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走過,有你真好

 

文/曾心悌(文字工作者)

 

民國九十年五月十二日,颱風入境,花蓮下著滂沱大雨。王順輝和林芹羽,站在上帝的應許之地花蓮信望愛少年學園禮堂,在更生團契黃明鎮牧師和一百六十位親友見證祝福下,完成終身大事,成為學園的第一樁喜事,見證神的榮耀。

他們都曾認為,「結婚」是這輩子不可能發生的事,因為男方只有國小學歷,還是一位吸毒慣犯,入監七次,出獄時已經四十七歲;女方曾是電腦公 司美麗的女董事長,雖曾因票據法在監服刑七個月,但大學學歷和過往出色的工作經歷,讓她很快就重返社會,這樣南轅北轍的兩個人,要如何走在一起?

 

從小混到大

王順輝弟兄出生自單親家庭,媽媽很早就離開,爸爸喜歡天天買醉,更恐怖的是喝醉酒後還會動手打人,這讓王順輝只好天天到附近的菜市場鬼混, 小小年紀就結交了一群在菜市場混的同好,在他記憶所及,國小畢業後就再也沒正常上下學了,甚至也不回家,十多歲就吃喝嫖賭樣樣來,過著荒唐的歲月。

 

十七、八歲時的王順輝,開始跟在黑道大哥身邊,表面上是混得更上一層樓,實際上是邁向更黑暗的無底深淵,因為在大哥刻意的誘導下,他染上了 毒癮,無法自拔。「當時的黑槍還沒有如今氾濫,我們頂多改造玩具手槍,有一天,我被人密報手持鋼筆手槍,就這樣以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條例,送監服刑!」王 順輝當年才十九歲。

 

上帝開門

接下來的歲月,王順輝以監獄為家,前後進出七次,每次進去他都希望能夠改過自新、戒毒成功,但最後都事與願違;對人生,他早已不抱任何希望,直到進入台南戒毒村服刑,竟發生了奇妙的改變!

 

「那是法務部和更生團契合作試辦的單位,一般只給初犯者,像我這種累犯,根本是不可能到哪種地方的,結果我的申請竟然獲准,真是不敢相信,我想那是上帝為我開的路。」王順輝說道。

 

台南戒毒村的環境比一般的煙毒勒戒所和監獄要好上許多,住的是小木屋,每個人都能看見陽光,呼吸新鮮空氣,剛踏入戒毒村的王順輝簡直不敢相 信自己的眼睛,尤其是看到一位背景和他差不多的老友,竟然跪在地上向上帝禱告,他嚇壞了,直覺對老友說:「你是不是在發瘋?」沒想到他朋友回答他說:「你 不懂啦,以後你就會知道了!」

 

「這位朋友帶給我的震撼真的很大,以前他和我一樣,現在卻不抽煙也不喝酒,連三字經也不說出口,我心裡想,這些改變難道都是因為那位『耶穌』嗎?那些無悔付出的更生義工們,難道也是因為『耶穌』才做到的嗎?」王順輝進入戒毒村的目的,原本只是為了假釋出獄,沒想到上帝預備一個更大的禮物給 他,要讓他完全脫離罪惡的轄制,成為一個新造的人。

 

投奔自由

在戒毒村的日子,更生團契義工和授課老師,用身教和聖經的話語,讓信仰在他的生命中扎根,他說:「和更生團契義工通信了一段時間後,他們很 快地就向我提出受洗的邀請,但我內心仍十分抗拒;又過了半年多,那位姐妹問我還在猶豫什麼?難道終其一生只想過一個被罪轄制,只有情慾沒有愛的生活嗎?」當天晚上,王順輝徹夜難眠,只能跪在床邊向上帝禱告,越禱告越難過,終於放聲大哭起來。回憶過往,荒唐的前半生,有誰真正關心自己?自己又對誰付出過真愛?難道真要放棄這樣的機會,拒絕上帝的恩典嗎?王順輝心底很清楚,上帝早已經為他開門,他開口禱告說:「我用誠實的心在主耶穌面悔改認罪,求主掌管我往後的一生,讓我不再吸毒、抽煙、說三字經。」隔天,王順輝受洗歸入耶穌名下,那年是民國八十七年,隔年出獄,他告別了十七年的牢籠生涯。

 

謝謝你陪我走過

重返社會是更生人最艱難的挑戰,如今的經濟環境,一般人都很難找工作,更何況沒有學歷經歷的他呢?現實的殘酷是折磨人的,但好在有更生團契在旁扶持,讓王順輝不至走回頭路,也在團契中找到他的另一半-林芹羽姐妹。

 

林芹羽與王順輝是天南地北的兩條平行線,林芹羽說:「第一次約會的時候看著他的背影,我甚至會懷疑自己怎麼會跟他約會?但實際談話起來,心裡卻又覺得如此契合,我想上帝是在教導我看人不要看外表,要看內心。」

 

王順輝和林芹羽的交往,外人看似幾近荒唐,林芹羽的父親更是反對,還要求一大筆聘金,想要讓王順輝知難而退。交往兩年多,他們清楚明白上帝要帶領的方向,專心禱告仰望神,結果原本的困難障礙,一一奇妙排除,他們是在獲得雙方家庭的祝福下,走進結婚禮堂,沒有一絲遺憾。

 

如今,夫妻倆共同在花蓮少年學園服事,為防制犯罪做第一道防線;四個月前上帝又賞賜一個可愛的孩子進入他們的生命中,這是六年前還未認識上帝的王順輝,作夢也想不到的事

 

這就是我們偉大奇妙神的作為,仰望倚靠祂,必能走出新路。(本文轉載自好消息電視台20044月號第112)

 

    全站熱搜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