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企圖殺害我的凶手應該免於一死?

 

文/雷斯.本攸揚(Rais Bhuiyan)

譯/金毓禎(文字工作者)

 

「你從哪裡來?」


在搶劫的過程中,去問這種問題,透著幾分怪異。這顯然是搶劫沒錯──眼前這個人臉上罩著印花手帕,戴太陽眼鏡,頂著一頂棒球帽,拿槍指著站在加油站收銀機旁的我。


「什麼?」 我問。


正當我開口說話,上帝派天使來拯救我,我把頭向左邊一側,否則的話,我今天可能是雙眼失明,而不只是一隻眼睛。我感到彷彿有成千上萬的蜜蜂刺我的臉,接著聽到有東西爆炸。眼前出現的是我母親、父親及侄子的身影,之後,則是墓地。我不知道我是否還活著。


我往下望著地板,看到血流如注,從我的頭上湧出。我發狂地用手按在臉上,心想著我得小心別讓腦漿噴出來。我聽到自己叫著「媽!」槍手還站在那裡。我自忖,「如果我不假裝死了,他還會再向我開槍。」


這不是搶劫。這是仇恨犯罪(hate crime),肇因於2011年9月11日世界留易大樓的悲劇。馬克.史托曼,是一個白人極端份子,在一陣槍亂中,宣瀉他對於中東人的滿腔忿怒。2001年9月15日他槍殺了哇奎.哈珊(Waqar Hasan),一個巴勒斯坦移民。9月21日,他槍擊我,來自孟加拉的移民。10月4日他更槍殺了印度人瓦蘇達.派多(Vasudev Patel)。我們都在達拉斯加油站和便利商店工作時中槍。


這件在911後發生的意外改變了我的人生,並幫助我體認到仇恨並不能夠帶來和平。仇恨只會帶來恐懼,悲傷,仇恨,和災禍。它有礙於人類健康的發展,因而造成社會整體的傾頹。史托曼的仇恨,為一個己經處在悲傷中的國家,所帶來的只有仇恨和痛苦。


因著上述的犯行,他在2002年4月3日在派多命案中被宣判有罪。處決日期排定在7月20日。


我正在請求,讓史托曼的死刑可以減緩至終身監禁不得假釋。我有三個理由這樣做。首先,這是出於我父母的教導。他們用這樣的宗教信念來培育我,那能夠輕易原諒的,是最偉大的人。其次,是因為我作為回教徒的信念,人類生命是寶貴的,沒有人有權奪走他人生命。在我的信仰中,原諒是上策,伊斯蘭教並不允許仇悢與殺戮。最後,我希望能夠撫慰哈珊及派多的妻子和孩子們,他們也是這場悲劇的受害者。處決史托曼並不是他們所要的。他們己經受了這麼多的苦楚,處決只會再加深他們的痛苦。


這場悲劇其餘的受害者是史托曼的孩子。不只是哈珊和派多的孩子沒有了父親,如果史托曼遭到處決,他的孩子也會失去父親。


早在多年以前,我就原諒了史托曼。事實上,我從未恨過他。我從未恨過美國讓這種事情發生。我相信他是無知的,無法分辨是非對錯,不然,他不會犯下這樣的罪行。我想到他待在囚室裡等候處決,想到仇恨可以如何驅使無知,以致於讓像他一樣的人去謀害二條無辜的性命,便感到痛苦。


我相信,藉由留下史托曼的性命,我們會給他一個機會,藉由時間與生命的成長,去體悟到仇恨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不能帶來和平。或許,一旦有這樣的機會,這會對他造成積極正面的影響,他會願意挺身而出,反對仇恨犯罪。


我強烈的相信,上帝必定有重要的理由留下我的性命。我覺得自己有使命,要把對仇恨犯罪(任何型態的仇恨犯罪)的醒悟傳遞給他人。為了教育那些可能如同史托曼一樣無知的人,讓大家了解仇恨他人絕無法帶來永續的和平與平安,我成立了這個網站www.worldwithouthate.org.


我想藉由這個運動達到以下的目標:

1. 赦免馬克.史托曼,由死刑改為終身監禁不得假釋。

2. 讓大眾認識仇恨犯罪,並提供教育,以預防犯罪。

3. 提供仇恨犯罪的受害者心理、情感及經濟的支持與幫助。

請幫忙連署要求赦免與假釋委員會主席,請求減免史托曼死刑,並藉此教育社會大眾。

還有,請幫忙哈珊和派多的家人。他們同樣需要你的支持。

我們必須為受害者與加害者搭起橋樑,好打破仇恨的惡性循環。我們需要消除恐懼與無知,並且與其他人一起分享生命。

 

編按:縱使雷斯極力奔走,德州仍舊於2011年7月18日處死了馬克。

    全站熱搜

    修復式正義連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