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害半生 痛我心扉

 

文/余思(台北看守所受刑人)

 


我在牢裡,已經沒有海洛因可以「茫」了。


我承認,我深深地記得那種快活到魂飛世外的感覺,你們沒有使用過的人,絕對無法體會。


我周遭的朋友,沒有人戒除毒癮;但是倒有幾個例外─因注射過量而死去。只有他們確實地戒毒了!


我吸毒12年,進出監獄大概十次左右吧!想到也真悲哀。


我親愛的父母,已經不理我了,我的妻兒也已遠離了,他們都不對我有期待了。


我的際遇夠淒涼了,很多毒友的經歷和我一個樣。


我當然也知道吸毒不好,立志要戒毒,只是……唉,說多了,沒人要信。


我實在很煩,我現在只希望趕快刑滿出獄再說,可是……。


我不喜歡這種日子:在社會要躲警察,在監裡要失去自由,牆外牆裡都是苦。


我對自己的人生,越來越不滿,卻莫可奈何。


我已搞不清楚當初:是空虛令我吸毒,還是吸毒讓我感到空虛?內心徘徊在這兩端之間的感受,很可怕。


我厭倦了和那群所謂朋友們,一再而三地用毒品互相取暖的日子。


我也不想要「快活一時,淒慘一世」的黑暗人生。


我痛恨這十多年,蒼白又無助、涉險又難以自拔的肉體與心靈的苦痛循環。


我羨慕別人有家可歸的平凡生活。


我想要自己人生的下半場,不再反覆浮沉於毒海,以及無益的懊悔之中。


我不要在暗處躲躲藏藏。我相信自己可以有機會擁有暗夜過後的黎明人生。


我一定要忍耐誘惑到底,絕不再與毒品妥協。


我期待父母妻兒破涕為笑,一起圍爐團圓,因為浪子回頭不嫌晚。


我距離我想像中的幸福生活,越來越近了。


我請求你們支持我、鼓勵我、幫助我、祝福我。


我相信無毒的人生道路上,一定有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修復式正義連線 的頭像
修復式正義連線

修復式正義連線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