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期焦點

謝懷安  赦免阮的辜負

陳南州  再論廢除死刑之必要

  ─既是普世的潮流,更是本地的神學省思

 

心情小故事

阿豐  主愛撫平心靈的傷痛: 

 一個孩子的真實故事

羅同學  獄中靈拾

 

時事評論

張娟芬  挪威慘案的啟示:莫向右派沈淪 

 

讀經祈禱資料

陳文珊  判死刑死刑

 

特區掃瞄

單國璽樞機主教  支持廢除死刑的呼籲

  

 

跨宗教視野

溫金柯  修復式正義的基礎:浪子回頭

 

影音重現

A Second Chance---Restorative Justice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赦免阮的辜負 

 

文/謝懷安(高雄新興教會牧師)

  

經文:

「耶和華神所造的,惟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蛇對女人說: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吃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嗎?女人對蛇說:園中樹上的果子,我們可以吃, 惟有園當中那棵樹上的果子,神曾說:你們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們死。蛇對女人說:你們不一定死;因為神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神能知道善惡。於是女人見那棵樹的果子好作食物,也悅人的眼目,且是可喜愛的,能使人有智慧,就摘下果子來吃了,又給他丈夫,他丈夫也吃了。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做裙子。 天起了涼風,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耶和華說:誰告訴你赤身露體呢﹖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嗎?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他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做的是什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創世紀36~13)

 

於是起來往他父親那裡去。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兒子說、父親、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從今以後、我不配稱為你的兒子。父親卻吩咐僕人說、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頭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我們可以喫喝快樂。 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他們就快樂起來。」(路加福音1520~24)

 

本文:

有一次,在洗禮的慕道友分享中,當我在介紹洗禮的禮儀過程中,有人問我:「洗禮時為什麼要跪下?可以不跪下嗎?」我給兩個答案:首先,跪下是俯伏尊上帝為大,甘心樂意的臣服在上帝的面前,順服祂的命令;其次,是求上帝的赦免我的罪,因為我們從心底深深的覺得對祂虧欠,對他說對不起,所以我們謙卑跪下。可以不跪下嗎?當然可以,只要你的膝蓋會疼痛困難彎曲,但態度是一定要有的。


 

「尊重來順服」表明人的有限與「懺悔感抱歉」表明人是有罪的,是基督教信仰人需要救贖的基點,基督教的信仰認為,人的心靈如果連看不見的上帝也不願意降服,信仰不會可能,人與人的關係不會有愛。

 

赦免阮的辜負

 在與上帝的關係上「願順服」,在與人的關係上的「抱歉感」,正是耶穌教導我們的主禱文中的第二項懇求。「阮的日食今仔日給阮」是為著生活上我們的所需懇求。「赦免阮的辜負」是為了我們生活上彼此的關係而懇求。台語的「辜負」,馬太福音的「債」,路加福音的「罪」,中文的用詞雖然不同,但意義其實相同。它特別指出「罪」這個字不單是一種個人不完美的感覺,是一個個人內心應該處理的問題而已,罪所帶來一個人的失控與不完美會影響我們,讓我們與人往來的時候,毀壞人的心靈,以至於帶來衝突關係不和諧。罪的可怕,是它會擴散,一個人犯罪所帶來的結果,常常不會是一個人所能承擔的。它亦會隱含在社會共同的觀念中,互為影響,掌控我們的生活行為態度,具體呈現在我們的眼前。


 1985年發生轟動咱社會的鄒族青年湯英伸殺人被判處死刑案件。我不想再贅述他殺人的經過,但我知道他殺人的背景跟嘉義師專的老師,特別是學校的教官有密切關係。因為教育當局一直把原住民當作次等族群,才會把學校發生不好的事都嫁禍在他身上,要他概括承受,結果逼得他必須退學,北上來找工作。透過介紹所的介紹,他到一家洗衣店去工作,身份證則被扣在老闆那裡。第一個月的薪水先被介紹所拿去當作佣金,而當他拒絕繼續工作並要索取身份證回阿里山的家時,老闆卻拒絕還他身份證。那時,山地有管制,平地居民需要入山證,原住民需要身份證。他若沒有身份證就不能回家。就在這般情形下,他跟老闆發生嚴重的語言爭執,就連老闆娘也加了進來,免不了有吵罵、推打。結果,從師專被退學的忿怒,加上工作時沒有得到應該有的尊重,在他心中產生了極大的忿怒,而將老闆夫婦殺死。 


他確實是個優秀的青年。想想看,1985年代,他就考上嘉義師專;想想看,為甚麼老闆會扣住他的身份證,讓他無法返鄉過年?當時台灣社會有許多社運、文化界、宗教團體,特別是教育界都有代表出面,請求執政當局給予特赦改判他無期徒刑,讓他有活下去的機會;更重要的,是希望藉此機會,讓平地和原住民之間藉此有個「和好」的契機。不但如此,當時還發起捐款救助受難家屬,希望籌募到250萬元的教育基金,讓受難者的子女可以完成學業,也能因此感受到社會大眾的愛與關懷。錢是籌到了,代表也都去探望了受難者的家屬,並確實給予關懷與安撫。而在這方面努力甚多的,就是天主教會。在確定要執行槍決之前,數以百計的教授、文化界代表、社運團體、宗教界等人士,特地向當時自立晚報社長顏文閂先生請求,將原本已經排版準備付梓的晚報拿下來,用第一版刊登半版的廣告,五個特大號的紅體大字寫著:「請槍下留人!」內文簡單敘述這則呼籲內容,並刊登了連署此項請求的單位名號。


 一個當年外來統治者,為了維護它在異鄉的政權、方便它的統治,所隱含在台灣社會的族群分化政策中的罪,帶給一個學校的教官的偏見,以為他有足夠的權利與判斷力,可以以一個汙蔑的態度,污辱管教學生,不被糾正,結果引起一連串的惡事。湯英伸殺人固然有罪,但是代表著正義的法院,卻執行了統治者的律法,以至於湯英伸死在我們的罪中。


 「辜負」我喜歡這字所指出罪的社會性,與人需要互相,因為「相欠債」彼此的關係。


 創世紀三章1~13節,正代表著一個,每一個世代,每一宗罪行,所帶人與上帝,人與人關係破裂,所導致的結果。1~7節,上帝給人的命令只有一條,不可吃善惡果,因為吃了會死。不過,蛇引誘人吃了一定會死嗎?「不見得吧!」就這樣的一個試探,人不再順服尊重上帝的命令,一起吃了那棵樹的果子。8~13節,犯罪的結果是,人與上帝與人的關係,不再像以前一樣,坦然相見,而是人要躲來躲去,躲著上帝,躲著人。彼此推拖卸責,怪來怪去,不願交談,不敢坦誠相見。人如此活在罪的影響下,你覺得有平安嗎?你覺得幸福嗎?

 

「赦免」阮的辜負

 辜負到人,感到抱歉。是我們犯罪或有限感的外在表現,不覺得自己錯,不覺得互相相欠債,我們不會有罪感。自我感覺良好的人,不會承認自己有罪有錯,罪就不會因為悔改轉向而被更新,罪就會擴散,人活著就不會有平安。


 直到我在我們的祈禱中,向上帝祈禱說:赦免阮的辜負(免了我們的債)。彼此被辜負破裂的關係(抱歉感),才能被恢復。所有關係復原的第一步都在於,有一個人去到上帝的面前祈禱說:赦免我。和罪的影響一樣,當有一個人提出了認罪赦免的呼求後,那我們的關係才會一一被重新建立。那時赦免就不會再單純是個人,而是赦免阮。也因為是這樣,耶穌的主禱文才會是,「赦免阮的辜負(免了我們的債)」,然後又有「親像阮亦有赦免辜負阮的人。」


 相互赦免的出發在於,我們去到上帝的面前,向上帝祈禱說:「赦免我,我有罪。」讓我們與上帝的關係是赤裸裸的坦誠相見。「認罪」唯一的態度,就是赤裸裸的沒有尊嚴感,沒有可以推託的藉口。


 我們是活在合理化的時代:「我只是跟著感覺走……是他先開始的,我又能怎麼樣?……我上癮了……我出自破碎家庭……,都是我爸爸或某個人……,作生意就是這麼回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們很容易合理化自我的行為,而毫不在乎他人的受傷。約翰‧契弗(John Cheever)有篇小說裡的人物把這種轉嫁的心態捕捉的極為傳神:「我左眼又抖動起來,我的一半良心受到另一半的指責而站不住腳,使得我四處拼命找另一個可以錯怪的人。」


 找藉口的推託,不會帶出生命的改變與影響。由美國二位基督徒社會工作者,發起的一個戒酒機構叫做『匿名戒酒協會』,幫助了許多人戒斷了酒癮。他們有一套戒酒的12步驟,其中有幾個很值得我們省思

第一:我承認我自己對酒精失去控制力,我軟弱無法管理自己。承認自己不行。

第二:我相信有一個比自己偉大的力量,可以掌控我。

第三:下決心將自己的意志與生命交給上帝,讓他照顧我。

第四:分析自己。

第五:對上帝,對自己,對另一人坦承自己做錯事。

第六~十:則都很實際在談認錯的步驟。


沒有藉口推托的決心,才能夠幫助我們找回自己在上帝面前的地位。在上帝的懷抱中找到安息。路加福音15章20~24節那慈愛父親的比喻,記載著那回頭的浪子回到家的境況說:

「他離家還遠,父親望見了他,就充滿愛憐,奔向前去,緊抱著他,不停地親吻。兒子說:『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我再也不配作你的兒子。』可是父親吩咐僕人說:『趕快拿最好的衣服給他穿上,拿戒指給他戴上,拿鞋子替他穿上,把那頭小肥牛牽來,宰了,讓我們設宴慶祝!因為我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於是大家歡宴起來。」

當浪子回頭時,那父親的態度就好像「辜負」他什麼似的,把所有一切的好東西與他分享的情景。似乎在告訴我們,信仰的悔改者,當他認罪悔改調整他生命的人,不僅有豐盛的生命祝福他,這歡喜也絕對不是「我」而已,而是帶著我們一同進到上帝國的筵席中。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談廢除死刑之正當性與必要性

既是普世的潮流,更是本地的神學省思 

 

 

文/陳南州(鳳信長老教會牧師)

 

前言

有關台灣社會對於死刑議題的討論,我曾以〈「燒燒」的宗教熱情,「冷冷」的死刑觀點〉為題寫了一篇短文,於200168日,在《自由時報》表達我的看法。我很遺憾地說,經過將近十年的時間,台灣社會對於死刑的討論,似乎還是老樣子。台灣人在許多方面都表現出濃厚的宗教熱情。台灣各地寺廟、教堂林立,宗教活動非常頻繁。媒體也經常報導各種宗教的節慶。台灣民族堪稱是一個具有強烈宗教情操的民族。可是,若以「廢除死刑」之議題為例,台灣人民的宗教熱情,並沒有反映在死刑的觀點上。 

 

廢除死刑的「不是」與「是」

主張廢除死刑,並不是認為殺人的罪犯不必接受懲罰。廢除死刑並不只是要廢除,而是要改善懲罰殺人罪犯的刑法。主張廢除死刑不是沒有前提。主張廢除死刑者期待政府和社會共同積極研擬與廢除死刑相關的配套措施,諸如罪犯終身監禁不得假釋、罪犯服刑期間之所得應該作為賠償受害者家屬之用等等。主張廢除死刑不是不能同情受害者家屬失親的苦痛與哀傷,也不是不理解受害者家屬的感受。其實有些廢除死刑的支持者也有親人受害的經歷。主張廢除死刑不是不考慮社會大眾對於廢除死刑後治安可能更為敗壞、生命安全受到威脅的恐懼心理,因為主張廢除死刑者也跟其他人一樣生活在同一社會中。


主張廢除死刑,是認為死刑一種讓生命無法回復的極刑,充滿弊端。基督徒主張廢除死刑,也是出於對上帝之愛和耶穌基督之救恩的信仰。

 

信仰的反省

本文要從三個問題來作有關死刑議題的信仰反省,即「死刑跟上帝在耶穌基督裏所彰顯的本性與作為相稱嗎?」「宣揚上帝國福音、勸人悔改轉向歸信上帝並與人復和的教會,可以贊同死刑嗎?」「我們能說社會中的罪行,全然與我無關嗎?」


一、死刑跟上帝在耶穌基督裏所彰顯的本性與作為相稱嗎?

 我們在今日台灣社會與文化處境中再思死刑,我們必須問:死刑跟上帝在耶穌基督裏所彰顯的本性與作為相稱嗎?死刑作為處罰罪犯的一種刑罰,確實記載於希伯來聖經(舊約聖經),根據「以骨還骨,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律法精神(參看利未記24.19-22),古以色列社會的掌權者實實在在執行死刑。可是,新約時代耶穌基督的教導卻已經超越「報復」的思想與精神。耶穌基督福音的本質是憐憫、愛,與恩典,上帝在耶穌基督裏所展現的作為就是赦免的愛,就是給予人機會,好讓人可以跟他建立合宜、正確的關係,也跟鄰人有新關係。


 維持死刑符合基督信仰?若主張死刑是為了達成懲罰或報復性的正義,它就不符合福音的本質。耶穌基督不要我們思想報復,而是要愛仇敵,為迫害我們的人禱告(參看馬太福音5.38-48)。耶穌基督要我們一再地饒恕,因為上主已經饒恕我們(參看馬太福音18.21-35)。他自己也是如此對待那因行姦淫被抓而被帶到他面前的女人(參看約翰福音8.1-11),他在十字架上祈求上帝赦免判處他死刑的猶太議會和羅馬總督、兵丁(參看路加福音23.34)。其實這也是希伯來聖經中上帝的本質與作為;伊甸園中亞當和夏娃違背了上帝的命令,他們並沒有被處死身亡;該隱殺了弟弟亞伯,上帝只是放逐他,讓他成為流浪者。聖經中上帝赦免人的故事不勝枚舉。上帝愛世人,他的恩典浩大。上帝對於人類的恩典、慈愛,與憐憫,具體呈現在他自己道成肉身臨到世界來實現他拯救的計畫這一偉大的事件上。詩人頌讚上帝時說:「上主慈悲仁愛,不輕易發怒,滿有不變的愛。他不長久責備;他不永懷忿怒。他不按照我們的罪過懲罰我們;他不因我們的過犯報應我們。天離地多高,對敬畏他的人,他的慈愛也同樣宏大。東離西多遠,他使我們的罪離開我們也那麼遠」(詩篇103.8-12)。簡言之,死刑跟上帝在耶穌基督裏所彰顯的本性與作為完全不符合,基督徒社群唯有主張廢除死刑,才能在世人中見證上帝的慈愛與憐憫。


 普世各地基督教會多數之所以主張廢除死刑,也都是基於這種信仰理念。以美國全國基督教會協會(The National Council of the Churches of Christ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NCCCUSA,由三十五個基督新教之宗派和希臘正教之教會組成,協會下之教會堂會數超過十四萬)為例,它早在1968年提出廢除死刑的立場聲明,而且直至今日仍一再地宣示它的立場。而它反對死刑的第一個理由是:深信人類生命的價值與人格的尊嚴是上帝的恩賜。[1]以英國為例,英國公理宗教會聯盟(The Congregational Union)和長老教會都在1931年通過支持廢除死刑的議決,因為死刑與基督教信仰的憐憫、拯救,以及人類生命暨人格的價值不調和。[2]1932年福音派自由教會全國協會(The National Council of the Evangelical Free Churches)也通過議案籲請政府廢除死刑。[3]1948年威爾斯公理宗教會(Welsh Congregational Churches)、蘇格蘭自由教會(Scottish Free Kirk)也都通過議案呼籲他們的政府廢除死刑。[4]


台灣的基督教會是普世教會的一份子,台灣教會跟普世教會同為基督身體的肢體。因此,我們主張廢除死刑,是跟普世教會一起告白我們對創造與拯救的主上帝的信仰,亦即我們共同確信上帝的本性與作為是公義、憐憫,與慈愛。上帝的正義或帶有懲罰,但,他不長久責備、永懷忿怒,所以施行讓生命不能回復的極刑死刑,不會是上帝所贊同的事情,更不可蒙主上帝喜悅。

 


 二、宣揚上帝國福音、勸人悔改轉向歸信上帝並與人復和的教會,可以贊同死刑嗎?

 教會受召在世界的使命就是參與上帝的宣教,宣揚耶穌的上帝國福音。就如基督徒每天以主禱文來禱告所祈求的,願人都尊崇上帝的聖名,願上帝在世上掌權,願上帝的旨意實現在地上,如同實現在天上。基督教會期盼上帝在這世界掌權,上帝的旨意實現在人間。可是,這不能只是一種宣講,而應該是同時成為基督徒社群的倫理實踐,也就是教會既然宣講並期待上帝的公義與憐憫遍行人間,基督徒社群就當如同先知阿摩司所說的「不屈不撓地伸張正義,始終不懈地主持公道」(參看阿摩司5.21-24),如同保羅所說的,在相愛這一件事上總覺得愛世人愛得不夠,是負債(參看羅馬書13.8),要不斷地追求信心、盼望,與愛(哥林多前書13.13)。


死刑作為懲罰罪犯的一種刑罰,阻斷了基督徒社群前述的宣講與倫理實踐。即使是罪人,生命在上帝的眼中仍然有其價值。死刑,一種讓生命不可回復的極刑,剝奪了罪犯的生命,使基督徒社群無法再向他宣講上帝的恩典,無法再向他顯明上帝的慈愛與憐憫;他也不再有機會悔改,不再能夠跟他所殺害之人的家屬復和。基督徒社群不再有機會使罪犯重建或恢復人生,貢獻或補償社會。[5] 基督教會主張廢除死刑不等於不處罰罪犯或輕看犯罪行為,而是期待重建罪犯的人格與生命。死刑使這種可能性消失不復存在。我們要不斷地自問:宣揚上帝國福音、勸人悔改轉向歸向上帝並與人復和的教會,是憑著甚麼信仰理解去贊同死刑呢?

 


 三、我們能說社會中的罪行,全然與我無關嗎?

 主張廢除死刑並不是說基督徒社群不認為人當為自己的罪和罪行負責,但是我們也要捫心自問:社會中的罪行全然與我無關?我們必須很沈重、嚴肅地指出,我們每個人所屬之群體間各種利益的糾葛與衝突,所造成的對立、殘殺、毀滅,使個人無可避免的陷於其中。因此,個人的罪行和集體的罪行之間的責任區分,可說是界線模糊不清。[6]我們若誠實面對,我們就會接受這一陳述:「在每一項個人罪行後面,除了罪人應負的責任之外,我們還是可以找到一個對罪行同樣有責任的客觀環境,它對個人的缺乏了解和它形成的、充滿命運色彩的禍害力量,都是促成個人罪行的主要因素。」[7] 判處罪犯死刑只是把罪歸咎到被定罪的罪犯身上,我們忽略,甚至忘了我們也有責任,我們也當悔改,我們也當和罪犯、受害者家屬復和。死刑不但阻斷這個機會,甚至也使我們輕易地忘掉了我們處於「共犯結構」之中,以及改造帶有罪性之社會結構的社會責任。

 


台灣在地的省思

 除了前述的信仰省思,我們在台灣還必須很嚴肅地思考一個問題:審判殺人事件的法庭完全公正,不會犯錯嗎?死刑的判決與執行一旦有疏失、錯誤,怎麼辦?


 台灣的司法審判怎樣?就以2010512日監察院公布的調查報告為例來說明。[8]監察院歷經七年,就1996年間發生於台北空軍作戰司令部謝姓女童遭姦殺,軍方當年速審速決,槍決江國慶一案,做成調查報告。報告認定「國防部違法指派反情報隊以非法手段取供,自白內容和客觀證據充滿矛盾,只採信瑕疵證據,其他證物尚未檢定,又漠視另一凶嫌可靠自白」。對於軍方火速執行死刑,監委痛批:「如強盜明火執杖,擄人父兄妻兒。」參與此調查案的監委馬以工痛心指出,清查全案之後,只能問,「司法真的代表公平正義嗎?」有關台灣的司法審判,曾經擔任法官的中央警察大學法律系教授翁玉榮,在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於2003327日舉辦的「司法改革與人權保障」座談會中如此發言:「坦白說,做過這麼多年的法官,我愈做愈怕,監獄裡頭到處可見蒙受不白之冤之人」。[9]事實上,台灣有88%的民眾認為死刑判決有錯誤的可能。[10]處在司法審判仍有諸多缺陷與不公不義的社會制度裡,面對如此不可信的政府,我們能不主張廢除死刑嗎?

 

基督徒社群應該懺悔

 在一個死刑之宣判可能殺害無辜者生命,卻依舊保存死刑之刑罰的社會中,基督徒社群在表達其對廢除死刑的觀點時,應該要懺悔,求主上帝憐憫、赦免。


 基督徒社群要為基督教會在宣揚、實踐耶穌仁愛與和平之福音一事上,不夠積極、普遍,以致於今日台灣社會中仍有人心存置人於死的意念、殺人的舉止,表示懺悔,求主上帝憐憫、赦免。


 基督徒社群要為基督教會不夠用心關懷和協助社會上殺人刑案之受害者的家屬,讓他們仍然處於失親的苦痛哀傷中,表示懺悔,求主上帝憐憫、赦免。


 基督徒社群要為基督教會未能有效督促政府有關部門,以致政府在立法保護、照顧,或賠償殺人事件受害者家屬一事上,遲遲未有具體成果,表示懺悔,求主上帝憐憫、赦免。


 基督徒社群要為基督教會對社會民心不夠敏感,對福音的整全性了解不深,以致於所從事的福音宣揚,未能撫慰社會上對治安敗壞普遍存有恐懼心理的心靈,表示懺悔,求主上帝憐憫、赦免。


 基督徒社群要為基督教會之社會關懷與參與的不足,未能有效監督政府,以致於政府司法單位在多數人民心目中並不公正、可靠一事,表示懺悔,求主上帝憐憫、赦免。 

 


結語

 我們主張廢除死刑,是因為死刑不符合基督信仰及其倫理實踐。我們主張廢除死刑,因為它既是普世教會的思潮,更是台灣在地省思的結論。死刑,從基督信仰的立場而言,不應該存續下去。在台灣社會與實況中省思死刑,基督徒更不應該贊同維持死刑作為懲罰罪犯的刑罰。

 



 

[1] Abolition of the Death Penalty—A  Policy Statement of  The National Council of the Churches of Christ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eptember 13, 1968.

[2] Harry Potter, Hanging in Judgment: Religion and the Death penalty in England from the Bloody Code to abolition (London: SCM, 1993), 135.

[3] Harry Potter, Hanging in Judgment: Religion and the Death penalty in England from the Bloody Code to abolition, 136-137.

[4] Harry Potter, Hanging in Judgment: Religion and the Death penalty in England from the Bloody Code to abolition, 146.

[5] 參看Eric E. Hobbs and Walter C. Hobbs, “Contemporary Capital Punishment: Biblical Difficulties with the Biblically Permissible”, David K. Clark and Robert V. Rakestraw eds., Readings in Christian Ethics, Volume 2: Issues and Application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1994), 468

[6] 《合一真理:卷三》(The Common Catechism: A Christian Book of Faith) (香港公教真理協會譯,香港:公教真理協會出版,1981),46-47

[7] 《合一真理:卷三》(The Common Catechism: A Christian Book of Faith) 47

[8] 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0,5243,50105328x112010051300090,00.html2010513日引用。

[9] old.npf.org.tw/monograph/series/series133-CL.pdf2010513日引用。

[10] 見瞿海源,〈推動廢除死刑,政府不能卸責〉《蘋果日報》(2010423日)。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459415/issueID/201004232010513日引用。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主愛撫平心靈的傷痛:

一個孩子的真實故事

 

文/阿豐

 

日!十八歲了!這代表著什麼?代表我已痛苦的生活了十八年。


一出生我就被母親拋棄,使我成長在兩個陌生的家庭中。小時候我就開始懷疑,這兩個家庭,哪一個是我的原生家庭?或者兩個都不是。知道我是從哪來的之後,我開始墮落,甚至想,既然一出生就被拋棄,為什麼不在沒出生前就把我拿掉?於是想要自殺,計畫選在二十歲生日那天,結束生命。


生日,代表著新生命的開始,也代表著紀念懷胎十月生下嬰兒的母親,子曰:「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但我是被母親拋棄的,那我傷害我自己的身體,應該不會怎樣吧?反正我的親生母親又不要我!於是我開始自殘、拔頭髮,心中渴望母愛,甚至把女朋友當作媽媽在疼愛。然而那些都不是我要的,我不要物質上的滿足,我要心靈上的滿足。


我開始憂鬱,開始想很多,周圍的人對我的眼光感到敏感,我天天充滿著罪惡感,每天自責,不想長大,想逃避事情,直到我國二下學期被送到花蓮光復信望愛少年學園安置,剛開始我不想去,但無法反抗。


我第一天到學園時,真的不敢相信,花蓮有那麼美的地方。在學園生活至今已四年了,剛到時,很安靜也很憂愁,一天說話不超過五十句,而且每天拔頭髮,拔到都快禿頭了還在拔,一直到高老師在學園開吉他班,我開始學吉他,但還是不快樂。來學園那年,我受洗了,因為一句話,「一人得救,全家必得救」我相信這句話,所以受洗。


受洗後,我親近神,開始改變,慢慢的開朗起來,變得很多話。母親雖然拋棄我,不愛我,但是我知道耶穌愛我,聖經說「父母雖拋棄你,神必收留你」,穆老師在我十八歲生日的那天給了我這句話,我很感動,因為神真的很愛我。


生日隔一天早上晨更分享中,穆老師聽到我的心聲,在結束聚會前為我流淚禱告,說「神愛我必愛到底」,我痛哭流涕,神也安慰撫平我心裡的傷痛。


我決定放棄二十歲生日自殺的念頭,因為我的身體是神的殿,我不能毀掉神的殿,雖然神給我這樣的身世,但我知道這一位永不改變的神依然愛我。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獄中靈拾

 

文/羅同學

 

(其一)因為饒恕 心裡平安

人生最困難的事,就是了解自己和了解別人,每個人都有獨特的一些心裏按鍵,也就是我們心裡上特別不安全的區域,要別人不要去按這些鍵,等於是把太多的權利交給對方,當我們試著改變一些想法或內在的心裡程式,別人再按同樣的鍵,再也不會產生衝突、衝動的情緒、反應而受制於人,饒恕不是忘記也不代表對方沒有犯錯,只是幫助自己單方面地讓自己從仇恨的監牢裡走出來,不值得為對方的一些錯誤,而一直停留在痛苦當中。我們不可能前一秒氣個半死,下一秒就突然海闊天空,情緒的轉換需要時間,同樣的饒恕需要花時間經歷,才能一步步達成,因為可能對方的言語或行為並沒有改變,但我們可以藉得意志的行動饒恕對方,當我們不願意饒恕或不願意尋求寬恕,就是讓二個人陷入「恨」裡。願意去看到對方背後的善意、相互饒恕,在做這樣一些小小的改變同時,也一起寬恕身上與心上的傷痛。「恨與愛是一體兩面,因為有愛,才會有恨,然而恨會帶來恨,愛卻可以醫治恨。」—德雷莎修女曾在她隨身的日記這樣寫到。


饒恕對方(他人)揮別傷痛是一種過程,它需要時間,我相信上帝從不曾苛責要求信仰祂的人在相信的那一刻立刻成為聖人,事實上,正是真實的人性,在體會一切軟弱之後,才會使真正的信仰成為可能,正如聖經上所載:「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當愛你們的仇敵。」因為寬恕,所以平安。

 

(其二)一直在抓 不能滿足

西在經歷大風大浪,看透了世上的人生百相感嘆:「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以活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篇90:10)


記得自己的願望便是自己賺錢,幾經努力,自己的收入終於從只能溫飽,到冰箱塞滿了魚肉,然而這沒有帶來喜樂,因為這時有了新的願望,就是買東西要能不考慮價錢,那才是得意滿足。於是再接再厲,不管是否符合道德,合乎法律規範,幾年下來讓我實現了『花錢不問價』的夢想。


女友一個接著一個,雖然身邊的女友多了,生命還是空的,並且帶來很多的吵鬧與爭鬥,因為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只覺得一直在抓,但每抓到一樣,都發覺「不過如此」,不能滿足。就如同這張白紙上的污漬一樣,以為不斷的滲透、漫延,就能夠滿足內心的需要,填滿自己生命的空白,只是從一項有限的成就轉移到另一項有限的成就,根本無法滿足靈命的空位。

 

(其三)力量的轉化

帝給我設置這麼大的困難,不知是在考驗我的耐心,還是為了向我說明什麼?要想弄懂上帝的意圖,是困難又困難的,我想沒有哪個人生下來就是想做錯事,但這不是說我們可以不做錯事,如果一個人從來不做錯事(這不可能)那就意味這個人沒有生活、沒有成長、沒有一切。我們不要怕做錯事,我認為有時做錯事,反而會把我們敲打得更加堅硬有力。


在這泥沼大牢裡,有一種無可匹敵的力量,可以輕易的摧毀一個人的肉體,或一個人的精神,使我們生病或意念崩潰……但是這種無與倫比的力量,如果有更大的力量(能量)就會轉換成一種正面的營養,使自己的靈命和肉體反而更加成熟、茁壯,而靈命的信仰便是這個能量。今天會在這裡面關的那麼久,或許不是我「活下來」,而是「被留下來」,也許說不定或許上帝要我懺悔,要我為這社會多做一點事,才把我留下來,體驗什麼是生命?什麼是生活?

 

(其四)犯錯應補償

腓利門:代表天父(天父寬恕接納罪人)

阿尼西母:代表罪人(罪人悔悟蒙恩寵)

們犯了過錯一定要坦白認罪,因為一切有意犯的過失,都是得罪、冒犯上帝的。而真心懺悔,坦白告明,正可以使我們的罪獲得赦免,進一步使我們徹底回歸天父懷抱,悔悟絕不是口裡唸一唸經文,聖經拿在手上翻一翻作作樣子就夠了,重要的是在自己的決斷和主意上真心棄決罪惡,重新歸向天父基督。雖然想到自己是多麼地軟弱,將來也許還會再犯,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的悔悟不夠真誠,只要我們在懺悔時能定志勉勵,不再重犯,確實願意躲避犯罪的機會,而基督指引我們擊退誘惑和其它的方法,我們也誠心的接受,若有這樣堅決定改的意志,就可以證明我們的懺悔是絕對誠實的。


另一方面,如果我們傷了別人,破壞了別人的名譽,除了勉勵不再犯之外,還應補償別人所受的損失,如此悔悟才是真實的。


「他暫時離開你,或是叫你永遠得著他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他若虧負你,或欠你什麼,都歸在我的帳上,我必償還。」—保羅與主關係之親密,以及與阿尼西母之屬靈的情和心。從他的書信中表露無疑。償債來自愛而不是折磨,當我們的心洋溢著愛,而且愛流向他人,我們是在償債的整個過程裡,我們同時被救贖、接納—飽滿了。我們被拉回到終極之愛—上帝的懷抱中。

 

(其五)真誠的說「對不起」

 「恨能挑起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箴10:12)饒恕有時候不是為了別人,而是讓自己更好過。因為有些人離開的時候,甚至不需要自己的寬恕,不會因為自己原諒他,他就會心安,更不會自己不原諒他,他就不安。這時候面對傷痛,寬恕是最棒的治療藥。此時此刻的我,為自己多年前的無知曾犯下的錯誤深感悔悟,而今日函授課程提到饒恕,所以很想很想在這裏向不知身在何處的妳,深深的一鞠躬,同時說聲「對不起」。妳可能早已忘懷,但我還是請求妳的原諒與寬恕,並獻上我最真誠的祝福,不管是在那裏的妳,都能平安喜樂不煩惱。


這是我第一次進牢裏,就被判了那麼長的刑度,領略到沼內的複雜。你如果每天待在沼內,就知道沼內有多小,一個普通人竟能如此的迅速地變成籠中野獸,不過,是因為入獄之後才變成野獸,或者因為是野獸才會入獄?在這樣的環境中活著,堅定中心思想的信仰,與學會思考是重要的。這些不尋常的經驗,對我日後生命很有某種程度上的啟發,它讓我知道,經由不同角度看事情、做事,會有不同的結果,知道某些跟你以前觀念完全相反的東西,有些事物行為,永遠不能單從表面去看、去做。有時候做對的事,會讓自己孤單的很,願上帝隨時賜給在這裏的我們發現真理的智慧、選擇的勇氣及實踐的力量。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挪威慘案的啟示:莫向右派沈淪

 

文 / 張娟芬(作家)

 

最近挪威持槍濫射慘案除了在全世界引發同情與反省之外,也意外引起台灣對於死刑存廢的討論。《聯合報》的社論認為,此後挪威將失去反對死刑的立場:「歐盟屢屢向台灣施壓的『廢除死刑』,在遇上布雷維克這種極端冷血殺手後,其進退失據,不已一目了然?」


其實挪威不是歐盟會員國,而且挪威官方與民間逢此至痛,也並未如台灣媒體所臆測的,就轉向支持死刑。挪威首相在第一時間就發表談話說:「我們不能放棄我們的價值,我們要證明我們的開放社會能通過這場考驗。面對暴力的答案,是更多民主、更多人性,但絕不是天真。」


挪威臉書上有一則7月22日發起的投票,題目是「挪威是否應該修改現行法律,以判處布雷維克死刑?」74.4%的人說,不應該。至於網路上盛傳的「80%挪威人主張恢復死刑」之說,則除了新華網的未註明出處的報導以外,未見任何可靠來源。


英國的BBC引用挪威媒體 Aftenbladet 與 Dagbladet,來表達挪威面對這起恐怖攻擊的國家立場:「我們不應放任恐懼滋生,癱瘓了我們清明的思考。」「我們必須避免被恐懼佔領,像911之後的美國那樣。」國際媒體描繪的挪威,是一個悲傷但冷靜自持的挪威,努力要戰勝恐懼。他們是不屈服的可敬戰士。唯台灣媒體將自身的驚恐投射在挪威身上,矮化了挪威對民主核心價值的堅持。


極右派份子瘋狂濫殺,不是廢死國家的專利。美國有的州保留死刑、有的州已廢除,著名的兩起濫殺事件「奧克拉荷馬爆炸案」與「科倫拜校園濫射」,均發生於有死刑的州。最熱烈擁抱死刑的中國,每年執行人數均列為最高機密,但國際人權組織估計約在五千之譜;如果死刑有遏止濫殺之神效,該國想必可以高枕無憂?但去年中國各地連續發生闖進小學或幼稚園濫殺無辜的慘案。


《聯合報》另刊李宜峰先生投書,謂挪威慘案起於太過重視人權。這就令人不寒而慄了,因為兇手布雷維克正是以此合理化自己的暴行。布雷維克這種極右派正是認為,政府太重視人權了,而太多人不配享有;對他而言,殺戮毫不艱難,殺戮是可以使用的手段。但我們怎能一邊譴責暴行,一邊接受兇手的合理化?我們怎能一邊譴責他以殺戮為手段,一邊主張以殺戮為手段?布雷維克殺人,就是為了要逼挪威政府「不要再那麼尊重人權」;我們如果對於慘案的受害者真心同情,怎能隨兇手起舞,也主張限縮人權?


挪威兇手布雷維克稱許台灣,我們心裡頭不痛快。可是台灣確實正在朝向右派價值墮落中。性別平等教育受到某些基督教團體的抵制,因為他們認為聖經不接受同性戀;他們以「真愛」的名義,要讓校園成為一個容不下同性戀與多元性別的地方,而他們認為那叫「純潔」。邱和順案的刑求事證明確,警詢錄音帶裡,嫌犯慘叫連連;而最高法院仍然認為自白可採,死刑定讞。殺戮果真一點也不艱難!我們怎能一邊譴責江國慶案裡「國防部的狗官」刑求逼供,一邊縱容邱和順案裡的警察刑求逼供?我們能夠承受一而再、再而三的恐怖錯殺嗎?


挪威慘案為何發生?答案很明確:兇手是右派極端份子。那麼如何預防這種恐怖屠殺發生在台灣?答案也很清楚:提防那種認為「殺戮並不艱難」、「多元文化不應容忍」的右派思維。(全文引自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判死刑死刑

 

文/陳文珊(玉山神學院宗教系助理教授)

 

經文:「如果你們中間有所謂先知或解夢的人,以神蹟奇事誘騙你們去拜從來沒有拜過的神明,即使他所顯的神蹟奇事實現了,你們也不要理他;因為上主─你們的上帝用他來考驗你們,要知道你們是否一心一意愛他。你們要跟隨上主,敬畏他;你們要聽從他,遵行他的誡命;你們要事奉他,對他忠心。至於那先知或解夢的人,必須處死;因為他慫恿你們背叛領你們出埃及、救你們脫離奴役之地的上主─你們的上帝。這種人是邪惡的;他要引誘你們偏離上主─你們的上帝所指示的道路。你們必須處死他,從你們中間除掉這種可惡的事。「連你們的兄弟、兒女、所愛的妻子,或最親密的朋友,都可能暗中慫恿你們去拜你們跟祖先從來沒有拜過的神明。他們當中,可能有人要誘騙你們去拜鄰近或遠方的人所拜的神明。但你們不可聽從,不要被他說服。你們不必憐憫這種人,也不要保護他。要除掉他!你們自己先下手,讓別人跟著向他扔石頭。要用石頭打死他,因為他想引誘你們離棄領你們出埃及、救你們脫離奴役之地的上主─你們的上帝。這樣,以色列人聽見這件事就會害怕,再也沒有人敢做這種可惡的事。「如果你們聽人家說,在上主─你們的上帝賜給你們居住的某一個城裏有惡棍出現,誘拐城裏的人去拜你們從來沒有拜過的神明,你們要徹底查究。如果證明這種可惡的事的確發生過,你們就要消滅城裏所有的居民和牲畜,把那城完全摧毀。你們要收集城裏一切的財物,堆在廣場上,然後放火把城和城裏的一切財物都燒掉,當祭物獻給上主─你們的上帝。那城將永遠荒涼,不可重建。凡是應該燒毀的東西,你們不可保留。這樣,上主就會息怒,以仁慈待你們。如果你們遵行我今天所頒佈上主的一切誡命,履行他的要求,他就會以仁慈待你們,照他對你們祖先的應許,使你們人口增加。」


「如果有人在城裏跟別人的未婚妻通姦,你們必須帶兩人到城外,用石頭打死。女的該死,因為她雖然在城裏,卻不出聲求援;男的該死,因為他姦污別人的妻子。這樣,你們就除掉了你們中間的這種惡事。如果有人在野外強姦了別人的未婚妻,只有那男子該處死。」

──申命記13, 22:23-25

  

千禧年終止死刑的訴求

2000年,世界各國在基督教會領袖的呼籲下,掀起了一面倒廢止死刑的運動。台灣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在會見陳水扁總統時,要求在千禧年暫緩死刑,特赦疑遭刑求逼供的蘇建和等三名死囚,並且研擬廢止死刑的可能性。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幹事高俊明,以及前浸信會懷恩堂主任牧師周聯華,亦均為文指出,在死刑並不能還受害者公平,誤判的可能又不能免除,而相信罪人是可能悔改的,希望未來能藉著廢止死刑,實施感化教育,使台灣成為少一個死刑犯,多一個新造的人的地方。

 

這些事件離我們不遠,只可惜,在輿論的熱潮過後,廢止死刑訴求的社會效應,在政府部門、大眾媒體及民間人權意識的提昇上,依舊在「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的階段。反對廢止死刑的,也依舊大有人在,連基督徒也不例外。

 

關於死刑的釋經論爭

這些支持死刑的基督徒喜歡把聖經當成一本行動指導綱領來閱讀。讀聖經,特別是申命記、出埃及記摘錄相關經文,得「客觀」地從字面意義來推敲,從而得出死刑並不違反第六誡,按著上帝的律法,殺人者必得死,是一種。依此類推出,當前廢除死刑的訴求,是不符合聖經教訓的。


如果這種客觀的釋經真的那麼首尾一致,台灣「至少」會成為這樣的國度:宗教自由是不存在的──改宗者,死;通靈者,死;行巫術者,死。非但如此,客觀的釋經應該會進一步批判,過去及現在政府許多相關的死刑條例,是不符合聖經的,比如說:管制槍炮條例。


如果「客觀」的釋經不那麼要求自己一致(但通常都很會去要求別人一致),那麼,便會退一步承認,死刑的施用範圍必須考量到時代、文化的差異。於是我們就有了另一種「客觀」的聖經詮釋。持這種主張者,會嘗試把經文與脈胳區分開來,從中演繹出一些普遍的教訓,再直接運用到我們的文化中。


但為什麼死刑本身不必考慮到時代、文化的適用性,只有施用範圍需要?「客觀」的釋經者多半說不出所以然來,因為時代文化的相干性標準,不存在經文本身,而在於讀者的文化及個人心理機制。


同其時,自命「客觀」的釋經者如果真的那樣真誠,不帶任何偏見或先見來讀經的話,便應該勇於承認,申命記關於死刑的教導,到底應該當成上帝普遍的誡命來遵行,或是一個因著該時該文化人心的剛硬,做了某種妥協下的結果,也是經文未明確規定的。耶穌在新約豈不是說過,摩西這樣規定律法,是因為你們的心硬?

 

邁向復和的義

如果基督徒還用舊的方式來讀經,會有什麼結果?除了成為律法主義者外,恐怕別無二途。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在新約聖經中耶穌使用舊約經文時,鮮少嚴格而「客觀」地遵守舊約的律法,而「主觀」地以「不可向欺負你們的人報復」(馬太福音5.39b)、「要愛你們的仇敵,並且為逼迫你們的禱告」(馬太福音5.44.b),來終結並超越文士和法利賽人所信奉「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律法的義。耶穌不只是藉著言語,更藉著行為向我們揭示上帝復和的義。他以自己在十字架上的死,一肩承擔起眾人的過犯,從而帶來上帝與人復和的新契機。因著祂,我們如今得以赦免人的過犯,相信上帝在耶穌裡必會豐豐富富地補足他人對我們的虧欠;不單如此,如今我們更相信,藉著受苦與赦免,得以將自己獻上,同基督一同背起十字架,成為人與人復和的器皿,得以落實上帝的治理。


「我現在覺得為你們受苦是一件快樂的事;因為我在肉體上受苦,等於繼續在擔受基督為著他的身體──就是他的教會所忍受而未完成的苦難。」(歌羅西1.24)


「為要贏得基督,完全跟他連結。我不再有那種因遵守律法而有的義。我現在有的義,是因信基督而有的,是上帝所賜的,是以信為根據的。我只渴望認識基督,體驗他復活大能,分擔他的苦難,經歷他的死,希望我自己也得以從死裡復活。」(腓立比書3.8-11)阿們!

 

討論題綱

1.對於耶穌基督復和的義,我們如何來理解?有過什麼樣的親身經驗?

2.死刑作為一種刑罰,到底能不能嚇阻犯罪?有沒有別的刑罰,可以取代死刑,又能符合基督信仰尊重生命與復和的教導的?

 

代禱事項

1.請為那些犯罪受害人及家屬祈禱,求上帝親自安慰、補足他們所受到的虧損,更賜他們力量,得以突破仇恨與絕望的轄制,在基督耶穌裡得到新生的契機。

2.請為有獻身心志的基督徒祈禱,求上帝賜給我們甘願受苦的心智,願意在自己的身上補充基受苦的欠缺,更求上帝加力量給我們,讓我們得以效法基督,在別人得罪我們的時候,不心存報復,反倒作和平的使者。

 

祈禱文

主阿,祢是鑑察人心的上帝,你深知我們在忿怒中所要求的公義,通常只是報復的代名詞,求祢赦免我們的過犯,讓我們能預先嚐到你復和的義的甘美,更求祢加力量給我們,讓我們能夠情願背起十字架來跟隨你,讓我們對他人過犯的承擔與赦免,成為新生命的獻禮。

 

行動參考方案

1.了解廢止死刑運動的宗旨與目的,收集相關的資訊,以便於向周遭的朋友親人傳揚上帝復和的義。

2.參與更生團契及其他相關監獄事工,或為之奉獻,關心犯罪加害者以及受害人家屬的活動,為彌平社會的傷痕,盡一份心力。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修復式正義的基礎:浪子回頭

 

文/溫金柯(象山腳下的學佛人)


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許春金教授在一場以「修復式正義」為題的演講中介紹:「由晚興起的生命史犯罪學中可以發現,許多犯罪人大概犯了一次就不再犯了,有一些人犯了兩次、三次就不再犯了,有的人卻是一直在犯罪,但是到了五十幾歲以後就不再犯了,在犯罪的時候都是年輕的時候,可是到了年紀慢慢長了以後也會覺得犯罪不是好的。所以,人是會改變的,犯罪的人也會想走向好的道路。」許教授認為,這是修復式正義的理論基礎之一,因此,他接著說:「我們也會改變,我們也在這個社會裡面找機會改善自己的機運,犯罪人也會這個樣子做。那麼,我們就要兩個來互相合作,讓犯罪人及被害人共同來創造利益及美好的前景。」許教授在此提到的生命史犯罪學的概念雖然相當簡要,但是卻與很多人的人生經驗相契合。尤其是,如果不以「經過法庭的宣判」作為嚴格的「犯罪」,而以更為寬泛的定義來看,前述命題可能有更為嚴肅的意義,也就是說,對於「罪的自覺」以及「脫離罪的狀態」的動力,是人性之中非常可貴的部份。因此對於所有的人,也就是無論「經法庭定罪的」與「沒有經法庭定罪的」人來說,犯罪都仍然有正面的價值,那就是它使人認識罪,從而產生脫離罪的動力。

 

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幾乎所有的宗教與文化傳統都重視「浪子回頭」的意義。以佛教來說,佛教歷史上有幾個偉大的回頭者,如阿育王與龍樹菩薩。阿育王繼位的初期,因為自己的容貌醜陋而經常在覺得尊嚴受損時憤怒殺人,甚至仿照地獄的傳說,建造了專施酷刑的「地獄城」來逞威;用武力征服外國時,也殺戮很多。直到後來被佛教僧人感化之後,不但毀壞「地獄城」,改採寬容教化為主的司法政策,也對鄰國派遣佛教傳教士,傳播佛教寬容與和平的教義,這使阿育王成為佛教得以廣傳的歷史關鍵人物。龍樹菩薩則是在年輕時學習隱身術,與友人潛入王宮侵犯婦女,後來在重施故技時,同行的朋友都被殺,只有龍樹僥倖得免。他從此悔悟出家學佛,終於成為大乘佛教最偉大的思想開創者與傳揚者。從這兩位偉大的回頭者的生命敘事來看,他們早年的悔罪,可以視為後來積極向善的動因。


由於重視浪子回頭經驗的意義,因此「懺悔」向來就是佛教重要的法門之一。《華嚴經》歸納菩薩成佛的十大願行,其中第四就是「懺悔業障」。該經的「懺悔偈」:「我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已是現今佛教最通行的偈頌之一。該經說:「我此懺悔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換言之,是一種無窮盡的懺悔意識。有些人在作比較宗教時認為,佛教並不強調眾生的罪性。筆者以為並不如此,因為如果不承認自己的罪,怎樣可能發出無窮盡的懺悔心呢?


佛教在提倡懺悔心的同時,也強調「諸佛不捨眾生」,包括不捨棄對於極惡眾生的救度。如《觀無量壽經》在敘述往生西方極樂淨土有九品人,其中「下品」的三種人,都是惡人臨終懺悔念佛而蒙佛來迎的。「佛性論」是佛教哲學的特有課題,其中各方熱烈討論了「不信者」或「斷善根者」即所謂「一闡提人」是不是也有佛性,將來能夠成佛的問題。而「一闡提也有佛性」應該是這一討論最後的定論!


對人懷抱著善意,給人希望,乃至於永遠不失望,或者如聖經所說的:「寬恕七十個七次」,這是與犯罪者、得罪社會的人共創修復式正義的基礎。許多宗教都這樣看,而佛教也這樣看。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