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期焦點

丹尼爾.凡.奈斯  今日救恩己經降臨

霍華德.哲  契約正義:聖經的選項(下)

 

心情小故事

蔡維強  化妝的祝福

陳同學  願作帶領飛雁的鴨子

 

時事評論

吳豪人  「魔鬼的辯護人」與「時代錯誤的人權偏執狂」

         ──安田好弘律師其人其事

 

活動議程:「島弧人權:亞洲人權的理論、實務與歷史國際研討會」

 

跨宗教祈禱文

金光明最勝經

 

特區掃瞄

弘誓佛學院昭慧法師  支持廢除死刑的開示

   

跨宗教視野

溫金柯  為何寬容與如何培養寬容

 

影音重現

Restorative Justice in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Restorative justice program impacts the victims in a much better way than the court system often does. A court system can order someone to pay somebodies back for damage they may have caused to their houses or their properties. Those people get that back, but there is no healing or closure between the victim and the person that did the crime. I believe restorative justice fits for any sort of crime. I have sent anyone from petty offences up to recently sevenary count felony adult crime....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estorative Justice in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I have been along in my police department for almost nine years. When I first heard about restorative justice was a little early of the program. I was a new officer and just out with a Camry ready to hit the ground, protect people, arrest people, sent them all to jail. That was my job. If you violate the law, you go to jail. The first time I did restorative justice, my eyes were kind of open to the process. It really had impact upon me.

 

It was several juveniles about six to eight that had broken into an old chemical factory and had marred marks. As I was working at the night shift, like all the new officers do, I came upon and opened door and I saw bodies running from me. And they ran off into a field. As a new office, I chased. Because that was the sorts we do. At that time that I saw these boys in the field, they were hiding in the tall grass. So I could not see these bodies. I just knew there were six to eight, to me, bad guys out in the field. And the dogs were coming. My gun was out ready for someone to jump up trying to do something to me. At that point, someone could have got severely injured either by me with my gun, or by any others using force, or with the dogs biting them. Eventually, I had them all stand up and give up. Then I realized “oh, my gosh, here I am out with 10-13 year old boys. Gosh, they’ve all committed felonies. They’ve all committed burglary for what they did inside of the building.” And I thought, “Oh, my gosh, they are only 10 to 13. I do not want to start these guys with the felony criminal records.” So I thought of in my mind the restorative justice program. So I put them through the process. And that is what opened my eyes to what the program was like.

 

At that time, the schedule for what we had was we called “the circle process”. At that point, I was like “Circle process! What is that exactly means? Is that meant we are going get in a circle and we hug each other? I am not good with that. I am a police office.” So I went to the circle process. I was expecting pretty much that I would sit there, I would be the kind of hard line cop, and said that “you boys are bad. And you did the bad things. I am cutting you a break by sending you here to this circle process saving you.” But it did not turn out to be that way at all. It was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what I expected. During the circle, when I had my time to speak, I kind of surprised myself, because I was not in that authoritative role. It was more educating the kids and, to a great degree, their parents, because their parents were there also. These boys could have got severely injured inside the building, because it was a chemical factory. They actually made gold plate components for the air space in this district. So during that, they had large base of hydrochloric gas inside. So the building was basically a biohazard building. Once I explained that bad things could have happened, the parents were in tears and actually thanking us for turning out the way it did and not the terrible way it could have. It made a major impact upon everybody.

 

I came to see the restorative justice process as a very positive thing that I could use. Especially when I got on and on in my career, I started to see people I arrested were the same people over and over again to a point that you started to know their names. The people that I dealt with restorative justice I would not see them again. Or if I did, it was more like driving by away. But I start to see it more as a tool to help the people that needed help. Cause they essentially just needed education. They needed to see how what they did affect more than “I broke the law. I got probation”. You know, they go into the court system, they have to plead a deal, or they go through the trial. If they have found guilty, or they plead guilty to the charge, then a lot of time they go into the probation. They go through the probation process, and they have community services. Once they satisfy that, satisfy the terms, their probation would be done. In the restorative justice, they still have the process they will have to go through. It is the process that can take several months. After the circle, we determine what is going to make this right. Everybody in the circle, everybody was affected by it says how we are going to make it right. And we come to an agreement with that subject in there, “ok, this is what you have to do.” So they do have the process. Say that same kid who did the graffiti may go out and clean up the park, taking active roles actually, instead of destroying the community. He realizes that I can make my community better. But because he is going into that, while he may have few hours spending in the park. Not that this is my punishment. It is more of “I did something wrong. I now understand it is not just the wall. But it was the community affected. And there were people involved. I am going to get back. I am going to make it better.” In restorative justice, people have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what they did. To even be considered for the process, they have to admit and take the responsibility for it. “Yes, that is me who did that.” Then the officer can determine “ok, taking ownership of what they did immediately, so now we can take them into the next step and put them through the process.” So in the normal situation of law enforcement, when someone did something and I am going to charge them, often time they won’t take any sort of ownership for it. Because when they do it, they are admitting that they did something wrong and they know they are going to be put through a court process.

 

Restorative justice program impacts the victims in a much better way than the court system often does. A court system can order someone to pay somebodies back for damage they may have caused to their houses or their properties. Those people get that back, but there is no healing or closure between the victim and the person that did the crime.

 

I believe restorative justice fits for any sort of crime. I have sent anyone from petty offences up to recently sevenary count felony adult crime.

 

This year I have a crime with someone committed several counts felony prescription fraud. I was hard on the case to find that persons, locate them, identify them, and arrest them on felonies, and sent them to jail for what they have done. After working my case, finding my suspect, and meeting with my suspect, I realize that this is not that hard core drug addicted person who needs to go to jail. It was a mother who was a choir instructor full time, who had children, who had a very supportive family around her, from her husband to her in-laws. And I realize “oh, my gosh, I don’t want to assist this person and destroy her own life with the felony. Several felonies.”

 

Knowing that there is restorative justice available, it gives you more options. It helps you to look at the people to say “This is a serious crime. Are you a serious criminal? Well, then may be it might not work for you. Or this is a serious crime. But I do not think you are a serious criminal. Then it is definitely the program you would send the people through.”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is needed. It does work. But in order to reduce crime overall, I believe, stay awhile, we need to increase our use of restorative justice, because of the impact that it makes, while I believe the future criminals it takes out of the system.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救恩己經降臨

 

文/丹尼爾.凡.奈斯(Daniel W. Van Ness,Exec Dir, PFI Centre for Justice and Reconciliation at Prison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

譯/陳文珊(玉山神學院助理教授)

 

 

「耶穌進耶利哥城,正要從那城經過。當地有一個稅務長,名叫撒該,是個很有錢的人。撒該很想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一個人,可是他身材矮小,在人群中無法看到耶穌。於是他跑在大家前頭,爬上一棵桑樹,要看看耶穌,因為耶穌就要從這條路經過。耶穌走到那地方,抬頭看撒該,對他說:『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須住在你家裏。』撒該急忙下來,非常高興地接待耶穌。大家看見都埋怨說:『這個人居然到罪人家裏作客!』撒該站起來對主說:『主啊,我要把我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如果我欺詐過誰,我就還他四倍。』耶穌對他說:『今天救恩來到這一家了,因為這個人同樣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人子來是要尋找和拯救迷失的人。』」(路加福音19.1-10)

 

 

今天所讀的經文提到的故事很短。只有四行對話,三個不同的聲音。先是耶穌,之後是群眾,再來是撒該,最後是耶穌再次說話。這些被記載下來的對話,很可能是一個較長對話的摘要。但也很可能,全部的對話內容就是這樣,這些陳述,以令人驚奇的方式,提到所有令人們謹記在心的事。就像五餅二魚的奇蹟,一點點的食物可以餵飽數千人,在當時,這四行經文可能承載著豐富的意涵。我們不能確知這點,當然,而這也並不重要。我們能夠確知的是,許多背後的前因後果,藉由一個非常短的事件,揭露出來。

 

耶穌首先說,「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須住在你家裏。」在這裡耶穌主動使得這場相遇得以發生。撒該是個非常有錢的稅吏。他是稅吏頭,這意味著他手下有人幫忙他工作。對於那個時候的稅吏,有件事我們很清楚,就是他們非常腐敗。路加早先這樣寫道,當稅吏問施洗約翰他們要做什麼才能悔改,約翰的回應是,「別再積聚更多的錢財」。我們知道,撒該與他們沒有什麼二樣,因為他後來表示自己願意把欺詐的錢財以四倍償還給他人。

 

耶穌來找這個白領階級的經濟罪犯,這個犯罪體制的頭頭,說了二件事。首先,「撒該,快下來!」耶穌讓撒該可以加入群眾當中,他讓罪犯可以同他的受害者在一起。這是重要的第一步,因為他們己經習慣彼此區隔。群眾沒有時間理會撒該,也沒有興趣讓他加入他們。事實上,他們頗具敵意,不願意讓他經過來看耶穌(他太矮,無法在萬頭鑽動中看見耶穌的身影)。而且撒該自己也避開群眾。當耶穌走在耶利哥城中,撒該待在高處,安全地待在桑樹枝上。耶穌做的一件事就是讓兩造可以共處。

 

之後他說了件讓人完全出乎意料的事,「今天我必須住在你家裏。」我們可以想像群眾是何等的驚訝。這個「聖人」願意接受罪人的招待?不可置信!從這個令人吃驚的要求展開了一場對話,最終帶來了救贖。

 

幾幾乎就是在這個時候,耶穌退到後面,讓其他人說話。就像是一位優秀的「犯罪被害者與加害者調解會」(victim-offender mediation)的調解員,或是其他修復式正義的輔導者一樣,他沒有離開,他就待在那裡,聆聽且觀察。誰會第一個開口說話?

 

是群眾在那裡抱怨說,「這個人居然到罪人家裏作客!」我們可以從這些話聽出深深的痛苦與失望。耶穌所做的,太令他們失望。這件事完全背叛了他們對耶穌的期待與盼望。

 

讀聖經故事的問題之一是,這些故事太過熟悉,我們無法去體會當時人們的感受。我記得,在我兒子四歲時,曾經告訴過他這個故事。在他心目中,撒該是這個故事的英雄,畢竟,他後來改變了。他以為,群眾不該對耶穌失望,反而該為撒該高興。

 

我試著幫助他理解群眾的感受,「假如有人來跟你玩,每次來,就偷一件你喜愛的玩具。這件事是不對的,不是嗎?你會感覺不好受。假設有一天耶穌來我們家,剛好你和小朋友正在玩,耶穌告訴那個偷你玩具的小朋友,『嗨,我們離開一下,一起去吃些點心!』」

 

突然間,就正當我告訴他這個故事時,我很氣耶穌。他怎麼可以站在那個傷害我兒子的人那一邊!為什麼他讓那個犯罪的孩子,而不是我的孩子麥可,去吃點心!我感到很失望。於是,我多少了解群眾的感受,他們大失所望地抱怨耶穌,「這個人居然到罪人家裏作客!」

 

從這些話,我們聽到痛苦。我們正在聆聽故事,受害者的故事。彷彿群眾中每個曾經受撒該或者他的手下欺負的人,都有了機會訴說他們的故事。…

 

耶穌有某種本事,可以讓人們去訴說他們的故事。耶穌善於聆聽並且同人們交談。記得他怎樣責備門徒們拒絕讓小孩子來看耶穌?記得他怎樣告訴忙著準備餐點的馬大,坐在耶穌旁邊同他交談的、她的姐妹馬利亞己經選擇了上好的福份?耶穌喜歡對話,他似乎是個好的聆聽者。

 

很可惜,今天耶穌的跟隨者在這方面跟他很不相似。我們自稱為是基督徒的人需要學習懂得如何聆聽受害者的故事,把他們所說的,真正聽進去。

 

但耶穌並不是惟一在那裡聆聽的人。撒該也在聽。輪到他說話了,「主啊,我要把我財產的一半分給窮人;如果我欺詐過誰,我就還他四倍。」這是一個被定罪的人。他在面對他過去的所做所為,正學著負起責任,要去更正過去的錯誤。

 

在被控訴做錯事時,我們自然的反應是為自己辯護。我們儘可能讓自己好看些,編排對自己有利的論點。刑事司法體制的辯護特性也鼓勵這一點。它是根據這樣的前提,真理會越辯越明。這可能行得通的時候居多,但不幸的後果是,它鼓勵了文過飾非的自然罪性。所以罪犯矢口否認,從被逮捕,到偵察,到開庭審理,甚至到判刑,乃至於上訴期間,都是如此。等到在法律策略運用上再沒有必要去說謊,謊言己經這麼的根深蒂固,真相己經不復被認知。

 

無庸置疑,撒該這些年來很會自我辯解。但這天他不再辯解而是傾聽。耶穌的出現使得他承認過去的犯行。他體認到,真相不是有待他人去發現、證明的,真相是自己要去確認並且揭露的。

 

隨著真相而來的,是責任。面對自己的行為對他人的生命所造成的影響的責任。更正錯誤的責任。

 

被定罪的他答應做二件事。首先,將自己財產的一半送給窮人。這是一種社區服務,確認他對耶利哥城及整個稅區造成了不可見的傷害。其次,他答應要賠償那些遭欺騙的人四倍的金額。這是罰金。罰金是希伯來律法中最基本的正義原則。如果你造成傷害,正義要求你把事情做對。撒該承諾這樣做。

 

這使得我們來到這場簡短對話的最後一句話。耶穌說話了。他讓這場對遇成為可能,並且藉著他的在場引導雙方的互動,朝向具救贖性的結果來發展。他指出,「今天救恩來到這一家了,因為這個人同樣是亞伯拉罕的子孫。」我們可以看出,耶穌很高興。

 

現在我們知道,耶穌為什麼一開始會停下來和撒該說話。他希望用拯救來化解衝突。對這個富有的罪犯來說,沒有廉價的恩典,只有真正的悔改和轉變。不單是要處罰罪犯,更是要修復社區的平和,因為「這個人同樣是亞伯拉罕的子孫。」沒錯,撒該一直是猶太人,但他也是與羅馬政府合作,濫用權力、魚肉同胞的人。他的行為曾使得他自外於社群,如今,耶穌指出,他的行為讓他重返社群。「今天救恩來到這一家了」,救恩也來到了這個社群。

 

救贖降臨,我們可以想像大家會如何慶祝這件事。但「今天」之後還有「明天」。故事停留在這裡,但生命不會停止在這裡。對故事每個參與者來說,生命會持續下去。想想這件事。隔天,撒該必須列出他的受害者名單,開始清算資產好還債務。他得開始拜訪人們,計算他們的損失,並且還他們錢。他得學會節儉度日。他改變他收稅的作法,他手下的人也得如此。

 

隔天,群眾得決定要怎麼對待撒該。他們接下來會不會有勇氣,採取步驟,來重建富建設性的關係?或者,他們會持續活在敵意中?他們必須決定,並且根據自己的決定來行動。

 

隔天,耶穌己經離開了耶利哥。他前往耶路撒冷,準備赴死。距離他站在桑樹下不到一週的時間,他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耶穌不單使得罪犯同受害者和解。耶穌更讓罪人與上帝復和。「人子來是要尋找和拯救迷失的人。」……

 

「今日救贖己經降臨。」這是事實的陳述,也是信仰的陳述。它是事實,因為耶穌這樣說了。它是信仰,因為我們並不真的知道,直到我們親眼看到明天所將發生的事。不論如何,我們知道耶穌與我們同在。他的同在迫使我們去面對我們希望可以躲開的事,幫助我們說出過去我們一直獨自承受的事,帶領我們經歷衝突、痛苦與失落,進入轉變和救贖。

 

「人子來是要尋找和拯救迷失的人。」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契約正義:聖經的選項(下)

 

文/霍華德.哲(法學教授,有修復式正義教父之稱)

譯/陳文珊(玉山神學院助理教授)

 

 

聖經的典範

所有這些都指出,聖經正義的典範,包括舊約聖經的正義,都不是建基在應報。重點不在「以眼還眼」,而在動機子句。上帝對於犯行的回應,是我們的圭臬。

 

 

面對犯罪,用人的字眼去描繪的話,上帝是生氣的(angry),滿是烈怒(wrath)。譯作生氣和烈怒的字根(aph, anaph, maqam)有極為生動的意涵,包括熱氣、哼聲,以及深呼吸。上帝生氣了,而且有時被認為即將要施以刑罰。

 

這裡,再一次,我們要小心翻譯的問題。希伯來文的學生表示,數個字根經常被譯作應報與刑罰,但卻可能意味著限制、教導,以及導正。刑罰的概念可能是有出現,但通常有著不同的言外之意,這與英文的理解不同。猶有甚者,保羅在羅馬書12.19提醒我們,用聖經的話來說,刑罰在乎上帝,不在於我們。

 

這些言外之意幫助我們去理解,為什麼作為一個刑罰者的上帝,以及一個慢慢發怒而且滿有豐盛的慈愛的上帝,在敘述上看似有所衝突(出埃及記34.6,以及民數記14.8)。上帝刑罰,但上帝也是信實的。以色列人不斷做錯事,讓上帝生氣,但上帝並沒有放棄。換句話說,上帝從發烈怒,轉向修復。應報次於平安,調和並限制了應報正義。

 

上帝正義的特性戲劇性地顯示在諸如利未記26章及申命記4章的經文中。對於犯行所帶來的可怕結果,以色列人有了非常生動的描繪。可怕的事情會發生。但經文的終了,卻承諾上帝不會放棄。上帝不會毀滅他們。上帝是信實的且有豐富的慈愛。

 

在新約聖經中,基督的重心更清楚地放在用修復來回應犯行。這與舊約聖經的指引沒有決裂,並沒有拒絕舊約聖經的主要意旨。相反地,對正義持續性的轉變過程,提供了透徹的理解。

 

聖經始於謀殺的故事。聖經在此確認,不受限制的報復是人通常的作法。創世記4章描繪「拉麥的法則」是七十個七次,幾乎沒完沒了。

 

但很快地,報復受到了限制。在該隱的故事中,第一樁謀殺案,死刑這個通常的作法並沒有付諸實現。而且,在利未記,我們發現「以眼還眼 」這個限制性的比例原則。

 

還有另一個限制:愛你的仇敵。不要向你的弟兄或姐妹報復。范.瑞得柯(Vern Redekop)對利未記19.17-18的翻譯很有幫助,

 

不要讓你的心裡充滿對你弟兄或姐妹的仇恨。去找他或她說清楚 不要

讓你自己做出錯誤的行為(犯罪)。不要報復。不要一直對人生氣。愛你的鄰舍如同你自己。我是你的上帝。

 

平安是可能的,只有當我們追求彼此的福祉,即便是在面對犯行時。

 

基督延續這個主題,深化且拓展了它的運用。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指出,我們的鄰舍並不限於我們同類的人。我們對自己族群之外的人也有責任。事實上,即便是對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我們也要行善。而不是拉麥的法則,永無止境的報復。相反地,是無限制地去愛。或許,基督要求寬恕七十個七次,這個幾乎無法想像的數目,並不是偶然的。從無限的應報到無限的愛──我們繞了好大一圈。

 

不看應不應得,但要拯救人免於壓迫的上帝,烈怒是一時的,但慈愛卻永遠(用申命記的詩的用語來說,「直到萬代」)。我們被要求去效法的,是上帝無限的愛,而不是上帝的烈怒。動機子句也是模範子句。

 

動機子句,而不是「應報」,把握了契約正義的本質。修復,而非報應,才是典範。

 

在第二章,我描繪了我們目前的應報正義模式所依據的數個假定。這些如何與聖經的指標相較?以下的圖表比較了聖經以及當前有關於正義的假定。

聖經和現代正義觀的比較

 

 

當代正義   

 

 

聖經正義 

 

1正義分成不同領域,有不同的規則

1正義視為整體

2正義的施行是探究罪責

2正義的施行在尋求解決問題 

3正義的測試,依據程序規則      

3正義是根據結果、實質來看 

4聚焦在施以痛苦

4聚焦在更正 

5刑罰作為目的 

5在拯救和平安的脈絡施以刑罰

6根據應得來獎懲

6正義建基於需要,非應得

7正義與仁慈       

7正義基於仁慈和愛 

8正義宣稱中立,人人平等           

8正義既講求公正,也有立場

9正義旨在維持現況  

9正義是積極進步的,尋求改變現狀

10焦點放在罪與抽象原則

10焦點放在所造成的傷害

11錯誤是違犯法規     

11錯誤是對人、關係和平安的違犯

12罪是不可原諒的

12罪是可原諒的,但責任仍舊存在

13把罪犯和他人區別開來

13體認到我們都是罪人

14個人負擔完全責任,社會及政治的脈絡無關重要 

14個人有責任,但是在一個整體的處境中

15行為是自由的抉擇

15行為出於選擇,且體認到邪惡勢力的存在

16法律旨在禁止 

16法律是「智慧的指標」,教師,討論要點

17注重法律的字意

17以法律的精神為最重要

18國家是受害者 

18人們、平安受到侵害

19正義在區分好人壞人

19正義目的在使人合一

我們的司法正義體制基本上是要論罪的體制。結果是,它聚焦在過去。聖經的正義首先要解決問題,要找出解決方案,要把事情做對,看的是未來。

 

今天的正義要給每個人他或她的應得,確定人們都得到自己該當得到的。聖經的正義則根據需要來回應,以善來報惡。聖經正義這樣做,是因為沒有平安,而不是因為正義是應得的。

 

在罪行犯下之後,我們首先──通常也是唯一的做法,就是藉由施以痛苦來刑罰。一旦這樣行了,正義的過程就結束了。根據契約正義,即便有刑罰,它也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最終要達到修復。聖經正義最初的目的是要把事情做對,要帶來平安,藉由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今天是否正義往往看正確的程序有沒有被遵循。聖經的正義則是根據實質的結果來看。結果是不是有讓事情得以導正?對那些貧窮、最沒有權力的,最「不值得的」人來說,事情有沒有做對了?聖經正義聚焦在正確的關係,而不是正確的規則。

 

我們的法律體制把犯行界定為違犯規則或法律。我們視國家為受害者。但是,用聖經的話來說,犯行並不是違犯法律,而是違犯了正確的關係。人們和關係,而不是法律或政府或道德規則,才是受害者。

 

聖經正義的假定,因而,與我們的並不相同。但聖經對當代正義觀的批判遠超過我在第二章所列的。聖經正義不允許我們把犯罪問題同貧窮和權力問題區分開來看。正義是一個整體。它不能是片斷。那些犯下商業詐欺,或造成環境污染,以致於使得他人受到傷害的企業,必須為他們所做的負起責任,就像那些犯了謀殺罪的個人一樣。況且,犯罪的社會脈絡也必須考慮進去。一個人不能把犯罪的行為或行為者,同他們背後的社會處境,區別開來看。不管是哪種不公義的法律,都心須受到挑戰。

 

當代的正義要的是中立而無偏私。它企圖對待所有人都一樣。它認為自身的重點是在維持社會秩序。因為如此,而且因為它把司法正義與社會正義分別來看,它所要維持的社會秩序是既有的秩序,是現狀。經常,當前的法律代表著保守的勢力。另一方面,聖經正義則是積極的、進步的力量,要改變既有秩序,朝向更公義的社會。在這樣做的同時,它特別看顧貧窮人和弱勢者。

 

當代的正義以國家和其強制力為中心,作為法律的資源、守護者和執行者。聖經正義則以人們和關係為中心,主張法律和政府都必須臣服於上帝。

 

聖經正義,於是提供了一個不同的典範,批判並挑戰我們以國家為中心,應報式的進路。

 

歷史的捷徑

與一般的看法相反,聖經正義原本是修復式的,而遠非應報的。如果這是真的,這樣的誤解是如何產生的?修復式的主題如何會被應報淹沒?

 

有些人主張,這樣的誤解是所謂「抄歷史捷徑」的結果,根源自將聖經與希臘羅馬的觀念相混合。諸如應報法律的概念,在契約與平安的脈絡中本具有特殊的意義,卻被抽離其脈絡,移植到更具刑罰意味的、抽象的希臘羅馬哲學中。報復的觀念和刑罰失去平安的基礎,不再具有修復的脈絡或目的,自己本身反倒變成目的。希臘羅馬對抽象原則和理想的興趣,導致對正義和應得概念的抽象化,這是與聖經的精神相左的。就這樣,失去了乃至於曲解了原初的焦點,只有舊的形式被保留下來。結果便是,新的混種的觀點看起來有聖經的依據。

 

這麼一來,人們開始從這個視鏡去回顧聖經,用這種觀點去詮釋並翻譯聖經。從應報的思維出發,強調嚴格的法律、罪、刑罰和譴責,很容易便會發現聖經包含這些主題。同時,很容易去忽略更大且更重要的、有關於修復的故事。

 

我們對救贖,這個聖經主要故事,的理解,剛好可以突顯這點。培瑞.猶達曾說明,聖經本身並沒有提供任何有關於基督的死可以帶來救贖的既定理論。相反,它提供一系列的意象、隱喻和洞見,神學家使用這些來建構出諸多不同的解釋。

 

對許多人來說,主要的問題是,為什麼基督會死,為什麼一個人的死可以補贖多人的罪愆。那些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所發展出來的諸多理論,嘗試用羅馬法律的觀點來詮釋其餘的聖經。

 

舉例來說,有些救贖的理論把上帝看作需要去取悅的、忿怒的法官。人是有罪的罪人,干犯了上帝。既然刑罰是常規,而且也沒有辦法賠償,他們便該受審判。上帝不會這麼簡單就原諒,這代表刑罰正義的落空。債務既欠下,耶穌把自己當作抵押品。這個進路的脈絡,於是,很明顯是報復的,而非平安的正義。

 

通常對羅馬書5.1-11的翻譯和使用展現了這樣的觀點。這處經文的起頭是關於和平與正義,但神學訓練和翻譯模糊了這個面向。它通常被翻譯為「因此,我們既因信稱義,便與上帝和好。」許多新教徒把重點放在稱義上,解釋這是上帝宣稱我們是無罪的作為,既便事實並非如此。司法的程序,法律的神話,成為救贖論的中心,它需要上帝而非我們的作為。路易士.巴瑞(Louis Barret)指出,這處經文更可靠的翻譯是「因此,我們既靠著信(或信實)進入正確的關係…。」保羅所使用的舊約聖經的基礎是契約正義。根據這樣的亮光,救贖論有了新的面向。

 

以平安為基石,呈現出不同的救贖論,使得基督的生平、死亡與更大範圍的聖經歷史更為和諧一致。基督的一生,在使人可以得到平安,可以進入上帝國。這使得他與既有的權威相衝突,造成了他的受死。但基督復活升天,成了一個記號,象徵受苦的愛可以勝過邪惡,善最終能夠得勝。基督的生平提供了平安生活的模範。他的死與復活預示了未來的解放,成為平安的記號。

 

從舊約犧牲的象徵主義,新約獲得了證成。契約正義的特性是,上帝寬恕──不是因為我們賺來,或應得──而是因為上帝愛我們。罪惡可以抹消。

 

聖經的要旨是報復或修復不是無關緊要的議題。問題在於我們對於上帝本性以及上帝在歷史中的作為的理解。這不是基督徒可以迴避的議題。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化妝的祝福                             

 

文/蔡維強(更生人)

 

 談到「監獄」,很多人對它不懷好感,心存恐懼,也許有人說:「一個人若被判刑入獄,就是人生的不幸與惡夢的開始。」但是,在這裡我要告訴大家:「即使入獄服刑是苦難與惡夢的開始,但卻是  神對我化妝的祝福。」上帝雖然為我關了一道門,卻也用祂「奇妙的雙手」另外為我開了一扇窗。哈利路亞!

  

我在成長的過程中,認識了很多不良的青少年,也犯了很多的錯誤,不但常常惹事生非,思想和世界價值觀也受到嚴重的扭曲。14 年前,我正式開始黑社會的生涯,那時候,我剛從軍中退伍不久,就夥同友人共同犯下一宗擄人勒贖的綁架案件,雖然過程一切順利,我們也僥倖的,很快就拿到數百萬的贖金。可是過沒多久,我的同伴卻被捕了。同伴被捕,我不但沒有檢討自己的行為,反而暗自慶幸自己沒有被抓到,同時也決定繼續逃亡。然而,錢來的快,用的更快。很快的那數百萬就被我們揮霍掉了。有了一次經驗,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為了繼續存活下去,我決定越作越大,刑事和警察對我來講,沒有任何威嚇作用。兩個月後,我又犯下了另外一宗綁架富商的案件,逃亡了四個多月後,我被捕入獄,上帝「管教的杖」終於臨到我身上。

 

 在那個年代,擄人勒贖是唯一的死刑。記得被捕的那一天,我心中自忖:「我的人生大概就這樣完蛋了!」果然,很快的兩個月後某一天,我就收到「死刑」的判決書了。那天晚上,我的心情非常複雜,我知道自己沒有明天,死刑是自己犯罪的結局。我開始回想自己過去種種的不是,想到年邁的母親,這時候一定是流著眼淚在為我禱告;想到不久的將來,可憐的老母親可能要面對喪子的劇痛,我心裡也有些許的難過與憂傷,淚水也不知不覺從眼角悄悄的滴了下來。

 

 等待死亡的日子,每天都是如此漫長。我每天都在想,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沒有將來,也沒有目標,人生有什麼意義?最後我告訴自己:「反正不能活下去,想那麼多幹什麼?」感謝讚美  神,「人的盡頭,是神的開始。」神的計畫是非常奇妙的,雖然我放棄了自己,神卻沒有離棄我,在苦難的背後,隱藏了上帝極深的祝福。每次帶著手銬、腳鍊,拖著沉重的腳步去會客接見親友,這對被判死刑的我,實在是一件非常痛苦的折磨。然而,神卻藉著這樣的苦難,挪去我的剛硬、自尊與驕傲,使我開始經歷一連串奇妙的改變。每次我隔著厚厚冰涼的玻璃窗,看見我的母親和我的妹妹,總是淚流滿面為我能「認罪悔改」禱告時,我的心就像被無數的針扎到一般的痛。就在這種剛硬與痛苦的交戰之中,我曾經在無數個夜晚,心中吶喊:「上帝啊!如果你是一位真神的話,請你告訴我,我要怎麼走?」

 

 有一天下午,更生團契的黃明鎮總幹事來看我,當時我並不認識他。他突然來造訪,加上當時天氣又很熱,我脾氣火大又暴躁,就很不客氣對他說:「我又不認識你,你來看我做什麼?你走!我不用你來看我!」然而,儘管我不識好歹的拒絕黃總幹事的好意,他不但沒有生氣,仍然很慈愛、很溫柔的笑著對我說:「你認不認識我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耶穌祂愛你,我也愛你。」這句話聽在我耳裡,當下,我整個人楞住了,感覺又羞又慚。黃總幹事又繼續不斷,溫柔向我訴說耶穌是怎樣為我們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被埋葬,三天後復活得勝的一連串經歷。那一次,是我第一次用心去傾聽有關耶穌的事蹟,也第一次體會耶穌是那樣的溫柔、慈悲、信實和良善。黃牧師愈說,我的臉就越發燙,相形之下,我羞愧的不得了,眼淚就這樣慢慢的從眼角滑落下來。然後,黃牧師按著心中的感動,對我說:「蔡維強!我可不可以邀請你做個決志禱告?」我「嗯」了一聲點頭同意。然後黃總幹事帶領我,作了一個很簡短的禱告。

 

 

 那天回舍房後,我想了很多事情。我問自己:是不是應該像黃總幹事建議的那樣,每天撥出一段時間來讀經禱告,真正的來認識這位上帝?後來我就在地板上跪下來,向上帝禱告說:「上帝啊!請祢赦免我的罪,因為以前我是浪子,我犯了很多很多的錯,我自己也數不清,我只能求祢赦免我的罪,幫助我藉著祢的話,能全心尋求與祢和好的道路。阿們!」很奇妙的是,當我做完這個禱告的時候,心裡突然覺得好平靜,那一晚是我入獄以來,睡的最好的一晚。感謝主!

 

  

有一首詩歌的歌詞這樣寫著:「不要想天色常晴朗,有時遇狂風巨浪...」接受基督信仰以後,我的問題仍然還在,官司也未見好轉,從桃園看守所到台北看守所,前後經歷五次「上訴駁回」又「上訴駁回」的「死刑」判決,這是上帝對我信心的試煉。當一個死刑犯,在接到明信片時,手是發抖的,因為他不是像賭博時,牌不好可以重新發牌,它上面只有四個字,就是「上訴駁回」,很可能是一星期後,凌晨四點兩聲槍聲就可以結束生命了。被判死刑那段日子,更生團契的弟兄姊妹,不斷的向我傳遞耶穌的福音信息,又有一位熱心的徐阿姨,她持續默默的和看守所的死刑犯通信八年,信紙都是用她幫人帶小孩微薄的薪水買的,不夠的她再去撿人家資源回收的廢紙,黏貼後再剪些經句貼上去。她就這樣不厭其煩的寫,也感動了很多浪子的心。有一天,竹聯幫的冷面殺手劉煥榮問我:「你認不認識徐阿姨?」我說:「知道啊!她都有寫信給我們。」劉煥榮就說:「很奇怪,我也收到她的信,我看了滿感動的」。我很感謝神,那一陣子,就是有這些主內的弟兄姊妹的付出,讓很多人在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時,都留下相當美好的見證。

 

  

我曾經看過綁架新光集團吳東亮的主謀胡關寶,他也是透過更生團契,傳遞福音信息給他而信主,後來雖然在執行槍決時,他有面對一些軟弱,但是他也留下一些美好的見證。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很感謝許多主內的弟兄姊妹和我的家人,他們不斷的靠著禱告仰望神,將我交託在主手中。後來在81年時,我從最高法院直接改判無期徒刑,那一天,帶了兩年多的腳銬被解開後,剎那間,我不知道如何走路了。我流著眼淚感謝神,我說:「主啊!謝謝祢,重新給我一個機會。」當時我知道往後的路比死刑更難走,因為無期徒刑至少要關十四年才能出獄,我知道若不是靠著信仰和家人的支持,我很難走這一條路。感謝主,祂真的是奇妙的主,祂就這樣一步一步的帶領我,為我開路。

 

  

我高中讀了三、四間,不是被開除就是被勒令退學,感謝主,神為我預備了宏德補校,在那裡完成了三年的學業。使我經歷「在人所不能,在神凡事都能」這樣寶貴的應許。當我第一次打報告說我想讀高中時,礙於當時獄方的規定,無期徒刑的受刑人,只能從國中讀起,想唸高中門都沒有。長官對我說:「你在開玩笑。」由於我堅持說:「我真的想讀」。後來長官雖收了我的報告,最後還是被退回,因為沒有前例可循。雖然這樣,我仍不灰心,繼續為能讀高中禱告,求神為我開路。事隔一年後,我再打報告,感謝主,神感動了長官的主管,他就願意讓我和其他幾個無期徒刑的同學試著去讀高中補校。我們也很珍惜這樣的機會,漸漸的不知不覺也讀出興趣來。在主的帶領下,三年的時光很快的過去了,我在台北監獄前後待了六年的時間,然後在主的帶領下,我移監到花蓮監獄,在那邊神又為我開了奇妙的道路。有一天,我看到公告欄貼著「國立空中大學招生」的簡章,當時我很好奇,就打報告向教誨師索取一份簡章,我就很用心的逐字看完,我發現自己符合資格。於是我鼓起勇氣打報告說我想唸空大,這次長官沒有說我開玩笑,他問我:「你真的想唸嗎?」我說:「是。」他說:「好!我會審核看看」。感謝主!因為我和幾位弟兄的資料記錄很壞,被列為備取三、備取四。感謝主恩待我們,讓我們這些備取的仍然有機會到嘉義監獄讀空大。剛到鹿草監獄時,由於氣候悶熱難熬,我竟像當年在曠野埋怨上帝的以色列民一樣,常常抱怨說:「上帝啊!祢為什麼把我帶來嘉義這鳥不生蛋,又那麼熱的地方呢?」現在回想起來,真的是太幼稚了,其實那是神奇妙的安排。如果沒有到鹿草監獄修空大的學業,就沒有機會認識竹崎教會的金牧師和嘉研所的林老師和愛我的師長,也讓我體會到無論在什麼地方,在神帶領下,都有主內弟兄姊妹的關懷。

 

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每個星期三下午在小教堂,就有竹崎教會的金牧師或是其他教會的牧者來小教堂作傳遞福音的工作。感謝主,在主的帶領下,讓我順利的完成128個學分,拿到空大的文憑,也讓我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未來到底要如何走,才能活出馨香的氣息。其實在裡面想的很多,也計畫的很美,可是出獄以後,現實的問題仍是一大堆,我出獄到如今將近一年,前半年走的跌跌撞撞,直到今年七月,我和另一位更生人,也是鹿草空大畢業的,在聚會當中他說,我們是不是可以把我們在監裡所學紙雕刻創作的技術拿來做卡片來賣?!我說:「賣卡片有前途嗎?你為什麼想要賣卡片?」他說:『我們可以先成立一個協會,把我們自己在空大,在監獄的一些經驗發揮出來,我們先站立起來,然後告訴其他更生人說:「我們可以,我們相信你們也可以。」』我覺得他這個想法也不錯,同時我們也覺得如果我們可以站立起來的話,我們也可以把福音的種子再傳回監獄,讓更多的人得益處。雖然過程中有遇到一些困難,但是,主的恩典夠我們用,我們目前和桃園的一位葉傳道,每個星期日在桃園地區的各教會做福音事工的搭配,一面分享我個人的生命見證,一面推展卡片事工。請主內弟兄姊妹為我們禱告,我們作這個卡片義賣活動,所得的金錢扣除我們的生活費,其他的回歸到監獄的受刑人。因為我們能力有限,我們就從鹿草監獄的空大生開始,如果他的學業成績很好,家庭經濟有困難的,透過長官和教授的推薦,我們就幫助他。目前我們幫助一位就讀嘉義南華大學生死學的周同學,他是目前台灣唯一考上研究所的受刑人,前一陣子他很沮喪的對我們說,他不想唸了,因為面對許多壓力。我們除了鼓勵他、為他禱告外,也將目前所得的幫助他。

 

感謝主!請大家為我們禱告,也為所有更生人和即將出獄的受刑人禱告,求神讓我們明白神要我們走的是什麼路,將來不要再成為社會的負擔,重新活出新的生命,就如同聖經所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願做帶領飛雁的鴨子

嘉義監獄/陳同學

 

每年秋冬之際都會有一群一群的野鴨由北飛過農場往南避冬,但是那一年的冬天來得特別早。有一天黃昏,一群野鴨(雁)正飛越農場上空時,天空下起暴風雪。這群過客不得已只好降落在農場中避風雪。到了夜晚,那風雪並沒有減緩的現象,其中幾隻野鴨因為受不了風雪的寒冷倒地不起。農場的主人看到這景象起了同情之心,他便想,如果我將農場的穀倉打開讓這群鴨子進去避風雪,那麼牠們就能平安了。

  

接著他就走出自己的屋子,去打開穀倉的門,再走回自己的屋子,透過窗戶他靜靜的觀察那群鴨子。時間一刻一刻的過去,那群鴨子似乎並不明白農場主人的好意,絲毫沒有動作。隨著時間的過去,鴨子又一隻一隻的倒下去。

 

主人心急了起來,於是他想或許那群鴨子不明白我的意思吧!於是他又打開門走向那群鴨子,心想不如我直接把他們趕進穀倉好了,但是當他一靠近鴨子時,鴨子就怕得飛起來,在空中盤旋,主人只好無奈的回到自己的屋子。

 

 在他進入屋子之後,那群鴨子又降落了下來,透過窗戶,主人看見那些鴨子又一隻接著一隻倒了下去。

 

 這時他想起了耶穌降世為人的故事,就步出了屋子,這次他直接走進穀倉,將自己飼養在穀倉裡的鴨、鵝全都趕出穀倉。當他的鴨鵝出了穀倉之後,他馬上把穀倉的門關起來。那些被關在門外的鴨鵝為了要取暖,就一步一步地往那群野鴨靠去,野鴨見到那群鴨鵝是同類,似乎也沒有排擠牠們,過了一會兒,主人看見那群野鴨接納了他的鴨鵝之後,就慢慢地將那穀倉的門打開。

 

 農場所飼養的鴨鵝一見到穀倉的門被打開了,就立刻往穀倉裡飛奔進去,沒錯!就當那些農場的鴨鵝往穀倉移動時,野鴨們也一隻接著一隻往穀倉裡移動。隔天,暴風雪停了,主人再次打開穀倉的大門,野鴨又再次展翅踏上了牠們的旅程。

 

 

 這則小故事讓我想起一些事,許多的更生志工老師及長官們,他們對於同學們都像那農場主人對野鴨一樣,有著一顆良善的心,真心地想要幫助他們,悔改向善,重新出發……但是許多的同學都抱持一個錯誤的觀念「您們和我們是兩種不同的族群」,所以自然而然對長官們做出一種防衛性行為(說謊),在長官面前的言行表現與私下的規劃南轅北轍,或許這也是獄中教化成果無法達成目標的一大因素吧!(不信任)

  

基於此,我想,也許個人的學歷、才能、背景……都不及於別人,但是或許我過去的經歷,可以做主的鴨子……透過學生帶領更多的同學歸向上帝吧!

 

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基督的世界裡,還只是個Baby,要學的事還很多,希望將來能夠有更多的機會可以向老師們學習。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島弧人權: 

亞洲人權的理論,實務與歷史國際研討會

 

2008年是世界人權宣言問世的60週年。

2009年更是我國歷經43年的漫長等待,正式批准聯合國兩大人權公約的重要歷史轉戾點。

一個甲子以來,人權理念逐漸從西歐的地域理念,轉變為致力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群不分種族性別階級國界的普世理念,並且無論在理論及實踐上,均有重大革新與進展。

台灣號稱民主轉型成功,亦已逾20年。

如今國人對於世界人權理念的理解,以及國內的人權水準究竟到達何種水平?有那些缺陷不足之處?均應深入探討檢證。

本國際研討會的舉辦,目標就在透過鄰近諸國的經驗,提供我國學界、實務界、以及各與會人士,一個重新思索人權之為何物的思想與實習平台,同時議程也包含了東亞日本的原住民政策和台灣原住民的人權問題,

敬邀各位有志之士一起來共享參與這次的國際研討會。

活動報名系統:https://spreadsheet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EFJcmZRUEVkekxjSFBxbDd4aHRyVHc6MQ 

議程表下載:http://activity.fju.edu.tw/activity/SignUp/ActDetail.aspx?actNo=306&isMeal=True&other

主辦單位:輔仁大學法律學院基礎法學研究中心

          台灣法學會基礎法學委員會

地  點:輔仁大學濟時樓九樓國際會議廳

         (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510號)

時  間:2011611日(六)、612日(日)

 

島弧人權:亞洲人權的理論,實務與歷史國際研討會議程表

(第一天)

日期:2011年6月11日(星期六)

地點:輔仁大學濟時大樓九樓國際會議廳

報到:09:00~09:30

開幕式

09:30~09:40

貴賓致詞:司法院許宗力大法官

專題演講

09:40~10:40

凝視柔弱悲哀的人性深淵:論如何恪盡律師的天職

安田好弘律師

場次

時間

主持人

報告人

論文題目

與談人

10:40

12:00

陳榮隆

輔仁大學

法學院院長

黃居正

清華大學

科技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建立台灣原住民族人權指標

林佳和

政治大學

法律學院助理教授

蔡志偉

東華大學

助理教授

超越殖民遺毒:

原住民族新興人權的論述

午餐時間:12:00~13:30

13:30

15:30

林秀雄

輔仁大學

法律學系教授

常本照樹

北海道大學

法學部教授

論日本型原住民族政策的可能性

李茂生

台灣大學

法律學院教授

角田猛之

關西大學

法學部教授

人權思想與法文化:

以近代日本為例

竹下賢

關西大學

法學部教授

日本對外國人人權的保障

茶敘:15:30~15:50

 

15:50

17:10

顏厥安

台灣大學

法律學院教授

陳嘉銘

中研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台灣廢死運動

再訪進步歐洲與落後亞洲

鍾芳樺

德國法蘭克福大學

博士候選人

前田直樹

廣島大學

法學部講師

台灣政治犯之救援與國際特赦組織日本分部之設立

第一天會議結束:17:10

 

島弧人權:亞洲人權的理論,實務與歷史國際研討會議程表

(第二天)

日期:2011年6月12日(星期日)

地點:輔仁大學濟時大樓九樓國際會議廳

報到:09:00~09:30

場次

時間

主持人

報告人

論文題目

與談人

09:30

10:50

王泰升

台灣大學

法律學院教授

林佳範

臺灣師範大學

公領系副教授

當教育遇上法律淺論台灣校園的法治觀與人權法治教育

陳俊宏

東吳大學

政治系副教授

劉恆妏

臺灣師範大學

公領系助理教授

你們赦免誰的罪?—

中華民國赦免的表達與實踐

茶敘:10:50~11:00

 

11:00

12:20

莊世同

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吳豪人

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人權思想的悖論:台灣經驗

劉士豪

銘傳大學財金法律系教授

謝嘉平

馬來西亞人民公正黨全國最高理事會律師

較宏觀的「東南亞地區的大馬經驗」大馬國內人權經驗

午餐:12:20~13:30

 

13:30

14:50

林峰正

民間司改會

執行長

潘家偉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執行祕書

中港台人權互動

翁國彥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

廖福特

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籌備處副研究員

推動、創設、監督

民間團體與國家人權委員會

茶敘:14:50~15:10

 

圓桌會議:15:10~16:30

引言人:吳豪人 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與談人:全體與會學者

                 

--

承辦單位:輔仁大學法律學院基礎法學研究中心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魔鬼的辯護人」與「時代錯誤的人權偏執狂」

──安田好弘律師其人其事

 

 

文 / 吳豪人(輔仁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1990年代,當我還是個留學生,曾經觀察到日本社會裡有一個奇妙的用語:「人権気違い ( 人權偏執狂 / 極端分子 ) 」,而感到萬分驚異。因為1990年代的台灣社會,正是從極權 ( 我真的好討厭「威權」這個假惺惺的字眼──彷彿蔣介石父子和希特勒毛澤東有什麼本質性的不同 ) 過渡到民主的全盛時代,人們對於正面的價值──諸如民主、自由、人權、左翼思想、社會運動──以及倡議、捍衛這些價值的人充滿了肯定與敬意。

 

相對的,1990年代的日本社會,是個歷經戰後政治與社會運動全面敗北的,疲憊而價值虛無的社會,不但已無復安保運動與全共鬥時代左翼的進步氣息,而且正從泡沫經濟的最高點摔跌下來。許多昔日屬於「進步派」的人們,不但對於排山倒海的社會不義再也無力改變,無心改變,反而對那些仍試圖抵抗的,殘存的理想主義者嘲諷訕笑不遺餘力。彷彿非藉由嘲諷、訕笑這些轉大人沒成功的吉訶德老爺們的徒勞與堅持,不足以化解自己內心的羞慚與無所作為 ( 而這個時候最流行的,當然就是什麼「後現代」了 )

 

 在「轉大人成功的自命超克派」 ( 這個字眼是我杜撰的 ) 竭盡全力訕笑跟不上時代的昔日同志之際,保守右翼自然樂的在一旁落井下石。「人權偏執狂」一辭最流行的時候,正是新自由主義與全球化的思維,瀰漫整個日本的時候。對我而言,一點都不值得奇怪。

 

所以,1990年代去日本留學,對於台灣學生而言是個辛苦的時代。一方面那是個進步思想全面解體、價值全面虛無的時代,另一方面又是個保守思想反撲復辟的時代。我們究竟要向誰學習、學習什麼?整整10年的留學生涯,就在拳打左翼 ( 這些人認為台灣=蔣介石=保守反動=可輕可賤,但是看到中國就腿軟,高呼「日本人對不起中國人」的戰爭責任 ),腳踢右翼 ( 這些人認為台灣=蔣介石=李登輝=美日忠實盟友,說到中國就有氣,高呼「台日親善,後藤新平萬歲」) 之中無為的流逝了。

 

進步思想滅絕了嗎?

這段不愉快的回憶,即便在我回國好幾年之後依然持續。直到2004年和台權會的夥伴捲進樂生院保衛戰,巧遇來台尋找戰前被強制隔離者的,來自福岡的漢生病訴訟律師團,並且攜手合作之後,才開始出現變化──且不提這些認真追究日本政府戰爭 / 殖民責任的律師們對於樂生院的阿伯阿嬤如何親切、為了阿伯阿嬤的權利如何與日本政府周旋到底 ( 順便也修理了台灣的藍綠政客 ),對我而言最震驚的是:他們居然都是左翼律師 ( 而且是「蟹工船」那個時代的左翼律師 )。他們居然都是「時代錯誤的人權偏執狂」。而且,呃,據說「同志佈滿全國」,人數還真不少。

 

原來我以為的,1990年代的那場「進步思想大滅絕」,只是一個後現代超克派與傳統右派聯手演出的彆腳戲碼?

 

從此之後,透過福岡的律師團,我結識了許許多多「時代錯誤的人權偏執狂」日本律師。其中有老有少,既沒有世代斷層,也並不恐中賤台。如果說,這批「倖存者」和全共鬥時代的老左翼有什麼不同,大概就是不再空談艱澀理論與忙於內鬥,而將精力投注於每個個案上,從而洗去了昔日自以為正義的傲慢,變得謙遜卻不妥協。在努力提升亞洲人權的共同議題上,我們多出了一大批堅強的國際盟友。這時候才覺得:留學 ( 90年代的 ) 日本──回國還得忍受當學術界的「二軍」,總算值得。

 

由於日本帝國與國民黨兩個殖民者政權的嚴密壓制,左翼從來不是台灣政治與社會的主流。儘管如此,這亦不妨礙台灣人追求自由與人權。左翼思想雖然是知識與實踐所不可或缺的通過儀式,但真實世界中的左翼分子 / 政權中,爛人也滿多的。二次戰後迄今的歷史證明了,鎮壓人權的傢伙,是不分意識形態的。反過來說,人權如果是一個 ( 權利範圍不斷更新擴大的 ) 普世價值,就正好可以用來辨證左與右的教條性對立。而這一點對理解當代的台灣很重要 (我覺得啦)

 

因為,90年代深受台灣社會肯定的人權理念,其實大多僅被用來催化民主──而且這個所謂民主也幾乎限於參政權利的投票權。因此當總統也得以直選之後,台灣社會對於人權理念的認識,就進入了相對停滯的狀態。21世紀之後我們甚至可以看到,從總統到國民,對於國際人權的 ( 投票權之外的 ) 許多內容與價值,是陌生而且充滿疑慮的。我們很難想像,成功在政治上「寧靜革命」的台灣,同時居然也可以是應報的、嗜血的、霸凌的、經濟掛帥的、西瓜偎大邊的 ( 我討厭把「民粹」當成負面語言的笨蛋 ) 以及充滿各種歧視與偏見的台灣。

 

所以,在民進黨執政的時期,內政部長就公開稱呼那些反對國家強制收集國民指紋的社運團體是「所謂人權團體」──這個「所謂」真是神來之筆,充滿了老國民黨的mentality。這似乎預示了民進黨對人權的「超克」( 他們對樂生院與集遊法的態度就是最好的證據 )。等到2008年陳雲林事件,政治與社會中的保守右翼正式宣告復辟,並得到中國的超低水準人權加持之後,台灣版的「打死人權偏執狂」風潮,自然也就應運而生了 ( 注意句讀:不是「打死人」這種權利的偏執狂,而是要打死那些「人權偏執狂」) ( 我知道一定有人認為我在拐彎抹角罵那些反對廢除死刑的宅神。其實我心中浮現的,是把蘇建和案發回更審的最高法院法官們嘴角的那一抹冷笑 )

 

時代錯誤的人權偏執狂?

在這樣令台灣的人權唐吉訶德們悲傷挫折的現狀之下,介紹鄰國日本一位至今仍然轉大人沒成功的,代表性的人權工作者的事蹟,或許可以讓大家稍為振奮一點 ( 啊!原來還有人比我更傻更不識時務式的振奮 )。這個日本人正好是個律師,正好是前面提到的,「時代錯誤的人權偏執狂」日本律師們的老大哥。他的名字,叫安田好弘 (Yasuda Yoshihiro)

 

安田好弘律師在台灣或許也有一點名氣 ( 當然是「臭名」。台灣最近不流行人權律師 )。因為前些日子被翻譯為中文的暢銷書「與絕望奮鬥」中,作者本村洋 (1999年日本光市母子殺害事件被害人的丈夫 / 父親 ) 的奮鬥,就是要求法院判處被告死刑。這個動人的故事,卻因為被告的律師團,特別是團長,也就是安田好弘律師加入辯護,妨礙了這個奮鬥的「成功」。媒體也對於安田做出全面攻擊:一個冷血的少年殺人犯,毫無理由的就奪去兩條寶貴的性命,瓦解了一個幸福的家庭。這種震驚日本社會的敗類,萬死不得辭其咎,居然還有律師主動義務辯護?居然還組律師「團」?這種律師不是魔鬼的辯護人是什麼?媒體國人皆曰殺,憑什麼律師要出頭叫司法不應屈從民意?曾經在一審判決被告無期徒刑之際,憤怒的本村洋面對媒體鏡頭呼喊:如果國家不宣判少年死刑,他就要自己親手殺了被告。而這回激憤的群眾們則連署要求律師公會懲戒那個膽敢為被告上訴的安田律師。而安田則認為:媒體煽動國民支持忠臣藏般的復仇主義是不對的。因為司法並非為了媒體輿論或被告的要求而存在,而應該超然而公平公正的適用法律。資深記者淺野健一則說:本村先生的行為,恐怕觸犯了預告殺人以及公然脅迫罪。

 

魔鬼的辯護人

在此我且不擬細談案,以及犯罪被害人及其家屬是否就一定等同「絕對的正義」、安田是否白目等敏感問題。不過,「魔鬼的辯護人」這個頭銜,確實是安田律師自己也坦然接受的社會頭銜。在他三十幾年的律師生涯中,他所辯護過的著名「魔鬼」甚夥,依時間序列,至少有「工會魔鬼」( 零工勞工 vs. 黑金政 )、「縱火魔鬼」( 新宿西口縱火案 )、「擄人勒贖撕票魔鬼」( 山梨縣幼童誘拐殺人案 / 名古屋大學女生撕票案 )、「殺人放火魔鬼」(琦玉縣宮代町母子殺人案 )、「政治激進派魔鬼」( 北海道道政府爆破案 / 全共鬥教祖案 / 日本赤軍案 / 淺間山莊事件聯合赤軍案 )、「強姦殺人魔鬼」( 北海道連續婦女姦殺案 ),以及最出名的「新興宗教魔鬼」( 奧姆真理教東京地下鐵沙林案 )。反資本主義、反政府、反社會、殺人放火強姦爆破乃至恐怖主義──純粹就案件的外觀而言,安田律師的這些當事人,真正是撒旦從地獄派遣至人間作亂的魔鬼軍團。除了「工會魔鬼」之外,這些「魔鬼」案件的特色,就是被起訴的罪名,最高本刑都是死刑。

 

另一方面,安田又是眾所公認的日本頭號人權律師。這中間其實並不矛盾,因為他固然為許多「魔鬼」擔任辯護人,但他也藉此多次證明了日本社會「女巫審判」的前近代特質,以及國家與司法利用民眾的恐懼與獵巫心理進行自我擴權。在他的細心耙梳之下,這些魔鬼案子不為人所知 (政府與媒體沒有告知人民的) 的面向一一浮現:國家對政治思想的箝制、對資方的偏袒、檢警與黑道右翼團體的勾結、刑求與偽造自白造成的冤屈、對原住民的歧視、對精神病患 / 心神喪失者的歧視、媒體的嗜血與迎合國家權力的墮落、嚴重違反法律正當程序的逮捕偵訊與羈押、毫不科學的科學鑑定、急於破案「給社會一個交代」的代罪羔羊邏輯、纏訟多年冗長不人道的司法制度、獵巫型的人民公審與媒體名嘴譁眾取寵的未審先判…… ( 聽起來很熟悉吧?和台灣真是無限的相似 ) 魔鬼辯護人安田好弘,揹盡天下罵名,使出渾身之力,卻洩露出一線日本社會的「天機」──真的魔鬼,恐怕另有其人。每個他參與的案件,背後都有令人無限驚悚的,卻難以得見天日的真相。

 

檢警羅織報復?!

由於安田律師辦案實在太講究人權與正當法律程序,太投入追索真相而不肯給檢警「面子」、不肯和國家 / 社會妥協,雖然他沒有意識形態掛帥的問題,終究還是成為國家權力最頭痛的麻煩人物。1998126日,甘犯眾怒毅然擔任真理教教祖麻原彰晃的首席辯護人的安田,在剛剛結束麻原案第100次開庭的三天之後,突然遭到警方逮捕,理由是安田與某不動產公司共謀脫產21000萬日幣,以逃避債權扣押,因此「涉嫌妨礙強制執行」。這實在是個非常明顯的羅織,因為這筆錢是該公司的會計所盜領,而且也已經自白了。可是警方不追究會計的責任,反而要這個會計充當「汙點證人」反咬該公司的法律顧問安田。更不可思議的是,從逮捕到起訴到第一審開庭,安田居然被羈押了 ( 連台灣也無法想像的 ) 10個月之久,關的還是「防止重罪犯人自殺」的「24小時全天監控牢房」,徹底剝奪他的隱私,意圖擊潰他的肉體健康與精神狀態──而檢方的求刑,卻只有兩年有期徒刑,目的很明顯的就是要剝奪安田的律師資格。

 

由於檢警的報復心態太過露骨,手段太過粗糙,引起公憤。結果來自全國、自願為他辯護的律師竟高達1200(您沒看錯:一千兩百個律師組成的律師團) ,超過3000人參加示威遊行抗議檢方與警方,日辯連 (全日本律師公會) 與國際特赦組織也公開譴責。但決心整他的並不只是檢察官與警察。律師團聲請8次保釋,都遭到駁回 (6次東京地院雖然准許,檢方立即抗告,東京高院因而取消保釋許可。如是者三回) 。到了第9次,也就是東京地院第4次准許保釋之際,還特別呈給高院一份意見書,要求高院不要太過分,才終於得以保釋。高院還惡戲地科以5000萬日圓的超高額保釋金。雖然一審獲得無罪判決,二審卻被視為「幫助犯」而判決有罪 (易科罰金50萬日圓──此時律師團成員增加至2100人!) ,如今正上訴到最高法院。無論最終結果如何,檢警惡整安田的目的,算是徹底達成了。

 

一輩子幫「魔鬼」辯護的安田律師,這次總算親身嚐到了檢警與司法如何對付他們心目中的魔鬼的手段。在這樣的司法體制之下,究竟有多少沉冤與誤判呢?而日本相對上還算是亞洲最民主的國家呢。

 

「活下來的權利」

安田出生於1947年,所以也算是全共鬥學運世代。不過他很早就對當時的左翼學生運動的教條主義與自戀感到失望。為此他曾經對中國「玩真的」的文化大革命十分憧憬,後來文革的殘酷真相逐步解密,他才痛苦的承認「參與政治或政治運動,往往蒙蔽了自己看清事實的能力。自己騙自己也還罷了,還動員、煽動、洗腦他人。」「從此發誓再也不介入政治或政治運動,絕不隸屬任何組織,絕不依附任何權威與權力」。那麼,他「為魔鬼辯護」的熱情與動機從何而來呢?

 

在安田的一本自述性著作『活下來的權利』 (『生きる』という権利) 的前言裡,他寫道:

我曾經處理過無數的犯罪事件,發現刑事犯罪的加害人與被害人通常都是『弱者』。而『強者』則幾乎不會捲入犯罪。

我所謂的強者,都是能力很強,有許多值得信賴、求助的友人,因此在大錯鑄成之前便能夠把問題解決。而弱者正好相反。

犯罪總在貧困與富裕、安定與不安定、富人區與貧民區的邊境發生。強者無須越界到不屬於他的地區,永遠可以和犯罪保持距離;而弱者正好相反。除了個人的不幸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社會的不幸重疊在一起,結果造成犯罪,或者被捲入犯罪。忽略產生犯罪的社會與個人背景,是永遠無法理解犯罪為什麼發生的。鎖定一個「惡棍」,將一切的罪與不幸全部歸咎在他身上,只會讓犯罪重複發生。

面對這些弱者,我無法視若無睹。不是因為同情,而是出自於某種同理心。為什麼我會這樣?我也不曉得。只是,每當我見到那些闖下大禍的嫌犯被警察帶走的場景,總忍不住慨嘆:啊,這個人一輩子再也得不到自由了。在這一瞬,我便對他的境遇產生了強烈的同理心。

 

認為犯罪是一種不幸,稱呼罪犯是「不幸的人」──安田真的很杜斯妥也夫斯基,對不對?

 

這段話還可以繼續演繹:如果加害人與被害人都是弱者,那麼,為被害人出頭,以及對加害人施以裁判的是誰?報導案情、評論案情的媒體與名嘴是什麼人?當然是強者。而這些強者總是高坐在安全領域裡 (經驗上我們知道,越是強者,犯的罪越大越不必負責) ,隔靴搔癢的,卻嚴峻而有效率的決定弱者的命運。另一方面,律師當然也是強者,精通強者的遊戲規則。差別在於:律師卻可以選擇永遠當其他強者的「朋友」,或者選擇越境進入弱者的領域裡拔刀相助,背叛自己的階級。顯然安田做出了他自己的決定。更難得的 (或者說更白目的) 是,當他面對強者,就變得越強悍。他不斷挑戰強者的邏輯,揭穿強者裹脅操控民意的伎倆。這就是為什麼在自己的冤案中,以及其他許多重大冤案中,安田是英雄;在光市母子殺害事件中,在對抗死刑的社會運動中,他卻變成了「國賊」。同樣的情形不斷重複。唯一不變的是,無論在什麼案件裡,只要他還是律師,他就是國家權力的眼中釘。這就是安田律師執業一生的寫照。

 

心地柔軟

宋澤萊曾經在短篇小說「秋陽」裡,談到一個研究台灣近代文學史的朋友對於楊逵的看法。這位朋友認為楊逵「在日本法西斯主義統治下,他是社會運動者,至少,他要戰鬥,心無論如何也是要硬的……況且他的文章是犀利而容情的,我看他的為人多少含帶著這種味道。」顯然宋澤萊對於這種看法不以為然,因此藉由筆下人物說了兩個楊逵的逸事。一個長年監視楊逵的日本警察密探入田春彥,被楊逵的人格感動,並自慚祖國的帝國主義,竟仰藥自盡了。楊逵每談及此事,總是悲哀的說:「入田君,入田君……」而哽咽不語;而在228和平宣言事件遭逮捕刑訊,疲累欲死的時候,一個官員低聲的對楊逵說:「你像甘地,很佩服。」楊逵並不確知那個人的身分,但他總說:「那個人是唯一的好人。」所以,小說的結論,或者應該說小宋的結論是:「好的文學家無不心地柔軟」。

 

好的法律人也是。(本文獲得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授權轉載)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光明最勝王經 (卷2)

經文:

願我以斯諸善業,  奉事無邊最勝尊,
 遠離一切不善因,  恒得修行真妙法。
 一切世界諸眾生,  悉皆離苦得安樂,
 所有諸根不具足,  令彼身相皆圓滿。
 若有眾生遭病苦,  身形羸瘦無所依,
 咸令病苦得消除,  諸根色力皆充滿。
 若犯王法當刑戮,  眾苦逼迫生憂惱,
 彼受如斯極苦時,  無有歸依能救護;
 若受鞭杖枷鎖繫,  種種苦具切其身,
 無量百千憂惱時,  逼迫身心無暫樂;
 皆令得免於繫縛,  及以鞭杖苦楚事,
 將臨刑者得命全,  眾苦皆令永除盡。
 若有眾生飢渴逼,  令得種種殊勝味,
 盲者得視聾者聞,  跛者能行
能語,
 貧窮眾生獲寶藏,  倉庫盈溢無所乏,
 皆令得受上妙樂,  無一眾生受苦惱。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何寬容與如何培養寬容

 

文/溫金柯(象山腳下信佛的宗教研究人)

 

 

 我的朋友敖博(盤古樂隊主唱)近幾年經常往來於台灣與泰國。在一次閒談中,他告訴我,泰國的社會比台灣更寬容。我說:「台灣社會應該已經夠寬容了吧?」他說:「和泰國比起來,台灣社會還算不上寬容。」敖博舉了幾個例子,其中一個讓我看到了其間的差異。他說,在泰國,如果有人上公車沒有買票,人們不會認為他是故意佔便宜,而會認為是因為一時不方便,因此很願意給那人一個方便──也就是說,泰國人傾向於相信與體諒別人。這個例子讓我有一新耳目之感。於是在網上蒐尋,也看到了許多用「寬容」來描述泰國社會的故事和實例,其中許多人又把泰國社會的寬容,歸因於佛教的影響。

 

 這讓我想到幾年前學習巴利語時,老師要我們背誦一部名為《慈心經Karaniya Metta Sutta》的短經。老師並介紹說,這部經在泰國非常通行,經常被誦讀。這部經簡要敘述嚮往解脫、獲致寧靜的人應當具備的條件,而特別詳述培養對一切眾生的慈心。其中說到:「要培育這樣的願想:願一切衆生喜樂、平安,願一切衆生心有喜樂。…不鄙視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沒有怒意、敵意、希望他人受苦。如母親捨命保護親子那樣,對一切衆生長養無量慈心。無論站、行、坐、臥,凡清醒時,他應當確立此念。」我向來自泰國、曾經出家6年的同事請教,他同我說,泰國人日常誦讀的佛經確有這些內容。

 

 「寬容」顯然並不是只屬於佛教的價值,而是許多宗教或傳統的共同價值。如儒家講「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忠恕就含有寬容的意味;基督宗教講「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上帝在基督裏饒恕了你們一樣。」甚至說:「要愛你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我在網路中也看到許多穆斯林的文章,強調伊斯蘭的寬容。因此,寬容可以說是人類普遍提倡的價值,以致於不同的社會有不同的寬容文化。與同此時,現實中,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宗教與宗教之間彼此的責怪、輕視、詆毀,甚至仇視,也是常見的。甚至我們在網路上也可以看到泰國也存在著一些不寬容的事例。因此,重點並不在於普世的經典提倡了寬容,而在於普世的人必須自問:「為什麼要實踐寬容」,以及「如何實踐寬容」?換言之,究極而言,個人的價值抉擇才是問題的根本所在。

 

當然,經典還是有作用的。至少有兩個方面:一是感化、說服人們認可寬恕的價值。二是在他生起慚愧之心,願意克服心中的怨憎之時,能為人們提供了一個可資參考的途徑。我相信,不同的宗教經典會用不同的方式,感化、說服人類認識寬容的必要,也為願意學書寬容的人提供了有效的方法。譬如《馬太福音》第五章43-48節所作的說明「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與提供的「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一方法,應該不失為很好的例子。

除此之外,佛教對於寬容的必要性,其主要的理由在於它是達到「苦滅」的必經之路。也就是說,一個追求內心寂靜之至福的人,他應該克服怨憎之心,培養對於一切眾生的慈愛之心。至於方法,則是透過一定的靜心思惟,由簡單淺易處開始,生起對親愛的師友的慈心,成就之後,進而擴及到一般人,然後擴及到怨敵,對怨敵也生起慈心;最後再把這樣的慈心擴及到四方上下一切眾生。這就是佛教著名的「慈心觀」,這也是前引《慈心經》所說的:「無論站、行、坐、臥,凡清醒時,他應當確立此念。

漢譯的《中阿含.思經》也敘述:在說明「故作不善業,必受苦報」之後,提出「多聞聖弟子」捨棄身口意的不善業,進而修習「慈悲喜捨四無量心」。其中最初的「慈心觀」為:「彼心與慈俱,遍滿一方成就遊。如是,二三四方,四維上下,普周一切,心與慈俱,無結無怨,無恚無諍,極廣甚大,無量善修,遍滿一切世間成就遊。」這些經典都說明了,原始佛教的修練非常重視慈悲喜捨之心的培育。這個修練的過程,簡單的說,就是在安靜的情況下,透過類似自我說服、自我催眠的方法,刻意的培養自己對於他人的慈愛、悲憫、讚美、平等的心態。這樣才能讓他進而在日常生活中,以同樣的心態來與人相處。

這樣的修練方法,應該或多或少能夠說明為什麼泰國人能夠寬容看待公車上的陌生人。我們在台灣思考如何建立「修復式正義」時,佛教的實踐方法,或許也可以提供一些有用的參考。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