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毓禎

 

經文:「上主的僕人摩西死後,上主對摩西的助手嫩的兒子約書亞說:『我的僕人摩西死了。現在你要準備帶領所有的以色列人過約旦河,到我要賜給他們的土地去。照著我應許摩西的,你們走過的地方,我都要賜給你們。你們的疆界要從南邊的沙漠伸展到北邊的黎巴嫩山脈,從東邊的幼發拉底河,經過赫人的國土,到西邊的地中海。約書亞啊,在你有生之日,沒有人能打敗你。我要與你同在,像我與摩西同在一樣。我絕不撇下你,也不離棄你。你要堅強,要勇敢,因為你要率領人民去征服我許諾給他們祖先的土地。只要你堅強,非常勇敢,切實遵行我僕人摩西給你的全部法律,不偏左不偏右,你將無往不利。你要常常誦念,日夜研讀這法律書,使你能夠遵守書上所寫的一切話。這樣,你就會成功,事事順利。你要記住我的命令:要堅強,要勇敢!不害怕,不沮喪;因為你無論到哪裏,我、上主你的上帝一定與你同在。』」(約書亞記1.1-9)

 

本文:弟兄姐妹,平安。只要活著,不管多大歲數,人就有夢想。我們夢想快樂,我們常說「新年快樂」、「母親節快樂」。我們夢想成功,所以,我們一天到晚想的就是五子登科,妻子、兒子房子、車子、金子。可惜的是,往往夢想僅止於發想,跟我們生活的每一天的現在,沒有什麼關連。這是夢想與真實生活兩不相稱的情況,這類的夢想終究無法實現。所以,我們經常經歷到夢想與現實的落差。但是有一種人,有一種夢想,關乎著我們要成就何等事,想要作何等人,非常具有終末論信仰的深度。它不僅會在未來實現,就是現在己經活在我們的生命中了。

 

這會是怎樣的生活?!現在活在未來裡?!這其實並不是什麼奧秘難懂的事。連世俗的智慧都知道。有一首張雨生的歌可以很清楚地描繪,「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陽下低頭/流著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漠/也不放棄自己想要的生活/因為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說/我從來沒有忘記我對自己的承諾/對愛的執著/我知道/我的未來不是夢/我認真地過每一分鐘/我的未來不是夢/我的心跟著希望在動。」這樣的夢想,涉及到的不僅只於某種身外之物,在未來的某一天會來到,與我們究竟是誰,要成為哪一種人兩不相干。

 

如果世俗的智慧都知道,何況我們,耶穌基督的跟隨者,這些宣稱上帝國今天己經臨到之大好福音的傳播者?!敢於活在未來中,這件事很好嗎?對少數人來說,如同坐了二十七年苦牢的政治犯曼德拉來說,它可以很痛苦。但對他們來說,即便其中的痛苦也有著無比的甘甜。或許,我們可以樣說,他們可以活在未來的甘甜中,摻著現在的痛苦,一起過下去。今天的經文,關乎的就是這樣的一個不是夢的夢想,讓人現在就活在未來裡面。

 

經文的歷史背景,是一個大環境劇烈變動的處境,一個令置身在其中的個人不知道該何去何從的時刻。他們一直所信賴的先知摩西死了。少部份人,就是後面經文所提及的呂便、迦得以及瑪拿西支族,己經得了他們位在約旦河以東的土地。橫陳在他們前頭的,是與迦南地人一場又一場的爭戰。所以,情況不妙,領袖不見,人們又可能因此分裂,這是一個危機時刻。經文告訴我們,他們在河的這頭,正準備要渡河,卻還一直等待著,從這頭過不去那頭。在人心惶惶,大家舉棋不定的時刻,約書亞頭一遭,不用透過摩西,與上帝有了初體驗,親自從上帝得到了啟示。

 

上帝告訴約書亞,他這一生所肩負的、與以色列人息息相關的使命,以及上帝必與其同在的應許。那不是出於約書亞自己的意思,而是上帝的意思,要選立他作為以色列人的領袖。之後,經文更以三次提到「要堅強,要勇敢」的命令語句作結。合和本聖經可以更清楚地看出,經文用一次比一次更為強烈地口吻,要約書亞堅強起來,「你當剛強壯膽」,「只要剛強,大大壯膽」,甚至,最後用帶有責備的口吻告誡他,「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彷彿約書亞在領受上帝的啟示的時候,心裡正相當地掙扎與不確定,所以,上帝一再向他確保,他要帶領以色列人去得地為業,他要常常遵行律法,並且他的上帝要與他同在。

 

約書亞的選召,他與上帝的初體驗,具有幾點非常深刻的意義,值得我們省思。首先,這樣的選召不但令約書亞感到戰驚,更不是為了他自身的榮耀或好處。沒錯,上帝的確是應許他,無人可以在他的面前站立,而且會與他同在,如同與摩西同在一樣。但這樣的能力與應許是特別為了他所要完成的使命所加給他的,要幫助以色列人得地為業。

 

其次,這不是我們一般人所會期待的好生活,「錢多、事少、離家近」。世上的人或許會嚮往權力,嚮往成功,「無人可以在你面前站立」的威嚴。但那樣的權威不來自於上帝,而只是為了服事自己的肚腹和私欲。但經文這裡所提到的權威,卻不是這樣。約書亞的選召,非但不是為了他自己,更不是無條件的,他必須遵行上帝藉由摩西所頒定的律法,「律法書不可以離開你的口,總要晝夜思想,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如此道路才可以亨通,凡事順利。

 

最後,令人驚訝的是,在未來的奮鬥中,約書亞惟一可以期望的,便是上帝與他同在。除此別無他物。但上帝同在其實不是過程,或是達到目的的手段,用過便可以棄之不顧,它本身就是目的。以色列人之所以要進到迦南地,豈不是期望從此可以成為上帝治理下的子民?以色列人所做,所追求的一切,豈不是期望上帝能與他們同在?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沒有這樣的目的,你無法經歷這樣的過程;沒有這樣的過程,你不可能進入這樣的目的。完成使命,是在這樣的一種動機和目的下,才有意義可言。但經文卻告訴我們,這樣的盼望,約書亞現在就可以生活在其中!這就是「不是夢的未來」,可以讓人現在就活在未來當中,認真地過每一分鐘,身、心、生命與氣息,無不跟著希望一起,勃勃地跳動著。

 

這是約書亞未來的人生,更是上帝救贖以色列人計劃的一部分,是上帝救贖全世界的一部分。這件事情徹底改變了約書亞的生活,他開始站在眾人的面前說話,要他們為渡河作準備,並且積極勸說呂便、迦得和瑪拿西支族,不要待在河的這邊,享受安定的生活,反而要過河去作以色列的先鋒,同他們的手足弟兄並肩作戰。

 

在南非,我們看到處境相類似的領袖,曼德拉。這是全世界坐牢坐最久的政治犯,花了二十七年,在一間不過雙臂寬的囚室裡面。曼德拉也曾有過類似像約書亞這樣的處境。那是1994的世界盃橄欖球賽。他曾說,「正是那場世界盃,讓我確定南非的方向」。

 

1994年,他擔任總統,南非似乎己經有所不同,許多人或許以為,這就算是黑人的出頭天,對南非來說,這樣就夠了。但黑白之間的隔閡,仍舊存在。南非不再被全世界排擠,但卻還稱不上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曼德拉一當選,便違背了所有南非黑人的意願,宣告「現在不是報小仇的時候,而是打造新國家的時刻」,南非的復和要從他自己,他的辦公室作起。那個時候,在南非,白人打橄欖球,黑人玩足球。

 

當他知道隔年世界盃橄欖球要在南非舉辦,他接見球隊的隊長,告知他,他的期許,要一個當時專家們一致認為根本打不進前八強的球隊,拿下世界盃的冠軍。這己經是許多人眼中不可能的事。但其實曼德拉要的更多,「要靠這一支球隊讓整個南非團結起來,降低犯罪率、提高人民對政府的信心」。

 

「我當時心裡想,這怎麼可能!我只會打球啊!世界橄欖球冠軍這目標連想都不敢想,我知道球員們會全力以赴,但是球場如戰場,而且每支球隊都身經百戰,尤其紐西蘭隊,一整年沒有嚐過敗績,只有曼德拉彷彿在黑暗中看到微弱但顯著的光芒,也只有他認為我們會獲勝。」橄欖球隊隊長法蘭索瓦事後這樣說。

 

但曼德拉等待。不,更正確地說,他活在他不再是夢的夢想中!他不斷地為球員們加油打氣,發起「一個球隊,一個國家」(One Team, One Country)的活動,每天讀報紙要記住每個隊員的名字,讓球隊下鄉,去教黑人孩子打球,並且把自己在獄中自我惕厲的一首詩手寫下來,在世界盃開打前交給隊長,激勵他自己及周圍的人,不只要求盡力,更要追求偉大。不知追求盡力,更要追求偉大。如何可能己經盡力了,做了所有能做的事,還能超越極限去追求偉大?超越自己的極限,只有信仰能夠,只有為了他人的緣故。終於,南非締造了奇蹟,在1995年拿下了世界盃冠軍。那一年的街頭,充斥著是歡聲雷動的白人和黑人。他們含著淚興奮地相擁,不再分你我。

 

我們如何可能活在未來,進而能夠轉化痛苦為甘甜?只有夠勇敢的靈魂能夠。曼德拉在獄中常用來深自激勵,之後更寫下送給橄欖球隊的詩這樣說,

 

Out of the night that covers me

暗夜遮蔽我
Black as the Pit from pole to pole

黑暗,有如南極到北極的地心深處
I thank whatever gods may be

我感謝未知的上帝
For my unconquerable soul.

為著我這不可征服的靈魂
In the fell clutch of circumstance

處境的重擔壓迫我
I have not winced nor cried aloud.

我卻未曾皺過眉頭,抑或放聲大哭
Under the bludgeonings of chance

在機運不斷的打擊下
My head is bloody, but unbowed.

我滿頭是血,卻絕不低頭
Beyond this place of wrath and tears

這是忿怒與眼淚的所在
Looms but the Horror of the shade

之外,恐怖陰影伺機欲撲
And yet the menace of the years

多年的危厄
Finds and shall find me unafraid.

終將體認也勢必體認我的無懼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

不管門有多窄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

未來還有多少痛擊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我是自己命運的主人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我是自己靈魂的舵手

 弟兄姐妹們,我們可能作為基督徒很久了,在教會很久了,可能年紀不少了,社會歷練也不少,以致於忘記去想,對於未來,我們到底懷抱著什麼夢想。我們還有夢嗎?我們夢想在哪裡?我們的夢想是只關乎我們,抑或對他人有益?我們的夢想與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有什麼關係?我們有沒有活在我們不再只是夢想的未來中,讓未來成為現在?我們的夢想有沒有讓我們不只盡力活,更讓我們懂得追求偉大,懂得享受與上帝同在的福份?讓我們低頭禱告。

「主啊,我們生命的主,求賜給我們夢想,不單為自己活,更能夠彼此相顧,不單追求盡力,更懂得追求偉大,求你幫助我們,活在上帝國的夢想中,現在就活在未來中,讓我們不論歡喜或痛苦,時刻能夠享受與你同在、蒙你帶領的福氣。我們這樣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

 

    全站熱搜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