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期焦點

追風少年 勇敢追風闖天涯

霍華德.哲  契約正義:聖經的選項(中)

 

心情小故事

花蓮監獄劉同學 讓媽媽可依靠

束克勤 照耶穌的話去做

 

書評

3cf30b86fff29002.jpg  陳其信 愛比恨強大,生命比死亡強大:

                          簡介《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

 

祈禱文

桃樂絲.麥馬洪  修復式正義祈禱文

 

特區掃瞄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前總幹事高俊明  支持廢除死刑的公開聲明

  

 

跨宗教視野

溫金柯   報復或修復:佛教對於兩種正義的反思

 

影音重現

Restorative Justice in Victim Service

  

Restorative justice is not for the weak. It is not for the pansy. It is a tough thing to go through. It is much easier to hate. You close yourself off. It is much easier. It destroyed you physically. It destroyed you spiritually. It destroyed you emotionally. The anger and hate ends with the bitterness. And it will kill you and steal you life. The other way, the restorative way, the healing way, it is difficult. But the end reward is peaceful and physically you are healthier, your relationship with your children and your love ones are healthier, you do no lose your marriage. You know, you are able to laugh again, and enjoy your life again, and have hopes again.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勇敢追風闖天涯

 

文/飛行少年

 

「這是從一萬元獎金的激勵開始。」他們的輔導老師王順輝這麼說。
        

花蓮信望愛少年學園是更生團契底下的一個機構,專門服事失學、失親,或是法院移轉觀護的孩子。這群孩子原本是被家人遺棄、社會唾棄,甚至連自己本身也放棄自己的一群人,但在少年學園輔導同工齊心努力下,有著極大的改變,甚至就在今年八月完成了騎一輪車環台的不可能任務。

 

「一輪車」改變一群人
王順輝輔導表示,根據日本的研究發現,「一輪車」對於學童的腦部發展和自我協調能力有莫大的幫助,現在日本已將「一輪車」納入中、小學體育必修課程。「最重要的是,這群孩子過去抗壓性和忍耐力都不好,也從未嘗過成功的滋味。『一輪車』是須要經過多次失敗才有可能成功的運動,透過這樣的訓練,可以讓孩子的心靈成長,從挫折中經驗成功的滋味。」
       

當初少年學園要開始推行這項運動時也是困難重重,因為沒有人會,也不知道找誰來教,而孩子們也是騎了幾次後,就因為太難而放棄。後來,更生團契的大家長黃明鎮牧師為了鼓勵孩子,就開出一萬元獎學金的支票,此舉一出果然奏效,開始有孩子願意認真下場練習。
       

但光用錢利誘是不夠的,黃明鎮牧師雖然已經六十二歲,但也下場學習,並要求輔導老師也要一起。「唯有你自己親身下去做,讓孩子看到你不是只是嘴巴說說而已,才能真正激勵他們。」
       

身體力行是黃明鎮牧師服事的準則,他也以此要求所有同工,深信唯有生命能改變生命。

 

王順輝的太太,也是輔導的林芹羽就說:「我曾經大摔過三次,最慘的一次,是摔在地上躺了十分鐘才爬起來,實在是太痛了!」至於王順輝,因為髖關節原本就受傷,在醫生再三叮嚀規定下才放棄。
        

不過這一切學員都看在眼裡,知道輔導與他們同甘共苦,不是光只會說教而已。就是在生活中,他們與孩子建立起「換帖」的關係,所謂「有關係就沒關係」,少年學園的孩子能改變,想必就是這個原因。

 

千里環台,飛行少年做到了!
環台挑戰的計畫不是一開始就能成行,這群孩子從在學園裡試騎,到從五公里、一百公里一步步克服挑戰。他們從失敗中嘗到勝利果實的甜美,這是孩子們以往都沒有過的人生經驗,他們開始肯定自己,相信只要堅持下去,永不放棄,自己也能做得到。
        

因為「一輪車環台」是在酷熱的暑假舉行,孩子們不單要克服身體的疲憊,也要對抗悶熱天氣所帶給人的情緒反應。王順輝記得有一天要展開下午行程時,就是有三個孩子死也不肯從遊覽車下來,任哪位輔導勸說都沒有用。最後,一路陪著孩子騎車的黃明鎮牧師和這群孩子談了一個多鐘頭,甚至流下了眼淚,孩子們才答應。
        

從遊覽車下車時孩子對王順輝說:「我們實在是好累。」王順輝反問他們說:「那你們為什麼又答應牧師呢?」他們回答說:「我們實在是不忍心看到他失望。」

 

這群叛逆、甚至被認為無可救藥的一群孩子,其實內心已開始柔軟,也將少年學園視為自己的家,渴望給這個家和自己一個榮耀的機會。環台抵達終點站板橋地方法院時,有十多位家長也一起等著自己的孩子,看到家長流露出疼惜又驕傲的眼神,孩子和家長相擁而泣....相信是 這群之前還沒來到少年學園的孩子,想都沒想過的畫面。      

「人都會犯錯,但不要因為大人犯錯就自我離棄,今天我們怎樣給你們機會,下次我們犯錯時,也請用相同的方式原諒我們。」這是王順輝輔導對孩子說的話,讓筆者深受感動。
       

愛,能遮掩一切過犯;在愛裡沒有懼怕,只有自由。「飛行少年」,勇敢地去追風吧!(取自好消息衛星電視台《好消息雜誌》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契約正義:聖經的選項(中)

 

文/霍華德.哲(法學教授,有修復式正義教父之稱)

譯/陳文珊(玉山神學院助理教授)

 

契約正義

如同平安的概念所意味的,正義並不是聖經邊緣的議題。正義並不是選擇性的,不是我們可以選擇忽略的。正義涉及平安的關係,因此,對了解什麼是上帝、上帝是誰、以及我們該如何行這些問題,正義都是非常基要的。事實上力正義是一把量尺,可以用來試驗平安與否。

 

因此,聖經經常出現正義的主題,並不令人感到意外。我們也不覺得驚訝,當先知譴責以色列背離上帝時,他們清楚地指出,不正義的問題,就像未能照著當行的方式做禮拜,一樣嚴重。

 

沒有一個希伯來的字可以直接翻譯成「正義」,但有二個字經常被這樣翻譯,就是「sedeqah」和「mishpat」。它們並沒有帶有我們在英文中所理解的「正義」的內涵,但都與「正直」(rightousness)、「正確的秩序」(right-ordering),「把事情做對」(making things right)有關。行正義,就是要把事情做對,上帝與以色列人立約的歷史是一個模式、應許與呼召。正義的規範起源於雅威與以色列立約。聖經正義是建立在平安異象上的,以上帝與其百姓立約施行拯救的決定性作為,來作為效法的模範。上帝如何對待惡行,使得我們得以了解上帝的正義。

 

那麼什麼才是上帝正義的特質?

 

跟隨希臘羅馬的路子,我們傾向於將正義區分為數個不同的領域,諸如「社會正義」,有時稱之為「分配正義」,以及「司法正義」,或「應報正義」。當我們談到與財富和權力分配有關的錯誤時,我們稱之為社會正義的課題。當我們談到那些法律界定為犯罪的錯誤時,我們將其劃歸為應報正義的領域。

 

我們理解分配正義很難達成,是一個遙遠的目標。同其時,我們卻積極地追求應報正義。我們假定,一個人可以把正義的這些領域切割開來,並且用不同的方式來處理它們。

 

聖經的正義則是較為整全的。它看這二個領域是一個整體的構成部分。不論是哪個領域哪種的不正義,都與平安相違背。對他人的欺壓,和對他人的侮辱或搶劫,是同樣嚴重的。二者都違犯了平安。正義不是分開來的。

 

分配正義與應報正義雖根據不同的操作原則來治理,但都假定了正義與公平地分配應得有關。二者都涉及使人們得到其應得。因此,分配正義和應報正義都建基在相互性原則之上,有關於公正的應得。這通常意味著某種抽象的道德秩序,失衡應該被矯正過來。它也意味著正義必須是應得或賺來的。舉例來說,分配正義假定在某種層面人們必須去賺取他們所得的。同理,應報正義的主要考量是確認人們得到自己應得的懲罰。

 

聖經肯定這種「一報還一報」的正義,但它所強調的卻不在此。「一報還一報」的正義必須用平安的正義去調和,平安的正義,如同上帝的拯救,關心的是需要,而不是應得。

 

貫穿在聖經故事之中的,是對這種律法主義的「一報還一報」正義的徹底拒斥。在許多經文中,律法所要求的或確認的結果並沒有落實,正足以顯明這點。雖說該隱犯了謀殺罪,應該判死刑,但上帝拒絕這樣做。當何西阿的妻子犯了死罪,她得以存活。犯姦淫的婦人,照當時的標準,是該死的。但耶穌不這麼看。拒絕應得的公正,同樣出現在基督有關於葡萄園工人的故事中。中午才開始作工的工人,同清早便開始做工的,領到同樣數目的薪資,這違反了「一報還一報」的正義所預期的。

 

除此之外,拒絕應得的公正,也展現在上帝自己的作為中,這是為了立下和平正義的模範。即便人一再地違犯,上帝並沒有放棄以色列人。

 

我們傾向於假定,愛和仁慈是不同於正義,或與正義相違背的。法官宣布判決。出於仁慈,她可以赦免刑罰。聖經正義卻出自於愛。這樣的正義是愛的作為,好把事情做對。愛跟正義並不是相對的,也不相衝突。相反地,愛使得正義成為可能,正義首先得把事情給做對。

 

值得注意的是,西方人對愛抱持的那種浪漫的、情感的觀點,讓我們不明白愛其實是行動的根源。聖經所謂的愛並不排除我們的感受。確實,基督很明確地指出,恨的感受與殺人的行為是同樣嚴重的。但愛不能界定為含混的情感。相反,愛是有意識的行為,要促進他人的福祉。當聖經談到愛,指的常常是行為、意志而非感受。

 

聖經正義致力於把事情做對,重點落在解放上。上帝藉著解放那些在物質上、社會關係上,乃至於情感上受欺壓的人,把事情導正。正義是解放的作為。解放不是因為這是應得的,而是因為這是需要的。

 

我們正義的意象,源自於羅馬,直到法國大革命才形諸於法律,是一位矇眼的女人,不偏不倚地手持天秤。正義是對待人們一視同仁,沒有偏私。但用相同的方式對待不同的人真的正義嗎?這豈不會製造不平等?聖經的正義要將事情導正,這通常意味著讓不平等的人獲得解放。因此,聖經的正義有清楚的立場,偏好那些受壓迫、生活困苦的人。它清楚地站在窮人那邊,理解他們的需要與不利處境。聖經的正義是張開雙眼的,並將手伸向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既然聖經的正義要把事情做對,正義不再是用來維持現狀。確實,它的目的是要撼動現狀,改善它,好讓平安得以實現。讓平安得以實現並不必然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好消息。事實上,對那些壓迫者來說活脫是個壞消息。這也與那種旨在維持「秩序」,就是現在既有的秩序,也就是現狀的正義,是相對的,當現狀就是不正義時。

 

根據聖經觀點,正義的試金石不是正確的規則有沒有用正確的方式來施用。正義是根據結果來看的。好樹要從有沒有結好果子來看。是實質,而非程序,界定了正義。事情的結果怎麼來看?就看貧窮和受壓迫的人是如何受到影響。

 

在聖經的時代,正義的落實,即便必定不能完全映現這樣的理想,卻也總是體現了契約正義的假定。當犯了錯,一般人會到城門口,在城裡居民參與的「法律集會」場合尋求正義。這個法庭,有時稱之為「復和的機制」,焦點不在於滿足某些抽象的正義概念,而在解決問題。判決在這裡是翻譯作協定(settlement)。結果經常是補償和賠償。本章稍早引用自利未記6章的經文,其特性就在於它要求補償損失,和一些額外的賠償。在出埃及記18章,摩西建立了法官體制。他的目的不在於確定誰贏誰輸,而在於確保「所有人都可以心滿意足地回家」(就是平安,23)

 

經由這樣的強調,償還(shillum)跟賠償(shillem)都源自於相同的字根平安(shalom),一點都不令人奇怪。補償是一種把事情做對的方式。賠償,有時譯作報應,但其實意思是滿足,而非報復,則提供了證成(vindication)。二者都與平安的修復有關。

 

犯行被看作是錯誤的,且干犯了他人,違犯了平安,而正義的過程則涉及協定的過程。這是彌迦書6章的模式。以色列人違犯了上帝旨意,違反了約定。上帝的不滿,是用現今法律訴訟的形式來呈現的。透過先知彌迦,上帝的不滿──以及錯誤所帶來的後果──生動地加以描繪。緊接著是最終的結果。縱使如此,上帝也不放棄。彌迦書7.18彰顯了上帝的正義,「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不追究產業之餘民的過犯呢?他不永遠懷怒,因為他喜愛憐憫。」

 

就如同這個例子,報復是舊約聖經的一個主題。不過,通常上帝的刑罰都出現在平安的脈絡中。不像我們現在這樣,刑罰不代表正義的結束。經常它的目的在修復或粉碎壓迫者的力量,就是證成受壓迫者。這個平安的脈絡是用來限制潛在的應報的。

 

同理,刑罰經常被理解成是在一個友愛的社群的脈絡中施行的。也就是說,刑罰是伴隨著契約的更新。這意味著,刑罰可以被視為是公正的,是應得的。但它保留了最終復和與修復的可能,而不是永遠的排他異化。因而它是修復的,而非毀滅的。刑罰不是目的。平安的概念於是調合了應報正義的施用。

 

聖經的正義絕非針對罪行來進行法院審察,好論罪判刑。相反地,聖經的正義企圖去更正錯誤,找出可以帶來福祉的解決方案。

 

契約法律

聖經正義重實質過於合法性。犯行原初並不是界定為不遵守規則,或不守法。正義也不是對於規則的正確應用。

 

這在我們看來似乎是有問題的。我們傾向於視法律為正義和秩序的最後防線。所以,我們視犯行為違法,視正義依法行政。聖經並不作如是觀。

 

十誡,是聖經律法中最有名的(但未必最具特色),讓我們可以看清律法的本質及功能。我們傾向於用我們自己法律的觀點去詮釋律法,所以我們以為這是命令、禁令,「你必須這樣做,不然的話…。」但這裡律法可以被讀作是對未來的指引。十誡,就像聖經律法,更像是邀請、承諾,「如果你真的按你應該的樣子來過生活,生命就會像是這樣。你不會殺人。你不會偷竊。…」十誡,事實上整個妥拉書,都是要為活在平安中,活在約中,立下典範。

 

十誡因而是依據舊約,生活在平安中的一個典範。如果我們以為那是一組命令,或不可違犯的規則,我們其實是誤解了。那是承諾,是邀請,是一個範例,說明生命應該是怎樣的。

 

如果妥拉書提供了舊約社群的生活模範,登山寶訓則提供了新約生活的模範。如果我們以為它基本上是規則、命令或禁令,再一次,我們誤讀了這裡的教訓。就像妥拉書,這是邀請,是平安的模範。這二者遠非規則,而是對生命應該如何的一種靈視,當我們真的這樣活著,活在平安中。

 

聖經律法於是旨在提供方向,「這是你應該努力的方向」。妥拉書翻譯教導,把故事和指示( “halaka”當行的道)包括進來。依據我們對法律的嚴格性與終極性的理解,以色列人對律法的質疑和辯論,經常令我們感到驚訝。猶有甚者,這些是討論的起點,因為人們理應談論律法。當馬丁.布伯(Martin Buber)用德文來翻譯聖經,稱之為「智慧的指示」,或許掌握了這樣的聖經律法精神。律法立下了指向,從而建立了原則,本意是要讓人來討論的。

 

聖經律法是手段,而非目的自身。最好的法律是不成文法,那是法律最重要的精神,而不是字句。這是妥拉書的初衷,但隨著時間,它越來越嚴格。是這樣的律法主義,這種嚴苛,令基督如此反對。這個觀點有助於說明,為什麼律法的精神而非字句貫穿在舊約聖經中。如同基督在評論安息日時所指明的,律法是為人,人不是為了律法。其目的是「智慧的指示」能夠內化到人心,律法的要旨能夠因而被遵行。

 

聖經包含了許多律法的細節,論及諸多不同的主題。我們嘗試根據自己對法律的看法來理解律法,所以我們把這些詮釋成是法典。事實上,這些許多是在呈現過去的司法判決,提供一個綱要,好讓人可以獲得能夠適用在其他處境的原則。再次,那些是智慧的指引,而非行為的規則。它們提供了原則,可以用來調解紛爭,而不是定罪或論刑的依據。

 

律法原是手段,而非目的。它是獲致平安、打造正確關係的工具。它的特殊目的不在於刑罰,而在於救贖,讓事情可以被導正。

 

古代以色列同時代的人的法典,包括了社群法律和國家法律。最終來說,諸如漢摩拉比法典的法律,就像今天的法典,是非人格性的,建基在國家強制性的權力之上。聖經律法的契約基礎意味著,順從是對上帝解放作為的回應,而不是政府的強制。再者,法律和政治的權威必須臣服於上帝,沒有獨立的依據。法律並不是自律的,無論是法律的制定或施行,都不是國家的核心。雖說以色列採行了某種君主制,法律卻從不是依此而重新導向的,所以法律的施行仍舊是地方法庭和氏族的事務。

 

聖經律法的形式反映出它的契約基礎及對拯救的強調。聖經律法通常始於敘述上帝的作為,再論及人適當的回應。也就是說,律法的陳述通常以所謂「動機子句」作開頭。上帝施行了解放、拯救的作為,因此恰當的回應是如此。舉例來說,申命記論到奴隸的律法,伴隨著這樣的動機子句。

 

         你要記得自己曾在埃及之地為奴,上主你的上帝拯救了你; 因此,我

今日命令你。

 

相同地,十誡緊跟在對上帝解放作為的提醒之後(申命記5.15)。動機子句是許多舊約聖經律法的特性,而保羅在新約聖經中也常使用這相同的「所以」句型。

 

動機子句,「所以」句型,是直接根源自契約的概念,藉由這樣的型式,律法本身成為契約的重新表述。律法是基於上帝拯救解放的作為,是出自於愛而非應得。既然上帝如此對待我們,在此我們應該有所回應。這個型式,於是,是律法在恩典之後。律法的形式陳述的,不單是我們的責任,而是這樣做的理由:上帝拯救的作為。

 

聖經真實的故事,從舊約以至於新約,都是這樣的:上帝從不放棄。很清楚地,我們要效法上帝,成為「完全」:無偏私的愛,不配得的愛、寬恕,與仁慈。

 

「以眼還眼」的用語經常被用來總結聖經律法應報「一報還一報」的特性。不過,這用語在舊約聖經中只出現三次。在新約聖經中,基督特別拒斥了它。「你們聽見有人說『以眼還眼』」,他說,「但我告訴你們,要以善報惡。」他豈不是直接採取與舊約律法相矛盾的立場?

 

「以眼還眼」是比例的律法,旨在限制而非鼓勵報復。事實上,這個法律原則為補償定立基礎,提供比例原則來對治犯行。

 

所以「以眼還眼」的重點不在應報,而在限制與成比例。但不只如此。在契約的脈絡中,強調解放之餘,這個共同的原則也建了平等性。

 

利未記24章是這個用語三次出處之一。理想化的「以眼還眼」原則,有數個不同的版本中。緊跟著之後的,是告訓,要用相同的標準來對待所有人,對外來者及本地人都一樣。外來者經常無依無靠,且受到欺壓。上帝一而再地提醒以色列人,他們曾經做過外來者,是上帝拯救了他們。所以,輪到他們照顧在他們之中的外來者。像「以眼還眼」這樣的指標,於是確立了「所有人都應該獲得相同的對待」的想法。

 

在舊約聖經中,報復的主題存在,並且獲得肯認,但聖經律法旨在設定界限。其中之一便是「應報主義」,比例的原則。另一則是逃城。申命記19章要求建立避難所,那些不小心犯下謀殺罪的人可以逃到那裡,以求保命,直到眾怒平息,協商達成為止。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讓媽媽可依靠

 

文/花蓮監獄劉同學

 

電視裡,正播放反毒宣導影片「逆子」。當主角用針筒把毒品注射入血管中,我看著自己手臂上一條約10公分長的疤,有感而發。「我用青春劃出這條線。」坐在隔壁的同學以為它是被刀割傷的,我告訴他這是注射毒品留下的針孔。它就像毒品在生命中走過的痕跡,依然清晰可見。

 

記得有次回家,洗完澡被媽媽發現了手臂上注射毒品所留下的針孔。她用手摸著它們,問我:「用針這樣戳,你都不會覺得痛嗎?」我低頭不敢看她,從媽媽不捨的語氣中,感受到這一針針都是扎在她的心上,真正感覺會痛的不是我,而是她。

 

入獄六年多來,每一次與母親都是隔著會客窗的玻璃見面。今年母親節,獄中開放懇親,因符合申請條件,媽媽特地從美國回來,那天自己一個人來參加。這些年來,我一直擔心媽媽能不能活到我出獄,好不容易有這個可以面對面的機會,我握著她的手,祈求天父看顧媽媽的平安,也保守我能專心倚靠主耶穌,讓她可以因我的得救,放下為我背負的勞苦重擔,在主裡得享安息。

 

禱告完,媽媽一直握住我的手,撫著手背上那條清楚可見的針痕:「這麼久了,這疤怎麼都不會消?要是信耶穌真可以幫你戒掉它,媽媽也願意陪你一起跟隨祂。」

 

懇親會結束時,我抱了她。這是六年來我一直想做的事,發現這麼多年來,媽媽是用這瘦小的身軀在保護著我。這時她說了一句話:「媽真希望能這樣一直靠著你。」

 

有位同學看見我在懇親時一直握著媽媽的手,說他也很想這樣做,可是又怕被同學笑。我仔細想了他說的話,回答他:「在服刑的日子,是誰在陪我們受苦,是誰在為我們流淚?應當在乎為我們受苦流淚的人,還是在乎那會笑我們的人呢?」

 

片中的主角,出獄後到慈善機構尋求協助,參加志工活動建立新的人生,讓我想到自己還沒出獄,就已得到更生團契許多的幫助,顯明神對自己的厚愛,他們願為主把愛作在我這最小的身上,從沒有因我罪人的身分輕看過我。

 

三年前,在台南監獄更生團契舉辦的活動裡,被他們散發出來的愛感動,受洗信了主。三個月後,申請移監來到花蓮,台南團契輔導我信主的蔡寧雅老師,為我和花蓮區會連絡,請當時的區會主委鮑師母給我協助,因此在新收房,家人還沒有來,主愛之家的鮑牧師就已經先來關心我。他還去探訪為了方便來看我,而從桃園搬來花蓮寄住在姑媽家的父親,這樣的愛對初信主的我實在感到特別。

 

有一次更生雜誌刊出我投稿的文章,陳正修傳道來教區為我進行個別輔導,並轉達了黃明鎮總幹事請他來,在這裡有什麼需要團契幫助的,可以和他連絡。我寫信謝謝黃總幹事對我的關心,沒想到不認識的他,竟和黃師母遠從台北來這裡看我,尤其去年七月,黃總幹事還帶一位由美國回台灣,在沙加緬度大衛市教會的陳逸生牧師一起來花蓮探望,而這位牧師回美國後,還請媽媽住處附近的教會牧師去關懷她的生活。

 

上個月,收到陳牧師的來信,9月份他將前往中國宣教,在信中請我為他禱告。我是個罪犯,而他是神的使者,卻這樣看重我,真叫我感動。

生日時,寫信給那在信仰上,用福音生了我的蔡寧雅老師,謝謝她讓我的生命變得有價值。她在回信中對我說:「我所做的不足掛齒,若對你有幫助,請你也同樣幫助需要的人。」

 

這些人沒有一位是過去認識我的,可是卻都把我當家人一樣愛護,花蓮有位宋素玲傳道甚至天天在禱告中為我守望。

 

當媽媽說她想靠著我時,要靠一個吸毒的人就像靠風,過去的我站都站不穩,用什麼給她靠?

 

感謝主!這些日子,藉著這些人在我身上付出的愛,幫助我重得生命,現在我所做的,都是過去我不能做到的,是信仰讓我在這裡日日更新,過著平安有盼望的生活,也在這和身邊的人分享這生命乃是信主之後的得著。

 

片裡最後,主角的媽媽聽到鄰居稱讚她兒子是浪子回頭的好榜樣,母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時,媽媽為兒子的悔改流下滿足的淚水。

 

相信自己在主耶穌的幫助下,也要帶給媽媽這樣的安慰,用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的靈。」(以賽亞書61:3)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耶穌的話去做

 

文/束克勤(更生團契志工)

 

我們是於 97 年天使樹的關懷活動中,進而接觸到潘姓受刑人的家屬。他犯下弒親的罪,因為向父親要200元買酒,當時中風的父親不給他,他竟然活活打死親生父親。他的小兒子才幼稚園小班,看到爸爸打阿公,跑上去擋爸爸,不許他打阿公,他就把兒子猛抓起來,往阿公的身體砸下,又把他的父親拖進房活活的打死。因他有精神疾病,法官判6年與強制執行3年。

 

我因天使樹活動進而接觸到這個家庭,剛開始只要去看望潘姓受刑人的母親,她總是淚流滿面,讓人看了很心酸,她每個星期一、三、五日要洗腎,並要照顧潘姓受刑人留下的二個兒女,媳婦也早在發生事情之前離婚。接觸潘姓受刑人的母親半年多,我們教會松年團契負責人張傳道與我一同關懷他們,半年後她臉上開始有笑容,她說她要信耶穌,牧師就帶領我們去她的家中除偶像,經過兩、三個月後,她受洗之前對我說了一句話,讓我流下眼淚,她說:「克勤,上帝說要愛世人,要饒恕那些傷害我們的人,一個是我老公,一個是我的兒子,死的放水流,活的才是實在,要信耶穌,就要照祂說的話去做。」

 

我更相信一人信主,全家必定得救!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比恨強大,生命比死亡強大:簡介《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

 

文/陳其信(地方教會牧師)

 

Desmond Tutu, No Future Without Forgiveness (New York: Doubleday, 1999)

漢文版:德斯蒙德‧屠圖,《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江紅譯,台北:左岸,2005

 

 南非共和國憲法法庭法官戈德斯頓(Richard Goldstone)在《回顧過去,展望將來:南非真相與復和委員會的省思》(Looking Back Reaching Forward: Reflections on the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of South Africa)一書的前言如此說:「南非在國際法方面有兩個重要且恆久的貢獻,一則是無法除滅的羞恥,一則是永垂不朽的榮譽」。南非的羞恥,是指白人政府種族隔離政策、制度(Apartheid)的重罪;榮譽,則是指真相與復和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TRC)的設置與運作。戈德斯頓說得是,因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制度惡名昭彰,罪孽深重;南非的真相與復和委員會則是世界歷史的創舉,深獲肯定與讚譽。屠圖所寫的《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可以說就是他對南非的榮譽真相與復和委員會之精神及其運作的敘述。

  

屠圖以描述新南非之序幕來開始他的敘述,就是尼爾森‧曼德拉(Nelson Mandela),這個曾經被南非白人政府污衊詆毀,被當作危險人物而囚禁27年的黑人,經由黑人首次得以參與的投票當選並就任南非總統後,不但沒有報復,更是以博大的胸襟,表現寬恕心懷來推動復和精神的新南非。接著,屠圖指出種族隔離政策對南非人民的傷害,它「既剝奪了實施者的人性,也剝奪了受害者的人性」。新政權的問題不是該不該處理既往歷史的問題,而是「應該如何處理仍歷歷在目的過去」。屠圖指出他們必須面對現實,因為「種族隔離政策、制度的餘毒,還會在今後很長的歲月中」影響南非人民。屠圖也引用南非憲法法院大法官的話說:「真相也有不同的種類,而且並不互相排斥。既有可驗證、可記錄的法醫鑑定的事實性真相,也有『社會性真相,通過交流、討論和激辯達成的經驗真相』」。他說,真相與復和委員會不是要讓過去的事成為過去,而是要徹底解決。南非新政權所採取的方法,既不是紐倫堡的審判,也不是無條件大赦,而是第三條道路。屠圖認為,南非人民之所以能夠走出自己的道路,跟其民族和文化的倫理、精神價值「吾佈恩度」(ubuntu)密切關聯。[在漢文版中,ubuntu被譯為「班圖」。其實,「班圖」(Bantu)是南非黑人之種族的泛稱,也就是說,「班圖」是種族的名稱,ubuntu是班圖人的文化、倫理精神。它的含意很廣,主要是指人的真實本質,即個人是與社群相關聯的,或說,個人的人性是跟他人之人性緊密結合的,個人之福祉、完整,是與社群之福祉、完整密不可分的。所以本人把ubuntu譯作「吾佈恩度」,它是與人分享、共存,與他人休戚與共,是彼此相互尊重、同情的心靈價值] 

 

屠圖在這本書接續的各章中,藉著敘述真相與復和委員會運作過程中所顯露出來的一些事蹟,特別是種族隔離政策、制度下受害者的故事,跟讀者分享南非政府和人民是如何藉著「吾佈恩度」的精神,認定「社會和諧是最大的善行」,並以寬恕的胸襟,建構新南非。當然,基督教信仰也是南非人民之所以能夠實踐寬恕精神的一大主因。幾乎所有黑人社群的領袖都接受基督教會學校的教育,他們坦承,他們之所以願意退讓、寬恕,是基督信仰給他們的影響。屠圖說:「激勵我們的不是政治動機,而是『聖經』的信念。在非正義和壓迫的情況下,《聖經》成了最具顛覆性的書」。

 

事實上,基督信仰對不全是基督徒的委員會也有很大的助益。屠圖在第一次委員會上提議,他們委員需要一次避靜、退修會[漢譯本作「閉門謝客」,沒把屠圖所要表達的宗教意涵翻譯出來],委員也接受了。他們甚至接受屠圖的建議,在會前、會後都有禱告。屠圖把委員會的工作看成「神學」。他說:「在這門神學中,我們不能放棄任何人」。又說,「神學幫助我們真相與復和委員會的人認識到,我們身處一個道德世界,善與惡都是現實,而且關係重大。道德的世界就意味著,儘管有不少現實不盡如人意,但邪惡、不公和壓迫,無論如何不會最終占上風。對我們基督徒來說,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就證明了愛比恨強大、生命比死亡強大.、光明勝過黑暗.....」。屠圖說,南非是一個受害的國家,但更重要的是,它也是一個倖存的國家。政府與人民往前看,重視促進復和的過程,而不讓仇恨的記憶分裂他們。他說:「寬恕不只是利他,而是最好的利己形式。使你失去人性的東西必然使我也失去人性。寬恕使人們堅韌,使他們在經歷種種剝奪其人性的行徑後能夠生存下來並保持自己的人性」。

 

閱讀這本書,你會被每一章中真實的故事所感動,一方面你認識到種族隔離政策、制度的惡毒,以及它所帶來的殘害。誠如另一個主教所說的,「反對種族隔離政策、制度的人,也可能成為自己最為痛恨的那種人。令人悲哀的是,他們常常變得像他們所反對的人那樣殘忍和墮落。受害者往往主觀上接受了統治者強加給他們的定位,甚至開始認為自己大概就是其主子告訴他們的那種人」。另一方面,你會發現,誠如屠圖對那些等待報復的同胞所說的話,他們「必須打破貫穿其歷史的報復與反報復的惡性循環。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放棄報復性的司法,實行復原性(修復性)的司法,昇華到寬恕,因為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寬恕是忘記過去嗎?不!屠圖說:「寬恕不等於縱容以犯下的錯誤,而是意味著認真對待既往,拔除威脅我們生存的毒刺……。寬恕要求我們理解罪犯,設身處地體諒迫使他們犯罪的種種壓力和影響」。

 

《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是一本挑戰我們的認知和良心的書,也是激發我們超越自己的書。較為可惜的是,本書的漢譯本,在陸以正先生的推薦序中,有一些錯誤的資訊,如南非的基督教徒人口、南非聖公會和英國聖公會之關係、屠圖主教的身份等。又,譯者可能對基督教會和聖經較為陌生,有些地方的翻譯未能充分表達作者的原意。以致於他對一些關連於教會的事務的敘述,出現跟事實不符的地方。

 

儘管翻譯有些小問題,我仍極力推薦這本書,特別是台灣社會也在探討轉型正義、廢除死刑、修復式正義等等議題,這本書是深思這些議題的人可以介紹他人閱讀的書籍。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修復式正義祈禱文

 

文/桃樂絲.麥馬洪(Dorothy McRae McMahon)

取自〈醫治的事工〉(Service of Healing)

 

至聖且道成肉身的主

你願讓坐監的得自由

且醫治破碎心靈:

 

我們為我們的弟兄姐妹祈求

他們犯了罪

站在法庭上受審,並且在監獄服刑

 

唯願正義如大水滾滾

公義如江河滔滔

 

我們為我們的弟兄姐妹祈求

他們遭到罪行的傷害

就像許多受害者一樣,他們經歷二度傷害

在我們的犯罪司法體制中

 

唯願正義如大水滾滾

公義如江河滔滔

 

我們為教會祈求

記念在教會歷史上

我們曾既是加害者又是被害者

 

唯願正義如大水滾滾

公義如江河滔滔

 

我們為所有在司法體制中致力於踐行公義的祈求

就是警察、法官、律師、監獄牧師及矯治人員

還有那些假釋及緩刑的官員

 

唯願正義如大水滾滾

公義如江河滔滔

 

我們為我們的鄰舍、社群及整個社會祈求

罪行的後遺症,以及伴隨而生的恐懼

傷害著人,破壞了關係,並且讓人心神不寧

 

唯願正義如大水滾滾

公義如江河滔滔

 

願上主,我們的神,得榮耀

你曾派自己的兒子來到我們當中

承擔人類的痛苦與憂傷

在這一天,願主聆聽我們的祈禱

為在各地有需要的人所作的代求

並在我們的信仰之路上,賜給我們力量。阿們。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報復或修復:佛教對於兩種正義的反思

 

文/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在犯罪學領域提出的「修復式正義」的策略,是相對於過去的「報復式正義」而提出的。佛教的三世因果的信仰,《長阿含.弊宿經》表述為:「有他世、有更生、有惡善報」;「有惡善報」這一命題,似乎隱含著「報復式正義」所採用的邏輯。但是,在《八大人覺經》敘述的覺悟者持守的信念中,又有「等念怨親,不念舊惡,不憎惡人」這一類比較符應於「修復式正義」的觀念。這兩種邏輯在佛教教義中如何思考,是一個可以辨明的課題。

 

 「有善惡報」在佛經中表述為客觀的律則,如《長阿含.弊宿經》說:「諸有殺生.盜竊.邪婬.兩舌.惡口.妄言.綺語.貪取.嫉.邪見者,身壞命終,皆入地獄。」換言之,惡行引致苦報。

  

在佛教的地獄說中,前世加諸別人的種種血腥惡行,會一再地回到自己的身上,直到報盡才能離開。由此可以很清楚地看見,其中的邏輯是報復式的。如《佛說立世阿毗曇論》說,以屠宰、狩獵、劊子手等殺生為業的人,死後生於大巷地獄,不斷經歷被人宰殺的痛苦:「是中罪人,或時仰眠,或時覆眠,或置臼中,鐵杵舂擣。或有罪人,從至頸,分分斬斫。或有罪人,褫皮布地,還割其肉,以積皮上。……乃至惡業受報未盡,求死不得。」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佛說立世阿毗曇論》所說地獄中的第一個「更生地獄」,卻是彼此結怨報復的人投生的。在這個地獄中,一切皆鐵,晝夜燒然。其中的罪人,不但有獄卒不斷的砍殺他們,讓他們痛苦的暫時死去,被獄卒擲去之後,冷風吹之還活;而且這些罪人復活之後,自己的手爪又堅利如劍,與其同類互起怨心,回憶過去的仇怨,又互相砍殺。「是地獄人受如此相害上上品苦,難可堪忍,極堅極強,最為痛辣,乃至惡業受用未盡,求死不得。

  

由此可見,佛教地獄說中呈現的「報復」具有雙重性:一是前生的惡業會以來世的地獄之苦作為報復,二是自己執行報復的卻會受地獄之苦。因此,可以簡要地說,佛教相信「報應」但是不主張「報復」。

  

人與人之間的仇怨相征、矛盾衝突如何化解?《起世因本經》說到帝釋天與阿修羅經常彼此爭,後來帝釋天王向阿修羅王要求比賽智慧來決勝負。阿修羅王的立論是:智者應該好好的打擊愚蠢的人,以結束其愚昧。帝釋天則回應以:「我明見此事不欲共癡同愚者自起瞋智者誰與諍」阿修羅王同意帝釋所說,但是認為智者的忍讓,會被以為是畏懼。帝釋又回應說:忍讓,能夠自己與對方都能離於畏懼,這才是彼此都有利益的作法。愚者只有愚痴之力,智者的忍力才能達到真正的勝利。隨後,他們得到的共識是:帝釋的立論能夠在生死輪迴中,患厭生死,遠離生死,成就正覺,得證涅槃;而阿修羅的立論,只能增進仇怨,長養生死,貪著諸欲,無求寂靜寂滅之行,因此帝釋得勝。

  

在《起世因本經戰品》的這則本生故事,喻示的是,在生死輪迴中,彼此仇怨報復,是愚者相互傷害,以致不斷輪迴受苦報的原因;而不與愚者同一見識,而以忍力謀求彼此皆得利益,乃是離於輪迴之苦的契機。

 

「報復式正義」是客觀的律則,是人應當敬畏,而使自己遠離於惡;以忍讓求自他互利為目標的「修復式正義」,則是智者的抉擇。它事實也是敬畏「報復式正義」這一客觀律則的結果。

 

據聞基督宗教也有「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的教訓。這個意思與佛教的對於「報復或修復」的思維,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類比的。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n 2003 Lacy Jo Miller was kidnapped, brutalized, sexually assaulted, and murdered. She was 20 years old.

 

Victim’s mother Wendy Cohen: Lacy was realistic and funny and shy and not competitive at all. She was very princess-like, very kind and compassionate to other people. Or everybody tell her their problems, she would do very thoughtful things. Like if it were her birthday, she would make me a little special gift. She would have a tea party for her girl friends. She would make name tags. She was just sweet and thoughtful and very strong in her beliefs. She was sweet. I think sweet would be a good description of her.

 

Her Murderer was 23 years old Jason, Who was getting ready to deploy for the army.

 

Victim’s mother: He had guns, and police batons, and all that stuff, handcuffs and everything. And he has the history of behavior where he was bulling people. All he was pretending to be were bills bondsmen and police officers.

 

They found Lacy’s body 10 days after her disappearance.

 

Victims’ mother: I am really good friends of two women from Danvers, who one’s daughter was killed in a combat, and the other one’s son was murdered at the front porch on the graduation night by a random gangster. And we spent a weekend up until the bright morn and to both of them I said, “I do not what to do. I have this opportunity to meet with this family. Do you think I should? ” The one for the daughter of the combat, she said, “I am not allowed to meet the other family by law. I signed the deposition that I will not bother them. I will give up anything to sit down with one of the mothers and find out why.”

 

Wendy & James, the brother, continued to meet. I need him to see that and feel that. I decided to meet them.

 

Victim’s mother Wendy Cohen: I really wanted her to see who he killed. I wanted her to see who he took. She was so valuable to all of us. And I needed her to see that and feel that. Against all opposition from my family, mostly because they did not understand, I decided to meet with them. And we all sat down at my house with his mother, Jason’s mother, his brother, my husband and I. And they were skeptical. We were skeptical. We just hugged and cried, and cried and hugged, and cried some more. And then I just said “what was it like for you?” And then she talked, in my felt, like an exploding, and in her felt, like an imploding. You know we both had the same thing. And she talked about how awful it was, how she just did not understand how she could raise in a Christian home, raise two children, and they turned out to be differently, how she could look at his pictures from he’s a little one, yet she still loved him. She was struggling like I was struggling the way, on the other side of it.

 

Wendy & James, the brother, continued to meet. They now speak to victims, offenders & their families about restorative justice.

 

Victim’s mother Wendy Cohen: For me, the restorative justice is his family has totally validated my lost and helps me healed. And what heals me is knowing that if we work together, we can prevent this from happening to somebody else, or we can help another family who really need to get together like we did, so that they can get healed. Most of it is about answering my question. What happened? How did he go from being in Christian school to murdering my daughter? Somebody draw the line there. Somebody take me through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that the court can not do. They put him in jail. Great! He is in jail, he is not going to hurt everybody else. But how about all of us who were grieving and lost and questioning our faith and all of that? Even for his family too. The same is with them. Some people do not have the money to pay for their therapy. But you know both of you can work together and help each other get through it. It is free and it works. I think the system needs a change. I think this should be offered on every level of crime because I think we will be a better society. We have a punitive justice system. Restorative justice is what we need to have, because restorative includes everyone. Punitive just includes the person who offended. I will tell you what. Restorative justice is not for the weak. It is not for the pansy. It is a tough thing to go through. It is much easier to hate. You close yourself off. It is much easier. This has been a tough project for me to get healed. It destroyed you physically. It destroyed you spiritually. It destroyed you emotionally. The anger and hate ends with the bitterness. And it will kill you and steal you life. The other way, the restorative way, the healing way, it is difficult. But the end reward is peaceful and physically you are healthier, your relationship with your children and your love ones are healthier, you do no lose your marriage. You know, you are able to laugh again, and enjoy your life again, and have hopes again.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