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期焦點

陳文珊  為人類的拯救開路

 

方潔  劫後的挪威

依舊堅持務實的人道民主

 

心情小故事

余思  毒害半生  痛我心扉

 

劉同學  出人意外的寒冬送暖

 

時事評論

王怡今  下跪的戲劇張力與自白的補強證據 

李佳玟  拋開「下跪道歉等於真凶」的迷思 

邱伊翎  冤案是對被害者最大的二度傷害 

 

讀經祈禱資料

金毓禎  誰是不肖子?──新眼光讀經範例:路加福音15.11-32

 

特區掃瞄

格西強巴加措  支持廢除死刑的呼籲

  

 

跨宗教視野

溫金柯  修復式正義的第一步:愛你的仇敵

 

影音重現

Preview of Howard Zehr Interview: What is Restorative Justice?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人類的拯救開路

 

文/陳文珊(玉山神學院宗教系助理教授)

 

經文:

「上帝並沒有把他將要創造的世界,就是我們所說的那個世界,置於天使的管轄下。相反地,正如聖經上某處所說的:上帝啊,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關懷他。你使他一時比天使低微;你用榮耀、尊貴作他的華冠;你使他統轄萬有。這裏說,上帝使人「統轄萬有」,這明顯地是包括一切。可是,我們現在並沒有看見人統轄萬有。我們倒是看見耶穌,他一時被置於比天使低微的地位上,好藉著上帝的恩典,為萬人死。如今,我們看見他經過了死的痛苦而獲得榮耀、尊貴的華冠。那位創造和維持萬有的上帝使耶穌經歷苦難,成為完全,為要使許多兒子一起享受他的榮耀;上帝這樣做是適當的。因為耶穌原是帶領他們進入拯救的先鋒。他洗淨人的罪;他和那些得到潔淨的人同有一位父親。所以,耶穌不以認他們作一家人為恥。他說:上帝啊,我要向我的弟兄姊妹們傳揚你的名;我要在全會眾面前歌頌你。他也說:我要信靠上帝;又說:看哪,我和上帝所賜給我的兒女都在這裏!既然這些兒女都是有血肉的人,耶穌本身也同樣有了人性。這樣,由於他的死,他能夠毀滅那掌握死亡權勢的魔鬼,並釋放了那些因為怕死而一生處在奴役下的人。很明顯地,他不是幫助天使,而是幫助亞伯拉罕的子孫。所以,他必須在各方面與他的弟兄姊妹們相同,在上帝面前作他們仁慈而可靠的祭司,好使人的罪得到赦免。因為他親自經歷過被考驗、受折磨的痛苦;他現在能夠幫助那些被考驗的人。」(希伯來書2.5-18)

 

弟兄姐妹,你們覺得在神學上最難解釋的教義是什麼?有的人認為是三位一體。也有的認為是耶穌的神人二性。的確,對於看不見的上帝,要用語言去言說、去解釋,真的是困難重重。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其實,對於看得見的人,嘗試去加以理解,也是非常困難的。

 

人是奇特的,亞里士多德曾說,人是有理性的動物。理性包含了工具理性,會計算利弊得失,以及價值理性,會追求生命的意義與價值。人是奇特的,康德也說,人有根本惡。所謂根本惡,簡單來說,就是「人之初,性本惡」。一個哲學家把人抬得這麼高,認為人光是活著不能滿足,非得了解自己生存的意義與目的何在;另一個哲學家把人貶得這麼低,主張人根本不可能不作惡,天生就有作惡的癖好。到底有理性的人為什麼會偏偏會犯罪?這是大哉問!

 

但相較於為什麼人會犯罪,這個問題,基督信仰更加看重的,是另一個令人百思不解的事情,那就是,罪人是會悔改的。罪人悔改,有什麼大不了?有什麼好得稱讚的?但上帝卻看這點至為寶貴,把新天新地置於悔改的罪人的管轄之下。人因為會悔改,肯悔改,而成為寶貴。猶有甚者,今天我們所讀的經文這樣說,上帝為使罪人悔改,付出重罪的贖價。祂讓耶穌經歷苦難,成為完全,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罪人得以同耶穌一起享受得榮耀。聖經甚至這樣形容認罪悔改後的人的地位,「和耶穌同有一位父親」,所以,「耶穌不以認他們為一家人為恥。」

 

這樣看待罪人,豈是恰當的?為了讓罪人悔改付出這樣大的代價,是值得的嗎?作為基督徒,我們過去都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但今年,我們必須重新思考這件事。去年,為了廢除死刑的爭議,輿論為之沸沸揚揚,在政府一口氣處決四個人,作家張娟芬在一篇報紙投書這樣寫,「2010年只過了三分之一,肅殺之氣已經淹過了喉嚨,我們得踮起腳尖才能勉強讓頭高過水面,而嚴寒已經使我們周身冰涼。在2010年,『慈悲』是用來罵人的話,意思是你假慈悲;『清高』的意思是『沽名釣譽』,『有愛心』的意思是愛心用錯地方,『高尚』的意思是假道學;『寬容』引來詛咒,『理想」』引來訕笑。」

 

我再問,上帝赦免我們,是恰當的嗎?!如果是,我們憑什麼認為這是恰當的?我們認為這是恰當的,會不會因為我們自己是蒙赦免的?但若用在別人的身上,情況就大不相同?用在我們及我們親友的身上,這是「慈悲」;但用在旁人的身上,這就是「慈悲用錯了地方」?!我們認為是,會不會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犯的罪小,所以,理應赦免,理應有悔改的機會?但倘若別人犯的罪是大的,那麼就不應該浪費我們納稅人的錢去養他們?

 

經文提到耶穌不以認我們作一家人為恥之後,接連講了三段話,「上帝啊,我要向我的弟兄姐妹們傳揚你的名;我要在全會眾面前歌頌你。」「我要信靠上帝。」「看哪,我和上帝所賜給我的兒女都在這裡!」耶穌什麼時候說過這些話,經文沒有告訴我們,但經文清楚地傳達,耶穌因為罪人得蒙拯救所表現出的歡喜之情:他要傳揚、歌頌並且信靠這一位有寬恕憐憫的上帝,同其時,他接納我們作他的弟兄姐妹,甚至作他的兒女。

 

我們,就是今天在座的你跟我,甚至不單單你與我,還有所有目前尚未悔悟仍作罪人的人在內。耶穌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就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在耶穌的眼中,罪人,不再是「別人」「旁人」「他們」,而是「我的」親人。

 

耶穌更說,「我要信靠上帝」,在這裡,我們發覺,拯救的意義與價值,端繫於上帝。上帝肯定人悔改的價值是大的,甚至不惜犧牲祂的獨生愛子,因而,我們也信,也接受這樣的價值。我們常常花錢,圖自己的享樂,如果花錢真的可以換來一個人的悔改,豈不比滿足自己的肚腹,更有意義,更有價值?!至少,這是上帝所肯定的價值,正是因為上帝肯定人是肯悔改的,所以祂並沒有把世界置於天使的管轄下;也正是因為上帝肯定人是肯悔改的,所以,上帝的拯救的大能作為,並不是為了幫助天使,而是幫助亞伯拉罕的子孫,就是因信而成為上帝兒女的我們。

 

為了讓罪人悔改,上帝付出的代價是大的。上帝這樣看重人的悔改,祂讓耶穌有了人性,有了生,也有了死,經歷被考驗、受折磨的痛苦,在各方面與他的弟兄姐妹相同,好使人的罪得到赦免。那麼我們呢?我們為了讓罪人有機會悔改,肯不肯付出廢除死刑改用終身監禁的代價?

 

成為仁慈可靠的祭司,作了為人類得拯救的開路先鋒,是聖經對這樣一位耶穌的稱謂。那麼我們呢?我們肯不肯效法主耶穌的仁慈,成為讓罪人可以信靠得幫助的人?

 

2011年的今天,我們要自問,你覺得上帝對待罪人的態度是適合的嗎?你願意效法耶穌成為為他人拯救開路的人嗎?讓我們低頭禱告。

 

「作為道路、真理、生命的主,我們如今聚集在你的面前,懇求上主施恩,讓聖靈光照我們內心的罪惡與幽暗,讓我們能夠看清,世人的自義其實也是一種不義,教導我們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能夠像父上帝一樣愛世人,成為為世人得拯救鋪路的人,得以成為世上的光。這樣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劫後的挪威
依舊堅持務實的人道民主 

 

文/方潔(台大法律系學生)


挪威,在國際舞臺上是稍顯安靜的小國家,和平可說是她的同義詞。挪威國民也常自嘲,一年中全球會將目光放到挪威的時刻,也不過就是十月初與十二月十日—諾貝 爾和平獎公佈與頒獎的日子。 七月下旬,我結束了一年在挪威奧斯陸的交換學生生活。回台灣不到一週,挪威就發生了震驚全球的屠殺案和爆炸事件,在這場驚駭的噩耗中,按照人口比例計算,挪威失去了相當於美國九一一事件中兩倍的國民。


這次的挪威事件,在台灣亦引發了人們諸多討論,但似乎集中在關切兇手將會得到的懲罰上;也有社論將挪威發生屠殺,和挪威「沒有死刑而僅有廿一年有期徒刑」的刑事政策做了連結,認為是因為刑罰不夠重才會發生屠殺。(註一)


許多中文報導的陳述,和我所認知的挪威有所出入。雖然在挪威的時間不長,也沒有對挪威文化有全面深邃的瞭解,我仍想就這一年居住在挪威的經驗,和大家分享我所認識的挪威;以及在本次事件後,挪威社會是否真如傳聞所言,「要求嚴刑峻罰的呼聲高漲」了?  


挪威首都奧斯陸:開放融合的民族熔爐
這次屠殺和爆炸案的嫌疑人布雷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其做案動機是「反伊斯蘭教徒移民」。移民政策是歐洲近年的爭議性議題,也是各個政黨提出的政策重點,挪威的移民政策相對寬容,這點從奧斯陸的市容中就一覽無遺。


奧斯陸存在各式各樣的人種,且亞裔、非裔和中東人不在少數,推翻了原先我對北歐國家的人都是「金色頭髮與水藍色眼珠,配上蒼白肌膚」的想像。奧斯陸有近百分之三十的人口是移民,以巴基斯坦移民最多,接下來是索馬利亞、瑞典,以及波蘭人等。這是因為挪威曾經接收過相當多的難民,也有許多外籍勞工在奧斯陸進行短期工作。

移民一多,也容易形成特定的生活區域,例如我在奧斯陸最常活動的區域Gronland,那裡有許多中東和越南移民開的蔬果店,也可以買到許多亞洲的調味料,是奧斯陸平價的雜貨購物區。雖然顧客和業者都以非挪威人居多,但挪威人也會到此購物,大家皆以挪威語溝通,並沒有因此形成封閉的生活圈。  

自從來到挪威,我對「挪威人」,或是對「某某國人」的定義開始改變。有一天在機場和一名黑人男子用英語聊天,我詢問對方來自哪裡?並且先入為主的預期,會聽到一個印象模糊的非洲國家。然而對方表示自己是個在挪威的大城市史塔萬格出生,在當地上學、到奧斯陸就業,並和德籍女子結婚的挪威人,他平常講挪威語,是因為配合我才用英語溝通。

這件小事令我印象深刻,儘管台灣也是一個移民社會,我卻仍然把外表和國家認同理所當然的連結起來。當這個人出生在此地,使用當地的語言,在當地生活,認同感當然也是來自此地,膚色、日常服裝似乎沒有這麼重要。

在七月廿二日的慘案發生後,挪威伊斯蘭議會的領導人持續公開聲明,除了譴責暴力罪行,也一再強調,所有伊斯蘭教徒(或是巴基斯坦等中東移民)都非常驕傲自己是挪威人。

挪威當然也潛伏著族群衝突問題,但我看到的是,大部分本地人對外來移民是開放的態度,而移民通常也積極的融入挪威社會。

挪威的互信文化與人道的監獄系統
剛到奧斯陸時,在旅遊中心的小冊子上,發現奧斯陸竟然也有個納粹屠殺紀念中心(雖然受害的規模比東歐小許多,但挪威也有被納粹占領過,當時的挪威王室和政府 還流亡到英國。),興沖沖購票入場時,卻發現自己忘記帶學生證。沒想到,櫃台工作人員微笑說「我相信妳」,就直接算我學生票的價格。

「有時候,你必須要能夠相信別人。」工作人員又補了一句。

我常常在一些類似的生活小細節中,發現挪威社會對一般人普遍信任的風 氣。挪威社會科學數據中心(Norwegian Social Science Data Service)對歐洲國家進行「國民對他人信任程度」的調查,結果發現七七%的挪威人,認為世界上大多數的人是可以信任的(註二)。挪威人相信大部分的 人是好人;對於壞人,挪威人相信他們有機會變成好人。

在挪威,監獄依照安全戒備的嚴格成度,分成不同等級。大部分的受刑人—尤其是從事暴力犯罪,具有危險性者—一開始會被送到高度戒備且限制較多的監獄,之後獄方會裁量受刑人在獄中的表現,如可以控制情緒等,將其送往低度安全戒備監獄。

受刑人若認為自己已有能力,可生活在和一般社會相類似的低度安全戒備監獄,也隨時可以自行申請轉監。如果受刑人一直沒有申請轉監,而待在高度安全 戒備監獄,法律也有規定在受刑人服刑的最後一年,獄方必須要審慎考慮是否將受刑人轉往低度安全戒備監獄。受刑人會被逐漸給予愈來愈多的自由,使之刑滿時可 以順利回歸社會。

挪威有卅六%的監獄是低度安全戒備監獄。以距離首都奧斯陸的Bastoy監獄為例,Bastoy監獄位於奧斯陸南方七十五公里的一個小島,島上一一五名男性受刑人多曾犯下重大暴力犯罪,例如殺人或強制性交。平常有將近七十名獄警,但晚上只會有五名監獄官留在島上過夜,一 般獄警下午三點下班,週末放假(註三)。受刑人和獄警之間以彼此的姓氏相稱。若沒有必要,獄警不會佩槍,因為會造成和受刑人之間「不必要的距離」。

Bastoy監獄的目的,是訓練受刑人成為一個有責任感的人,讓受刑人成功的回到正常社會。訓練方式是從日常生活做起,受刑人住在類似大學宿舍的 「牢房」中,自行料理三餐(當然可以使用刀具)。每個人都有私人的空間,獄警定期巡視的目的,也僅為了確認受刑人具有打理生活的能力。Bastoy有足夠 的自然空間可以從事農產和畜牧。受刑人被要求種植蔬果和飼養一種動物,從照顧動植物中學習負擔責任。

挪威的監獄總是被評價得比五星級飯店還高級,來參訪的學者、媒體和政府官員絡繹不絕,有人欽羨,也有人揶揄。可事實擺在眼前:挪威社會安全指標即使和犯罪率偏低的歐洲國家相比,也是名列前 茅的優等生。受刑人出獄的再犯率是二十%,而英國和美國的再犯率約為五十%。挪威也擁有全歐洲最低的監禁比例,萬分之六‧六,只有英國的一半。

挪威人相信他人,因為互信,所以不用特別防著其他人,社會就減少了許多基於防衛他人而生的成本。挪威法務部的官員認為,對受刑人的處罰是讓他們失 去自由,而不是讓他們失去尊嚴;挪威人也相信不管是甚麼樣的犯罪者,都要給予人道的對待,才可以讓他們真正的改過自新並且重新融入社會。

有人說挪威人太過天真,給壞人這麼好的待遇。我卻覺得這恰巧顯示出挪威人務實的態度,因為犯罪問題是一定會存在的,將犯罪者掃到社會邊緣並眼不見為淨,只顯 示了政府對犯罪問題的無能為力。我們不可能將所有的犯罪者關一輩子,無論是基於人道考量或是實際運作可行性。(註四)  

劫後:挪威的價值堅守和自我療傷
許多人權保障措施,在遇到意外的時候才能見真章。挪威的屠殺和爆炸事件,一再被與美國九一一事件類比,全世界都在關注:挪威是否會因為這次的創傷,改變原來和平互信的社會風氣?

到目前為止,挪威政府和人民,展現了他們對自己價值觀的堅守。  挪威的政治人物以作風清廉樸實著名。總理假日爬山只有兩名隨扈同行(註五);國際機場沒有貴賓室,政府要員和一般老百姓一同候機。七月廿二日在政府大樓 爆炸的消息傳出當天,挪威政府快速做了決定:不會增加政治人物和公眾人物的安全保護。因為他們定位挪威為一個和平開放的國家,不希望因為恐怖攻擊後,就將 國家的氣氛帶到戰爭時期。

挪威最重的刑罰只有廿一年監禁,實際執行通常只有三分之二判決刑期(註六),是否會因為這次重大事件,而開始改變刑罰和刑事政策,成為各界觀察的重點。

挪威近年來將「違反人道罪」(crime against humanity)納入法律中,但違反人道罪通常是用在大規模、有滅絕特定族群意圖的案件中;挪威並沒有處理過類似案件的先例,再加上本次案件的受害者非 常多,檢察官預計明年才可以完成起訴。嫌犯會被挪威官方求處什麼刑罰,目前尚屬未知,但若是根據違反人道罪,最多可以判處三十年徒刑。

挪威民間方面,和很多華文媒體所報導的不同,一項facebook的民調指出,八十%的受訪者反對挪威重啟死刑。另外,還有近四萬人加入了facebook上「聲援事件加害人布雷維克的母親」社團,因為兇手的母親也為了這次發生的悲劇心碎。(註七)

我詢問了數名挪威朋友,挪威是否有任何「要求死刑恢復」的聲浪?紛紛得到了否定的回答(註八)。其中一個朋友甚至感覺到:「許多人民在這樣的情況下,反而更意識到不應該恢復死刑。」因為,事件的嫌犯布雷維克被捕後,尚企圖於法庭上宣揚他「反移民」和「建立只有白人的歐洲」理念,他的目的是得到宣傳思想的舞台、吸引更多人支持他種族主義的想法;他很有可能根本不怕任何刑罰,若處以死刑,甚至增添了他的「烈士」形象。

一名自小移民挪威的台灣朋友說:「廿一年、三十年、五十年,有差別嗎?對兇手來說沒太大差別。社會也沒有在談這些,現在重要的,又不是談他應該被判什麼刑。」

事件發生一週後,挪威社會已經很少在討論案件本身。挪威人對暴力的回應,不是對兇手的憤怒,而是著重在對受難者的默哀(註九),和提供受難家屬們關切及幫助。

挪威總理Jens Stoltenberg在事件發生後,馬上表示對警方及所有救難人員的感謝,面對救援緩慢以造成屠殺擴大的質疑,總理表示日後的檢討是必須的,但目前應以幫助所有受難者及其家屬為重心。 爆炸和屠殺讓許多生命消逝了,但挪威社會不願因此失去更多重要的東西。

挪威總理在事件發生後的公開演講(註十),恰如其分的詮釋了挪威堅持的價值:「我們將展現給世界看,當挪威受到挑戰時,我們的民主將會變得更堅固。我們將逮捕犯罪人並將之繩之以法…今晚最重要的是拯救生命,照顧受害者及其親人。我們永不放棄我們所持的價值。我們也需要證明我們的社會可以開放的通過此考驗。對暴力的回應,就是更多民主,和更多人道,但永不天真。」 (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67期2011年9月號)


 
註解
註一:李宜峰〈英國約克大學博士生,面對恐怖屠殺,要死刑或人權〉聯合報 20110719
註二:李濠仲〈搭車不驗票,還有人願意花錢買票嗎?〉http://leehaochung.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21.html
註三:William Lee Adams /Bastoy, Halden and Oslo〈Sentenced to Serving the Good Life in Norway〉TIME Magazine World, July 12, 2010.
註四:美國和英國目前都出現了監獄人口爆增,空間不夠的問題。
註五:夏明珠〈恐怖攻擊後,挪威無法回到過去〉中時電子報2011-07-29
註六:法律上,如果受刑人仍然具有危險性,法官可以將受刑人拘留監所,直到適合社會復歸。但目前沒有個案被關在監獄中一輩子。
註七:〈13 days in hell in Norway…〉Norway News, 05.08.2011.
註 八:雖然我的挪威朋友們都反對死刑。但對於究竟懲罰要到什麼地步,不少朋友是有些遲疑的。其中一個朋友希望,將嫌犯監禁到他真的沒有任何再犯可能性為止。 另外一名朋友雖然非常堅持反對死刑,但她一直有在思考挪威的最高監禁時間過短,不過這是她長久以來的想法,和這次事件的發生沒有關聯。多長時間的監禁做為 懲罰才是洽當的,大家都沒有標準答案。
註九:值得注意的是在Utoya島上的屠殺中,挪威皇儲妃(Mette-Marit)的弟弟當時在島上擔任保安並因此殉職,但是直到廿五日,挪威皇室才公開證實這個消息。王室這麼做的考量,應該是避免在這場悲劇中,有任何受難者因為身分不同而被突出、放大。
註十:挪威總理Jens Stoltenberg在七月廿三日發表的演說。(影片可見http://www.youtube.com/watch?v=PgrgzIEIxzk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毒害半生 痛我心扉

 

文/余思(台北看守所受刑人)

 


我在牢裡,已經沒有海洛因可以「茫」了。


我承認,我深深地記得那種快活到魂飛世外的感覺,你們沒有使用過的人,絕對無法體會。


我周遭的朋友,沒有人戒除毒癮;但是倒有幾個例外─因注射過量而死去。只有他們確實地戒毒了!


我吸毒12年,進出監獄大概十次左右吧!想到也真悲哀。


我親愛的父母,已經不理我了,我的妻兒也已遠離了,他們都不對我有期待了。


我的際遇夠淒涼了,很多毒友的經歷和我一個樣。


我當然也知道吸毒不好,立志要戒毒,只是……唉,說多了,沒人要信。


我實在很煩,我現在只希望趕快刑滿出獄再說,可是……。


我不喜歡這種日子:在社會要躲警察,在監裡要失去自由,牆外牆裡都是苦。


我對自己的人生,越來越不滿,卻莫可奈何。


我已搞不清楚當初:是空虛令我吸毒,還是吸毒讓我感到空虛?內心徘徊在這兩端之間的感受,很可怕。


我厭倦了和那群所謂朋友們,一再而三地用毒品互相取暖的日子。


我也不想要「快活一時,淒慘一世」的黑暗人生。


我痛恨這十多年,蒼白又無助、涉險又難以自拔的肉體與心靈的苦痛循環。


我羨慕別人有家可歸的平凡生活。


我想要自己人生的下半場,不再反覆浮沉於毒海,以及無益的懊悔之中。


我不要在暗處躲躲藏藏。我相信自己可以有機會擁有暗夜過後的黎明人生。


我一定要忍耐誘惑到底,絕不再與毒品妥協。


我期待父母妻兒破涕為笑,一起圍爐團圓,因為浪子回頭不嫌晚。


我距離我想像中的幸福生活,越來越近了。


我請求你們支持我、鼓勵我、幫助我、祝福我。


我相信無毒的人生道路上,一定有我。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出人意外的寒冬送暖


文/劉同學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 4:6~7)


入冬以來,最強的一波寒流過境,清晨醒來,聽到窗外有滴滴答答的雨聲,擔心父親會在固定來探視的日子冒雨出門,在晨禱中求主,能讓老父放下在這樣的天候下有出門來會客的念頭。


感謝主,在凜冽的寒風中,用出人意外的平安,溫暖了我的心。不但垂聽了我的禱告,把父親留在家裡,還感動黃明鎮牧師與師母,在10℃的低溫下,又一次為主來監獄看這些主裡最小的弟兄。「我在監獄,你們來看我。」(馬太福音25:36)


這一天下午,同行一起到教化科接受牧師夫婦輔導的對象還有其他幾位同學,從黃牧師與同學分別談話中,我們約略瞭解了彼此的過去。一位是上市公司的老闆,一位是被判過六次死刑後改判無期徒刑的重刑犯,一位是有雙巧手的捏陶師,一位是孩子在少年學園安置的父親,還有一位吸毒難改的毒蟲就是我。我們五人各有不同的人生際遇,除了身上穿著一樣的囚服,還有一樣相同的遭遇,就是在獄中,因著耶穌基督,我們都經歷了神的恩典。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哥林多後書5:17)吸毒時的人生,就像長在糞堆裡的蛆,整天在敗壞裡生活。然而,信了耶穌後,新生命讓我找到了活著的意義與存在的價值,我不再感到自卑,在主裡,未來更是充滿盼望。


「我給你們做了榜樣,叫你們照著我向你們所做的去做。」(約翰福音13:15)今年起始時,為自己立下了「柔和謙卑」的學習目標,盼望能建立這樣的性情。牧師在會中,親手幫每個人洗了一個杯子,然後把獄方準備給他和師母的熱薑茶為我們斟上,放下身段的舉動,讓我想到束腰為門徒洗腳的主耶穌。牧師所做的,正是親自給我們作了服事的榜樣。


雖然沒有大老闆的身分、重刑犯的死裡逃生、陶藝師的巧手、父親的可愛孩子,因著耶穌基督的慈愛憐憫,在施恩的寶座前,自己被天父看為獨一無二、尊貴、救贖恩賜、祝福、各樣的恩典,祂沒有留下一樣好處不給了我。「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啟示錄21:5)


生命的更新,先要破碎老我的性情。常為自己的軟弱感到愁苦。在面對老我性情無力對付的時候,感謝神!記念這仍在吃奶的嬰孩,需要更多的愛建立信心,讓牧師夫婦來看我。這從神而來的喜樂,添加了得勝的力量,有勇氣再把下垂的手、發酸的腿挺起來,向試探誘惑宣告耶穌基督是我的主。


「祂從禍坑裡,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詩篇40:2)牧師鼓勵我們在獄中要養成讀經的習慣,使這新生命的根基紮根在神的話語上,送給每個人宇宙光、更生雜誌等書籍。監獄實在是有許多時間可用來讀經,還有許多試探,是實際演練靠主得勝的好操場。感謝主!為我興起靈命長進的環境在這裡。


「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詩篇77:11~12)感謝主,在十字架上為我捨了生命,留下了得救的恩典,讓我可以在通往死亡的路上,認識了耶穌,脫離這取死的身體,獲得靈裡的自由,經歷死而復活的奇妙大能。入獄七年,在信主的這四年來,給了一生未曾有過的平安。不但恩典夠用,還有義人圍繞,謝謝黃牧師夫婦為我作了學效基督的榜樣,盼望也能像他們一樣讓生命發光,在獄中活出基督的樣式榮耀神!


「專心跟主來生活,會凍乎垃圾人生,佇內籬仔發香味,讚美榮耀咱天父。」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跪的戲劇張力與自白的補強證據


文 / 王怡今(執業律師)


又是一起自白兼下跪道歉的案例,但「奇怪」又「幸運」的,被稱為「東海之狼」的紀富仁最後無罪確定,因為他在押期間,看守所外新發生一件性侵案,該 案所採集到的DNA竟與紀富仁「自白」犯下的性侵案件DNA相符,「精子不可能飛越鐵窗」,所以其自白與事實不相符,不得作為犯罪證據。


刑事訴訟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二項的法律用語是這樣規定的:「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的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 實相符」。所謂其他必要之證據,就是「補強證據」:補強自白事實真實性的證據。大法官釋字第五八二號解釋還強調:「非謂自白為主要證據,其證明力當然較為 強大,其他必要之證據為次要或補充性之證據,證明力當然較為薄弱,而應依其他必要證據之質量,與自白相互印證,綜合判斷,足以確信自白犯罪事實之真實性, 始足當之」。


簡單的說,紀富仁的警詢自白就是「欠缺補強證據」,下跪道歉的戲碼儘管精彩,但其本質還是自白,當然無法當作補強證據。接下來我們一定會問:那麼紀先生為 甚麼要承認一件不是自己犯下的罪?紀先生說了,因為被刑求。但是即使現在已確定找到DNA相符的「真兇」,偵辦紀富仁案的司法警察仍然不承認刑求,並以紀 富仁在媒體前向被害人下跪道歉自白犯罪,來表彰自白的「真摯性」,而整齣戲碼在鏡頭前上演,焉有刑求逼供之可能?


警察的判準,幸與不幸、高明不高明,都與最高法院法官的經驗與邏輯若合符節。歷經二十三年才定讞的邱和順等人綁架陸正案,就是一直在被告及共犯自白 的真實性上打轉。邱和順及共犯多人,都在警局向陸爸爸自白犯罪,共犯中更有吳淑貞及鄧運振,羅濟勳、陳仁宏等人也都公開在記者前向陸爸爸下跪道歉。最高法 院不採信這些共同被告的刑求抗辯,判決理由稱:「苟吳淑貞及鄧運振,羅濟勳、陳仁宏係遭強迫承認案情敷衍陸父,則彼等違背自由意志,百般不願,豈會公然在 記者前向陸父下跪,若彼等下跪亦出於警察授意,何以其他共同被告並無下跪之舉,其等所辯,難認可採」。最後事實審的高等法院判決更謂:下跪,確係因作案後 發自內心之悔意所致,若非參與綁架陸正案,致陸正為邱和順所殺,因而心中懺悔,又何致有如此之真情流露、後悔認錯之舉措」。


為甚麼有下跪加持的自白,特別是公然在記者面前的下跪,就不可能是刑求造成的?依循這樣的邏輯,紀富仁向被害人下跪,也是在記者面前(法院已經不問記者的意願,將記者當成間接證據的組成要素),當然是「真情流露、後悔認錯」。如此又何須再調查有無刑求及有無補強證據呢?


刑事訴訟第一百五十六條第一項規定,以強暴、脅迫等刑求方式取得的自白,即使與事實相符,也不能採為證據使用。目的就在禁止檢警機關為追求真相,不 擇手段的違法侵害被告權利,因為結果往往是取得不真實的自白,不僅真相仍未查明,反而造成無辜者難以挽回的冤獄。被告向被害人下跪的動作當然也是自白,同 樣的,江國慶向主導的空軍作戰司令陳肇敏下跪也是,所以排除刑求的自白,更要排除刑求繼續效力所製造的下跪舉動。


檢警在被告「自白」之外,增加「下跪舉動」當作證據,而且還找來記者「見證」,不僅可以先營造媒體公審,更可免除日後遭刑求指控的危機,尤其讓被害 人(或其家屬)堅信在面前下跪的這個人就是加害人。「東海之狼」案的被害人是,陸正爸爸也是,當年見到陳進興妻舅張志輝下跪的白冰冰更是。更諷刺的是, 「有下跪加持的自白」成為一個「創造」共犯、被害人家屬證詞的「機會」,使法官忽略或捨棄調查其他補強證據,更大大降低檢警蒐集自白以外其他補強證據的誘 因,讓我們對刑事犯罪的偵查始終停留在供述證據的逐字逐句比對、取捨,以及讓法官在這些虛無縹緲文字堆砌的筆錄中努力發想,而無法跨步前進。


與其整日浸淫,著墨於究竟是自白與下跪相符,或是下跪與自白相符的鬧劇中,或許我們該思考的是,我們這群「包青天」的子民,為甚麼仍習於在鬼魅與下跪之中找尋正義的情感需求?CSI所刻劃的科學辦案精神,難道只能是攝影棚中不切實際的想像?(本文獲得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授權轉載)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拋開「下跪道歉等於真凶」的迷思


文 / 李佳玟(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在台灣社會對江國慶案仍記憶猶新時,司法體系卻再度傳出冤案醜聞。只是這一次被告紀富仁「比較幸運」,因為在他被當作嫌犯羈押的那段期間,真正的犯 人仍持續犯案且遺留精液證據。雖然紀富仁還是被起訴,甚至被求處死刑,法院在數度更審之後,最後宣告紀富仁全部無罪。紀富仁留住了生命,法院留住了名聲。


輿論事後一面倒地將責任放在當時草率起訴的檢察官,以及草率保管證物、延遲繳交鑑定報告的警察。紀富仁案確實讓我們心驚,原來我們的刑事偵查起訴程 序如此隨便。只是這個案子更大的問題,毋寧在於司法實務對於被告自白過度重視,特別是過度放大被告下跪道歉的意義。正是因為相信被告下跪道歉就等於真兇, 檢察官可以不用等到鑑定報告就起訴求處死刑,警察至今不認為自己有錯。


司法實務之所以高度放大「被告下跪道歉」的意義,與其重視被告自白有關,而被告下跪道歉是被告自白的終極版。司法實務重視被告自白,主要因為自白代表被告 承認罪行,在「沒做怎可能承認」的簡單前提下,一旦被告自白,檢警就能對外宣告「找到真兇」與「破案」,法院在證據調查也可節省時間。


只是「沒做怎可能承認」的假設雖然符合一般的人性,司法實務卻似乎忘了其他的可能性。例如:被告為他人頂罪、被告推卸責任於其他共犯、被告另有所 圖,或甚至被告本身的認知有誤,受到誤導(譬如誤信偵查機關的話,認為自己一定會被定罪,只能向長官認罪求饒以免一死,或是下跪向性侵被害人請求結婚就會 「沒事」);被告的精神狀況有異,對事情無法做出正確的陳述;被告為了出名,承認自己並未犯下的罪行,更不要說,被告自白自始就是偵查單位以刑求等不正方 法取得,但被告卻難以證明。眾多的可能性雖然不見得經常出現,但一旦存在了,就可能取走一條無辜的性命,或是被告多年的青春。這也說明了,為何刑事訴訟法 除了要求法院必須調查被告自白是否出於任意性之外,更要求法院必須找到足夠的補強證據,才能使用被告自白,判定被告的罪責。立法者早已體認,被告說謊的動 機或許難以為外人所理解,也找不到足夠的證據來證明,被告的錯誤或許連被告本身都不自覺,自白的內容很可能謊言與真相夾雜,虛實難分。只有透過對於補強證 據的要求,才能夠避免冤案的發生。


被司法實務看做是終極自白的下跪道歉,也與「沒做就不可能下跪道歉」的人性預設有關。只是,從法律的角度來看,被告下跪道歉其實還是被告自白,只是 被告用比較激情的行動來承認犯罪。然而,一旦能辨認被告下跪道歉也是自白的一種,下跪道歉便不能用來補強被告的自白,其真實性仍必須依靠其他非自白的補強 證據來確認。否則,倘若認為下跪就足以說明一切,法律上等於用被告自白來補強自白,就好像是一個人把話講一百次,就能夠因為講很多次而宣稱自己講真話。或 是一個人改用比較激動的方式來講,就能主張自己講的一定真實。江國慶案與紀富仁案不都證實了,被告下跪道歉了,也並不保證他就是真兇嗎?


司法實務對於被告下跪的迷信,讓檢察官草率起訴紀富仁,也讓江國慶失去生命。那麼,對於同樣因為共犯下跪,但欠缺補強證據卻被判死刑的邱和順(陸正案被告),司法實務難道不該重新反省自己對於被告下跪道歉的迷思嗎?(本文獲得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授權轉載)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冤案是對被害者最大的二度傷害

 

文/邱伊翎 (前東海女研社社長、台灣人權促進會文宣部主任)


從去年的廢死爭議以來,台灣關於司法正義的論述往往呈現一種狀態,也就是加害者、嫌犯、被告的人權跟被害者的人權必然是對立的,甚至我們的民意代 表、立法委員都說,我們只需要保障好人的人權,不需要保障壞人的人權。人權團體老是被罵,我們都只保障壞人或被告的人權。但,從江國慶案到東海之狼,一次 又一次的冤錯,正好一再地戳破這種簡單的被害者與被告的二元對立關係。


回顧當年東海大學發生小惠事件,我們發起校園抗議行動並包圍派出所,我們所訴求的是學校應該成立專責處理性侵害與性騷擾的小組,不該由沒有性別意識 的人員來處理,而在處理過程中所呈現的言語及態度,一再造成被害人的二度傷害。去包圍派出所抗議,是因為小惠報案之後,警方竟然沒有好好盡到蒐證、科學辦 案的程序,也沒有給報案三聯單,試圖蒙混過去。甚至,後來我們才發現,在警方所安排的指認過程,也出現很大的瑕疵。然而,警方這種草率對待被害者的辦案方 式,也正是造成冤錯案件一再發生的原因。


試想,被害者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才能站出來要求校方跟警方捍衛自己的權益,然而,當年被害者跟嫌犯家屬一再處於十分緊張及對立的狀態,烏龍辦案的警局及企圖息事寧人的校方卻好像都沒有事情一樣。在多年之後,發現冤錯,試想被害者又情何以堪。


事實上,保障被告的人權,要求辦案的警方、起訴的檢方、審判的法官遵守嚴謹的程序及無罪推定原則,同樣也是在保護被害者的人權,唯有在冤錯不發生的 情況下,被害者的人權及正義,才能得到真正的保障。但是,在目前台灣社會以這種簡單的二元對立關係(被告vs被害)的劃分之下,所造成的,往往是被害者與 被告的雙輸。


美國一個由被害者家屬所組成的廢死團體MVFHR的成員就曾說過,”國家,請不要濫用被害者的名義”,他們多數人也同樣擔心會有冤錯案件的發生,所 以不希望透過死刑來做為一種懲罰制度,但國家卻往往以”保障被害者人權”的名義,來合理化國家的所有作為(執行死刑)及不作為(協助被害者及遺族的心理及 經濟狀況)。


如果,這些結構性的問題都沒有改變,我們又繼續以這種簡單二元對立的方式來思考及執行所謂的”正義”,造成的結果,只是繼續讓人民彼此之間形成對立,對社會無法產生信任感,轉而一再要求國家強力介入、嚴刑峻罰,最後,最大的輸家,就是人民自己。(本文得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授權轉載)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誰是不肖子?

──新眼光讀經範例:路加福音15.11-32

 

文/金毓禎(文字工作者)

 

誤讀比喻的可能性

路加福音書的這則經文,被稱為耶穌所有比喻中最偉大的一則(the greatest of all His parables, J. E. Compton)。比起其他的聖經經文,更受到西方文藝傳統的青睬,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紀德便曾以這個故事為本,寫過短篇小說。小說的名字就是〈浪子回家〉(the prodigal son),同這處經文始自十六世紀英文聖經延用至今的標題相同。這處幾乎從兒童主日學起便耳熟能詳的比喻,常常被傳講被閱讀。教會常把這個比喻用「要接納罪人」一句話來總結,相信自己了解這個同上帝國相關的比喻,但至於這個比喻的豐富意義真的可以還原成一句教訓,或這種比喻的解釋到底是怎麼讀出來的,這些問題可能很少有人會反省到。

 

其實,即便是比喻,也有誤讀的可能性,即便是如此耳熟能詳的比喻,也會有令人不解之處。同耶穌在一起的門徒,不是經常要求耶穌解釋他的比喻?中國古文中,蘇軾在〈日喻贈吳律彥〉也講了一個關於誤解比喻的求道比喻,「生而眇者不識日。問之有目者,或告之曰:『日之狀如銅槃』;扣槃而得其聲。他日聞鐘,以為日也。或告之日:『日之光如燭』;捫燭而得其形。他日揣籥,以為日也。日之與鐘籥亦遠,而眇者不知其異,以其未嘗見而求之人也。」蘇東坡用這個比喻感嘆,「道之難見也甚於日,而人之未達 也無以異於眇。」蘇東坡這位儒者的提醒以及對人所知有限的誠實以對,值得作為我們的借鏡。

 

比喻,是一種特殊的修辭方式,用熟悉的事物來比擬形構對較不熟悉事物的理解。現今關於修辭批判的研究指出,一個好的比喻,往往不能將其豐富的意涵總結或解釋成一句話,不單如此,它的使用更會影響讀者的情緒,乃至整個生命觀的改變。耶穌的比喻就是這樣一個偉大的比喻。因此,閱讀這個比喻,有幾個理解上的危機:一是,不夠仔細小心讀這個比喻,所以,錯過比喻所提供的豐富的暗示;二是,忽略它在哪個歷史脈胳下使用的,無法正確地把握所比喻的事物,從而不能藉由比喻來建構對被比喻事物的理解;三是,這個比喻除了它既有的歷史脈胳之外,也對現在的我們說話,耶穌的這段記事成為我們理解上帝國的一個重要的比喻。但如果我們對自己理解不夠,對經文及其歷史理解不夠,便不能正確明白,這個比喻對我們現今所說的話。

 

令人困惑的比喻

讓我們先回過頭來看這個比喻。這個比喻有許多奇特的地方,它主要是由二個部分構成,前半關於小兒子的流浪與父親的對待,後半則是關於大兒子的離家與父親的對話;同之前的比喻不同,這個比喻有一個開放的結尾(open ending),沒有交待大兒子是否最後進去同大家一起歡樂;最最重要的是,這個比喻有著我們所不熟悉的情節,是一個父不父子不子的故事,完全打破了我們對於人物角色的期待。

 

對一般人或者是法利賽人來說,比喻最難接受的一點,可能是這是一個「壞人有好報、好人有壞報」的故事,它觸怒了人的道德感。不單是那個小兒子的所作所為很難令讀者認同,一般人更會覺得用肥牛犢、音樂歌舞、盛宴來歡迎小兒子回家,把大兒子冷落在一旁是很過分的舉措。一般人很難不為大兒子的指控感到為難,「你看,這些年來,我像奴隸一樣為你工作,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令,你給過我什麼呢?讓我跟朋友們熱鬧一番都沒有!但是你這個兒子,他把你的財產都花在娼妓上,現在回來,你就為他宰了小肥牛!」可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教會常常只有使用這個比喻的前一半,而忽略了這個比喻的後一半在理解整個比喻的重要性上面。

 

要打破這個道德評價,我們必須再回過頭來讀這個比喻,我們必須在大兒子小兒子,以及父親的說法與作法中,採取一個立場,決定這個父親到底是一位嚴厲的、有偏私的人,或是一個有憐憫心、仁慈的人?決定是大兒子對小兒子的看法值得肯定,或是父親對大兒子的婉言相勸值得相信?

 

根據這個比喻中,父親對小兒子,以及小兒子顯示出的慈愛,我們可以知道,這個父親絕非是一位嚴厲的,有偏私的父親。一般我們只把比喻讀到這個地方。但一旦我們肯定,父親不是大兒子所說的那樣,我們便會發現:大兒子與小兒子的行動反映了他們的自我認識以及對父親的了解,小兒子是認識到父親是一位仁慈的雇主,以及自己過去不懂得珍惜父親的慈愛,所以相信自己回家的舉動即便失去顏面,也不會為父親峻拒的,至於有信心,必會得到父親的赦免,但大兒子卻說父親是不公平、嚴厲的奴隸主,自己在道德上面的作為無可指摘,本應比起弟弟應得到更多的獎賞。

 

另外,小兒子比起大兒子在性格上更肖似父親,小兒子勇敢帶著錢,離鄉去過自己的生活,而父親勇敢把錢照小兒子的要求,分給他,冒著被兒子敗掉家產的危險,放手讓兒子去過自己的生活,一心期望能有一日再次贏回他,而異常謹慎怕事的、如同奴隸伺奉主人小心翼翼不敢違命的大兒子,卻因為他對自己以及父親的認識,從而做出拒絕進入家門的抉定。

 

這樣讀來,我們便會發現,父親對大兒子所說的話,「你常與我同在,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並不是肯定了大兒子,而正是顯示他沒有與他的父親同在。空間距離不是問題,真正的浪子,真正沒有進入家門的不肖子,是大兒子而非小兒子。這成了故事最最弔詭反諷的一面。

 

一旦我們把這個比喻故事同歷史情境關連起來看,我們就更會肯定這種讀法是正確的。如果耶穌這個比喻最初真的是針對法利賽人來說的,而大兒子似乎指得就是法利賽人,那麼,我們必須思考,耶穌真的認為,或暗示我們,法利賽人果真是站在上帝那邊的,常常同上帝同在?如果不的話,那麼,誰才是上帝的不肖子?是罪人或稅吏,抑或是自以為義的法利賽人?

 

這樣看來,我們到底如何理解路加福音書中耶穌同法利賽人、文士,以及稅吏和娼妓的關係,便成為了解這個比喻的另一個關鍵。猶太教如同基督教一樣,是接納罪人悔改的,舊約也有贖罪祭,也有禁食、披麻蒙灰的習俗,所以法利賽人不能苟同於耶穌的,不是接不接納罪人,而是怎樣接納,如何接納的問題?換言之,教導罪人悔改,沒有問題。同罪人吃飯,廝混生活在一起,而毫無區隔,彷彿他們沒有犯罪,這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如果耶穌說這個比喻是為了回應法利賽人的批評,那麼比喻的重點不在於前半部,而是在後半部,比喻不是再強化既有的法利賽人式倫理,一種道德規條式的倫理,反而是挑戰我們把人一分為二「好人vs壞人」的邏輯,要求我們不要按著人的外表來看人,故事裡/現實生活中的「好人」,其實有的只是奴僕的心,故事裡/現實生活中的「壞人」卻能勇於改過,成為上帝的兒女。如有這樣,我們能夠了解大兒子的指控不是表明出自己的義,而正是在他嘗試表明自己義的同時,證明了自己的不義。他的所在所為,看似符合道德,卻是出於不道德的動機,因而失去了道德的價值。

 

我們要小心,避免把法利賽人的這種道德感視作是個人的行為,而非一種社會現象。法利賽人的道德判斷,或用基督徒的眼光來看視作「自義」,有其政治及社會特殊處境相關,同時,也與他們對上帝的理解有關,也就是與舊約的那種道德倫理規範有關。法利賽人以及文士在處理社會事務上,如同祭司一樣,是握有權力的宗教當權者。在經濟層面上,他們教授學生,受供養得以專心研究聖經,不必投入世俗的工作,流血流汗來賺食。這種政經社會地位的懸殊,使得他們傾向於專注建築在空中的、抽像而理性的聖經經文釋義。

 

更重要的是,他們之所以如此敬虔自持,是為了保持以色列人的聖潔,以致於用異常嚴厲的方式來看待罪人。不可諱言,這是受到舊約聖經中對待罪人的經文的影響。他們把罪人看作是違犯公共危險罪的人,如同現在得SARS的人一樣,認為個人的罪如果不對付,會帶來整個國家的傾頹。在這種情況下,極易形成所謂的「基本教義派」,以斯拉和尼希米依據妥拉,不惜強制返鄉的以色列人離棄妻子,就是一例。是所以,我們有了在那個時期所寫的路德記來批判這種嚴苛的「正統人士」道德主義作法是不義的。

 

在這個意義上,雖說我們不是猶太人,沒有法利賽人的問題,但我們仍有可能在有意無意間,犯下相同的錯誤,而耶穌在這個比喻中所揭示的上帝國的倫理,便成為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上帝國的倫理是與法利賽人的倫理不一樣的。上帝國的倫理是為人,人卻不是為倫理,上帝國的倫理應該是讓人的生命更豐富、更滿全,而不是更狹隘、更偏私的,是出於愛、寬恕與成全,而不是害怕、批評與爭競。我們基督徒現在有沒有活在這樣的倫理中?我們的倫理有沒有反映在我們信仰生活上?或者,至少是讀經上?

 

誰是不肖子?

讓我們回過頭來思想,通常我們是怎麼來讀這處經文的?一般來說,教會通常把這個比喻視作是上帝國的一個比喻,談論的是上帝如何接納罪人悔改。所以,經常會用在佈道會中使用,把它放在世俗的墮落,及上帝國的聖潔的二元框架來看。只是在使用時會做一些小修訂,把這個完整的比喻一切為二,只有用到前半部,小兒子回家的部分,而且在解釋時常常使用類似解碼(de-coding)的作法,認為每一個細節都有一個相對應的文本之外的指涉。於是,我們就有了「父親就是上帝,小兒子就是罪人,罪人要悔改,回到上帝的家中」這樣的解釋。

 

這樣的經文詮釋常常用來批判別人,甚少用來反省自己。彷彿我們有著這樣的信念:既然基督徒都己經在上帝的家中,那麼我們就是聖潔的,不是迷失的。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我們/基督徒在讀這個故事的時候,很少對小兒子產生認同,進而對上帝的慈愛感到不配。難怪,Fred B. Craddock批評,這種基督徒的心態會扭曲經文,所以,連標題下法都是片面、消極的,卻忽略這個比喻說的其實更多是有關於愛、寬恕及喜樂。這就是為什麼,後來許多聖經學者及神學家,如布特曼,或耶柔米,會主張用「慈愛父親的比喻」,來取代「浪子回家的比喻」,同時,批評明顯斷章取義的讀經,會破壞了耶穌比喻的完整性,而枉顧前頭己經說過,「一位父親有二個兒子」。

 

我們如何讀經,其實很重要,因為我們正是我們所讀的!我們這種讀經的方式,反映了一種基督徒的「屬靈驕傲」。把真理沿著基督徒與非基督徒的社群劃分開來,卻忽略了對真理的無知,甚至犯罪違逆上帝,這不只是外邦人會犯的錯誤,我們也會;忽略上帝除了是我們的上帝,也是外邦人的上帝,上帝賜予他們的良心也會互相校正。「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的心裡,他們的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保羅又說,「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就是這個道理。可惜這個教訓常常有意無意地在一些基督徒習以為常的讀經,祈禱,乃至信仰生活中消失。

 

看自己過頭好,看別人過頭壞,這不是驕傲是什麼?要命的是,這種驕傲常常是最難省覺,最難受到批判的一種,因為這種驕傲會披上道德感、自義的外衣。如果我們基督徒在不意中,尚且看自己過頭所當看的,那麼,我們可有肖似我們的主?雖說我們所作所為都符合教會的法規,聖經的教導,但我們的起心動念,豈真正出於這位聖經所啟示的,愛好人也愛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的主上帝?我們是不是也可能犯了大兒子的過犯,成了不肖子,在誇口自己為主,為上帝做了這麼多的事,卻沒有得到上帝好的報償的同時,顯明自己仍舊活在要求「賞善罰惡」的律法之下而不是之上?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修復式正義的第一步:愛你的仇敵

 

文/溫金柯(象山腳下的學佛人)

 

中秋節前,和內子一同去新竹中華信義神學院拜訪俞繼斌院長,代表念佛會致以節日的問候。俞牧師在談話時,分享了他近日以「愛你的仇敵」為題的講道內容。院長告訴我們,《馬太福音》第5章的這段文字,是整個《新約》第一次出現的「愛」字。又說,從字義的來看,「愛」並不是指一種情緒,而是一種意志。當我們遇到被傷害的情況,很自然會出現負 面的感受或情緒,但是除了被動的產生情緒之外,人還可以有主動的意志,也就是以愛來回應。我覺得這個說法,是很有啟發的。的確,所有的宗教的實踐,關鍵都在於你可以決定用怎樣的態度回應你的遭遇。


中華信義神學院與我所屬的宗教團體現代禪教團,有長期的宗教對談的友誼。院長於是問我:如果我們一直對別人很好,但是卻得到負面的反應,佛教是怎樣看這個問題的?我當時隨意就記憶所及回應院長之問。我說:達摩祖師《大乘入道四行觀》提到了「報冤行」:把遭遇的橫逆,都視為自己過去惡業所招,因此對他人沒有怨怪、自己也覺得沒有冤屈。除此之外,大乘菩薩的「六度」中,「忍辱」是第三個項目。也就是說,大乘菩薩把遭遇橫逆視為必修的課題。最著名的故事是佛陀過去生修行時,被路過的國王用刀截割身體,因為了達空義,因此都沒有生起瞋恨。如《金剛經》說:「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業報與空義,是佛教回答類似問題時,常見的兩重思維。


內人當時還提供了先師李元松居士的話作補充:「在業力的推動下,沒有人是故意的,智者悲憫有情,凡夫互相譴責。」


我覺得,無論是基督宗教還是佛教對於橫逆、傷害的思考,同樣都反映了俞院長所說的「愛是意志」這個最基本的命題。那就是誠如俞牧師當時說的:經過理性反思的人,除了被動的情緒性的反應之外,可以主動的決定要怎樣面對世界。這是第一步。有了這個第一步,然後才有第二步,也就是為這種「愛的意志」提出足以說服自己與他人的理由。


「決定以愛來回應世界」確是人可以決定的。從某個意義來說,人也可以在某種情況下,「決定不以愛來回應世界」。這就是「修復式正義」與「報復式正義」的分野。從「理由」來看,無論是持何種意見的人,都可以提出許多的道理來說。


從法律哲學或刑事政策的反思來說,這個分野形成了兩種不同的正義觀;從宗教的層次來看,這個分野則是形成了輪迴糾纏與安樂自在兩條不一樣的道路。當然,有些人認為報復的正義,能夠使正義的一方得到安樂自在。有些人則認為,若能修復被不義破壞的關係,使雙方都得到安樂自在,是更完整的安樂自在。在這當中,願不願意首先用積極的愛的態度面對世界,仍然是關鍵的第一步。


在我所見的「主動用愛回應世界」的文本中,最淺白的,是一位人瑞的談話。新加坡有一位著名的人瑞許哲女士,她在一個訪談中說:「發脾氣傷害自己。發脾氣一 次,要三天才能夠平靜下來,那就很浪費時間,很浪費腦筋。生氣害自己、害別人,是很不好的。」我覺得她說了一個非常淺近易懂的道理,不要傷害自己,也不要傷害別人的這種安樂自在,可以說就是修復式正義的第一步。


許哲女士影片請參考:http://www.youtube.com/watch?v=s7b0JkBa9C4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