的家庭如戰場」。

 因此也使我心中形成一股仇恨的心,這股無形的力量如同酵一般發酵,形成報復、以暴制暴的心態,只要不順我意,就會用暴力或故意行惡來報復。國中時就不喜愛待在家裡,於是與校外的人廝混不願回家,把暴力的心態和行為帶入社會,家人也對我無可奈何,與其說是生存,但最終的原因是報復的心態使然,放縱自己一錯再錯。那時,我發現我恨家人、恨社會,卻不願承認我的行為已傷害家人,更傷害了自己也危害了社會,常藉著毒品來逃避、麻醉自己,更成了警局的常客,最後便以監獄為家。

 現在認識了耶穌基督,因著主耶穌的恩典,接納、赦免了我過去無知所犯的一切罪,更賜下聖靈光照我,讓我勇於面對自己,引導我走出過去的陰影。在這一年多來,靠著主使我脫去暗昧的行為,除去敗壞的習慣如:菸、酒、檳榔、毒品、情慾和惡脾氣,只要是上帝所不喜悅的事,都藉著禱告一一除去。主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主的愛使我饒恕了自己;因「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五章十七節)

 耶穌的愛改變了我,從個性、習慣和價值觀,使我體會到「他們的心幾時歸向主,帕子幾時就除去了。」(哥林多後書三章十六節)讓我的家人重新接納了我,更支持我前往更生團契追求各樣的學習與裝備。雖然得到家人的接納,但在這一陣子仍對弟弟感到相當內疚,從小他不但得忍受家裡的吵鬧,卻也因他是家中的么子,所以每當我不愉快時,他便首當其衝成為我的沙包,或許也因此導致他現在不太與人有太多的互動,每當我回家或是有人在他面前提及我,他都是以冷默的態度回應。讓我心裡感到相當難過。於是,趁著這一次母親節回家,再次誠懇的向他道歉,剛開始他仍冷漠的拒絕我相談的要求,這是我早已料到的場面,所以早有預備心來面對,無論他如何的對待,我還是緩緩的將心中的內疚和歉意表達出來,最後向他說:「我並不是要求得他的原諒,而是盼望他不再被仇恨的心所轄制。」說完後,他眼中泛著淚水,不願正面對著我,但還是被眼尖的我看見了,雖然他沒有回應我,但是我知道神已經在他心裡運行作工軟化了他的心,釋放了壓制他多年的仇恨,這時心裡想到了主的話:「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馬太福音五章廿三~廿四節)當下我知道上帝饒恕了我,也釋放了弟弟綑綁的靈,我的眼中也帶著感恩的淚水離開房間。

 感謝主的恩典赦免了我,使我原諒了自己,並讓我有勇氣面對我傷害過的人,和傷害過我的人。「因祂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斷了中間隔斷的牆」(以弗所書二章十四節)上帝的愛在這一年多以來,帶領我與家人的關係和好,現在我也相當珍惜和享受與家人相聚的時刻,這是上帝賜予我最大的恩典,也是堅定我信心的源頭,促使我在走主的道路上,無論遇見任何的苦難掙扎都不會放棄,因為祂的恩典夠我用。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浪子回頭

文/莊濬祥(更生團契同工)

我出生在一個沒有愛的家庭,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就沒有得到我父親的認同,因為父親想要女兒,原本想把我賣了,幸好我阿嬤插手,決定要扶養我,所以在六歲以前我是由我阿嬤養大的,衣食無缺,甚至被寵壞了。六歲那年,因阿嬤過世,讓我返回了原生家庭。

因阿嬤的溺愛,讓我在家中格格不入,再加上我對我的父母親非常陌生,讓我對家庭產生了各種反感、排斥,再加上幾乎年年換學校,根本就交不到什麼朋友,讓我感到無聊、孤單,小一就會蹺家,小三開始迷網咖,也在其中交了不少損友,開始會偷東西,蹺家的次數也越來越誇張,打罵完全無效,最後只好把我送至寄養家庭了。

在寄養家庭的一年中,老實說,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因為有「愛」。但是好景不常,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非常快,一年過去了,我再度回到原生家庭,通通都回到原來的樣子了,而且更變本加厲。也因我太想往外跑了,國一時我就離開家裡出去自己生活了。在我離開之前,我爸也離開了,所以家中也陷入了困境,但當時的我根本不在乎這些,只想著自己的一切,國二時我就進入餐廳工作,但是也在那學了更多的壞習慣,抽煙、喝酒、打架鬧事樣樣來,還曾搞過組織,國三畢業之後,脫離了最後一道能拉住我的防線,使我變得更壞,整天就是賺錢,賺完了就花,花不夠就騙,騙不到就去恐嚇等等的,在這期間也犯了不少的竊盜,雖然完全沒有被抓過,但卻每天過著心驚膽跳的日子,心中也充滿了空虛,不知道活著有什麼意義,也曾有輕生的念頭,感覺世上沒有一個真正愛我的人,甚至十七歲時,開始吸食K他命,但神真的很愛我,在我剛吸食兩個月後,就因竊盜入獄,也在此接觸到更生團契。我剛開始很排斥,因曾接觸過基督徒,給我的印象很差,我認為基督徒的愛都是假的,再加上我還緊抓著想要回到過去的想法,使我不想去接受新的事物,但事與願違,法官一次接一次的判我回少年觀護所,使我無法回到過去,到最後,我放下了,放下一切的想法,順其自然的過下去,事情就突然有了轉折,我被改判安置到更生團契的總部,讓我意想不到的是,我出來的第一天竟然是我十八歲的生日,而且還有人幫我慶生,而且竟是一群我不認識的基督徒,如果不是這顆震撼彈打在我身上,我早就逃掉了,也因此使我決定留下來探討這個信仰。

剛開始雖想留下來,但也是想說把一年待完就走了,但在這個團體中,我感受到了「真愛」,使我的心第一次感到溫暖;剛開始禱告時都很排斥,但是每當我禱告完時,都會讓我的心很平靜、很平安,這是以前所沒有過的,雖然都是牧師叫我禱告,我也是隨口應付幾句,但每次都會感受到心靈的溫暖,也因著牧師次次提醒,在其中也操練著我禱告,也越來越愛禱告,但我卻也害怕禱告,每次都是牧師叫我,我才敢禱告,直到有一次,因著聖靈的催逼,使我鼓起勇氣來自己禱告,但心中還是很害怕、緊張,擔心自己禱告不好,但當我開口時,心中的疑慮一掃而空,而且感受到更深的神同在……。

真正信主後的我,領受到了許多神的恩典,也體驗許多不曾體驗過的事物,像是騎獨輪車環蘭嶼、學會吉他、加入詩班(以前是音癡)等,甚至跟家裡重修舊好,現在跟母親也常常見面…,神真的很愛我,祂讓我沒留下犯罪的污點,讓我在十八歲就體驗到神的愛是如此的真實,我也在2009年12月10日受洗歸入主的名下,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希望能夠堅持到底,不讓神的揀選白白糟蹋掉,一生一世的跟隨主到底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佛教對「寬恕」的態度──釋「忍辱」

 

文/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修復式正義」的要旨是寬恕。誠如南非圖圖主教所說的「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在揭露過去的不公義的同時,必須有寬恕;他認為「受害者若一直懷著怨恨,就可能變成自己所憎恨的東西。」因此,修復式正義的要旨不在於以「報復」來「回復正義」,而在於以寬恕來修復關係,重建正義。

 

 基督宗教有深刻的寬恕精神,如《馬太福音》第五章:「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由此可見,基督宗教的寬恕可能是立足於順服上帝的愛而來的。

 

 佛教也有深刻的寬恕精神,但她的立足點和表現方式可能略有不同。從「基本德目」來看,聲聞佛教的「戒定慧」三學,到大乘佛教開展為「六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禪定、精進、慧智。「寬恕」攝屬於「忍辱」,是菩薩「六波羅蜜」之一。

 

 《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說,「忍辱波羅蜜」由三個部份組成,即「柔和寬恕」、「自護護他」和「迴向菩提」(大正12113)。這樣的說明頗足以說明佛教對於「寬恕」的態度。

 

 集眾多佛陀的本生故事,以說明菩薩六波羅蜜的《六度集經》,在說明「忍辱波羅蜜」時說:菩薩觀察眾生的習性,總是傲慢的,常常想著要勝過別人,擁有比別人更好的一切,因此而有貪嫉、瞋恚。這使眾生處於盲冥之中,招致無量痛苦。菩薩由此反省,而立志以慈善友愛的態度處世,即使遭遇種種不幸或傷害,也終不以恚恨怨毒對待眾生。「自覺之後,世世行慈。眾生加己罵詈捶杖,奪其財寶、妻子、國土,危身害命,菩薩輙以諸佛忍力之福,除滅恚毒,慈悲愍之,追而濟護。若其免咎,為之歡喜。(大正324)

 

 在這樣的說明中,呈現幾個層次的理趣,反映了佛教倫理抉擇的性格。首先,從最初淺的層次來看,貪嫉、瞋恚會給自己帶來無量的痛苦,因此佛弟子學習不以貪嫉、瞋恚對待眾生。這是在因果業報信仰下的理性抉擇。其次,當遭遇到他人出於貪嫉、瞋恚而對待我時,菩薩也不以貪嫉、瞋恚對待眾生,這就是「忍辱」。這是把這一理性抉擇放置到極限的情境中,仍然如此抉擇的表示,換言之,「寬恕」的極致就是「忍辱」。第三、忍力能夠生起福德,菩薩以此福德回過頭來濟護眾生,使傷害者也能免於貪嫉、瞋恚的傷害,而得到保護。這就是《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所說的「自護護他」,近似於《新約聖經》所說的:「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最後,忍辱之行是以諸佛為典範,為成就菩提而如是行。

 

 換言之,佛教是從「終極關懷」的角度出發,而思惟「寬恕」,並將寬恕的實踐推到更為極限的處境,而以「忍辱」一詞來表達。「忍辱」一詞所表達的,與《新約》所說的:「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同樣都展現了比「寬恕」還要更進一步的意思,達到了自他皆護的狀態,(而「自他皆護」應該就是「修復式正義」所期待達到的)。但是與基督宗教不同的是,《新約》超越寬恕的典範是上帝的愛,而佛教超越寬恕的典範則是佛陀的覺悟。

 

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這是上帝之愛的表達。而佛陀之覺悟的表達則是從緣起性空的徹證中生起的無量慈悲。因此《金剛經》說:「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大正875)這是直接從深徹的無我慧來說明忍辱波羅蜜的基礎。這就是《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所說的「迴向菩提」,也就是說「忍辱」正是覺悟的具體呈現。

 

正如同就基督宗教來說,寬恕就是上帝之愛的表現;就佛教來說,忍辱就是佛陀之覺悟的表現。雖然兩個宗教對於終極關懷之具體表述不同,但是「寬恕是由終極關懷而來」,卻是一致的。兩者都把寬恕的根源皈向超越者,也是一致的。

 

海德格引賀德林的詩,認為「上帝是人的尺度」,這樣人才能夠「詩意地棲居」。在充滿衝突與不幸的天地之間,惟有超越者(海德格說的「不死者」)的隱然蒞臨,才能夠使人安居其間。「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此中所說的「未來」真正的意思應該指的是「能夠安居其間」。事實上,如果沒有寬恕,這個世界就變得難以安居了。而人在這個充滿是非恩怨的世界之所以能夠寬恕,若有「至高者」作為人的尺度,則比較容易到達。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